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2020法鼓文化:國際書展線上展,特惠34折起!

商品圖片

如月印空:聖嚴法師默照禪講錄

如月印空:聖嚴法師默照禪講錄

作者:聖嚴法師、編者:約翰.克魯克

譯者:薛慧儀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0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大智慧

規格:14.8x21cm / 平裝 / 256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0750121

ISBN:9789575984526

定價:NT$300

會員價:NT$234 (78折)

心田價:NT$234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第三部 抱怨不滿:看見這愚蠢

↑TOP
一九九○年十一月,紐約

我從英國來,帶著一顆相當平靜的心,因為不久前我的煩惱減輕了一些,數個月以來,修行也有了一些進展。而這次是師父在美國的第五十次禪修營,星期二也正好是我的六十歲生日,似乎預告了此次禪修營會進行得很順利。

但這次我還是帶來了一個最初沒有覺察到的東西。這一年來,我大部分的時間都不在家,我參訪了台灣和香港,遠征高海拔的喜馬拉雅山兩次,一次還是在嚴寒的冬季。我實在不想再出國了,只想老實待在家裡休息、寫作。但是明年我打算在英國主持幾次禪修營,為了自己,也為了其他人,我知道自己必須向師父多學習。

儘管第一天很平靜,我卻感到愈來愈不安。我很意外,干擾我的竟是禪修營的規矩、飲食的變化,以及擔心自己會犯錯的不安感。我消極地回應師父權威的指導,同時也感到很困惑,因為我之前也參加過禪修營,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抗拒。最後我認知到,自己根本一點都不想待在紐約──至少不是在這個時候。我讓自己在尚未準備好的時候來到這裡,所以感到一股憤怒,覺得自己是被迫的。

認知到這一點是有幫助的。既然我都已經飄洋過海來到了大西洋的另一端,那麼唯一要做的無疑就是努力修行,盡可能全心全意投入這次的禪修。但是,即使我的腦袋如此告訴自己,我的心卻拒絕服從,開始抱怨個不停。我覺得愈來愈不舒服,儘管不斷用理智說服自己,卻還是無法阻止自己。

對於自己不斷批評其他的禪眾,我感到很訝異,即使對身邊的人一無所知,而我也努力地遵循保持孤立的原則,刻意把自己當成是禪修營中唯一的一個人。我很快就發現,這些批評其實是我試圖鞏固優越感的表現,因為我害怕自己比別人差。自己私底下基於內在不安,所表現出來的粗鄙自大,簡直就和師父某次開示提到的一模一樣,這更讓我感到羞愧。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是這些嚴格規矩下的唯一受害者。我不想被這些束縛綑綁住,更覺得自己是在服從不必要、也不合理的權威。然而,我終究能夠理解,來參加這次禪修營完全是出於自願,也早已清楚禪修營的運作情形。我知道,這些感受其實都只不過是偏執的反應罷了。

我對師父的出現,開始變得異常地敏感,似乎一直在擔心師父對我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我的心中經歷了一場似乎沒完沒了而荒謬的虛偽造作,只為了得到師父的讚賞。舉例來說,我希望他會注意到我打坐得有多好,然而師父一走,我又鬆了一口氣!當然,這期間我曉得自己有多麼可笑。我知道師父與我的關係完全是直來直往的,但是仍然不斷讀取他臉上的表情,猜想他是否在暗示我哪裡做錯了。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暸解,這其實都是因為我不喜歡現在的自己。

當然,我完全明白所謂的「戀長者情結」,不只是因為自己過去與父權角色相處的經驗,同時也因為我在大學裡擔任博士班的指導教授,那些在我指導下從事研究的年輕人,也會對我有這種情結,所以對處理這類問題我有一些經驗。但是這些經驗在此時卻一點都派不上用場,我今年已經六十歲這個事實,也無法幫助我躋身到師父那一輩!

我心煩意亂,覺得自己在這次的禪修營中表現得不好,而且還是最差勁的。禁語和孤立表示我無法和他人比較,也無法玩那些小伎倆,藉由不著痕跡地取悅他人,讓他們喜歡我,而我就是從這遊戲裡,認出自己那可憐的伎倆。我對每一件事都變得愈來愈憂慮,連吃飯都擔心會不會遲到,或擔心什麼時候該去上廁所。

接著是身體上的疲累。持續不斷的面壁打坐用功,加上心煩意亂,讓我筋疲力盡。最棒的就是休息時間,能夠伸展一下四肢,並且用餐,當然,還有晚上讓人心情放鬆的師父開示。
但是我還有一個感到欣喜的好理由,那就是打坐本身其實並沒有帶給我太大的不舒適,和之前的禪修營比較起來,這真是一個美妙的轉變。我細細反省後,認為這是因為身體上的疼痛減少,才讓心理上的衝突凸顯出來。不時的焦慮達到頂點之後,變成一種恐慌襲擊我。我覺得自己正處於失控狀態,因而沮喪無比,不停地尋找任何能讓內心安定下來的方法。

