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即日起~全館買就送:2020年「培福有福」聖嚴法師墨寶春聯乙份!

商品圖片

禪門過關:僧伽靜七開示錄

禪門過關:僧伽靜七開示錄

作者:釋繼程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6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智慧人

規格:14.8x21 cm / 平裝 / 256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1110211

ISBN:9789575986155

定價:NT$260

會員價:NT$234 (90折)

心田價:NT$203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打七不是練腿

↑TOP
靜坐應該是注重在調心的工夫,但是初學時,往往都會把重點放在調身,因為會腿痛。所以大部分的精神都放在腿上、身體上。如果我們是注重調心的話,當然調身的工夫就放鬆一點。

但是,如果開始學的時候,或者是第一次參加靜七,就讓大家放鬆,著重在調身的工夫,從長遠來看,可能不是很理想。因為我們來打七不是來練腿的,應該是在家裡練好了才來打七的,這樣才不會因為調身或者是腿的工夫不好,而用不上力。一旦用不上力,心就會煩躁。有些同學大概會想說:「讓它痛,痛到最後它大概就不痛了。」但問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最後?或者說讓它痛,痛到最痛的時候就會清涼了,那什麼程度才叫最痛?如果你就傻傻地坐,坐到什麼時候它還不是到最極致的那個階段,所以它就一直痛了!一直痛下去。這樣,調心的工夫就不太用得上去