就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自己的咒語。幾年前,我從藏傳密宗獲得了一段以我守護神之名來發音的咒語。它曾幫助我越過喜馬拉雅山,走過沿著懸崖峭壁蜿蜒的小徑,不至於遭受暈眩之苦。於是我拋開所有的方法,全心全意地念誦。奇妙的是,我的心,在這打坐的小小方寸間,開始安靜了下來,並且體驗到了一些平靜。一種帶著感恩的喜悅生起了。

師父的開示彷彿是延著我內在的發展歷程,奇妙而精準。他說到:對佛法缺乏信心以及內在的不安全感,會令修行者生起非常可怕的煩惱,或是具有侵略性的傲慢。我遵從師父的建議,將每一次的不安感分門別類,很快便發現:所有歸納出的類別,都是來自一種單一的源頭──我童年時期的不安全感與搖搖欲墜的自信。我所有的體驗全都來自於這一個源頭──我,而從一抵達這裡開始,我就把這個源頭帶進了門。如果我欲了知十方三世一切佛,便應該要覺察到,我經驗中的所有世界,都是自心所造。

每一次用餐之後,我都在樓上的觀音像前不斷拜佛。我慢慢地拜,每一次拜在地上時,都會維持幾分鐘不動。我清楚瞭解,之前的經驗只不過是「我愛」在過程中的不同呈現。這份無知讓我感到羞愧難堪,甚至我的傲慢,也讓我感到痛苦、沮喪。我真是個偽君子,居然還以為自己能用佛法幫助他人。我哭了,想起自己曾經傷害過的人,那些久遠以前的悲傷、失敗的人際關係、缺乏愛而只有恐懼的時光。這些煩惱幾乎讓我無法承擔,師父之前怎麼能授權我,讓我在英國帶領禪修呢?

但事實果真是如此嗎?我和師父有次在小參中談到了方法。對於煩惱,師父說:「只要告訴你自己,這些煩惱有多愚蠢,然後把它們放下就好。專注在方法上,簡單、俐落,不要去分析。」

在一次團體拜佛中,我放鬆地進入專注身體每一個動作的片刻。聽見其他人的啜泣聲,讓我也忍不住悲從中來,慚愧和懺悔,並且落淚,所有的痛苦也跟著減緩了。在寂靜之中,只剩下手、膝蓋和前額的動作。漸漸地,身體的其他部分也消失了,手順暢地擺動,膝蓋彎曲,前額跟著碰觸地板。就像在冷水中游泳,但是沒有身體。之後我坐在蒲團上,但蒲團上卻沒有東西,我的身體已經完全消失了。在蒲團上的,只剩下空間中的意識,一直被小心觀照的念頭已無所住,不在這兒,也不在那兒,徘徊卻無法久留。那些念頭在說:「哦,你在這裡。這一切都是我,也是你開始的地方──現在。」在這「現在」,什麼都沒有,只有活潑潑的當下,充滿平和。

如果這就是「無」,那麼「無」是什麼?我知道要如何參公案,所以開始投入去參,不斷地觀那生氣勃勃的當下。那是什麼?那到底是什麼?它在哪裡?不斷地往核心參,鎖定在一個虛無縹緲的目標。房間裡有聲音,那聲音中的「無」是什麼?從街上不遠處傳來的音樂,其中的「無」在哪裡?清晨的寂靜中,「無」又在哪裡?

第六天,我的心安定下來了,隨著時間過去,安定的速度也加快了。我做了些運動,讓疲累的身體放鬆,但是我其實並不真的很需要這麼做。我持續在專注的平和之中打坐。有時候氣會上升到頭頂,我必須重新將問話頭的注意力集中在肚臍附近,讓氣下沉。最後一天,我感受到數個小時的靜默,而且經常是充滿著喜樂。我幾乎沒有留意到外面可怕的交通噪音,即使有,也覺得很有趣。

我瞭解了何謂「法喜」,它伴隨著新的信心回到我的身上。我開始以一種新的方式來覺察身旁的禪眾,我感覺到愛,並且為他們在我四周所付出的偉大努力,而感到尊敬。因為他們的堅定,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稱呼他們為英雄。我再次明確地將師父視為一位名副其實的偉大老師。在小參中,我告訴師父自己的內心很平靜。他說:「那好!繼續。」我想也是這樣──繼續下去,不斷地學習接納,即使是在被認可之後。

我從這裡開始,總是從這裡開始。在這樣的時刻,往內看,這個世界正在召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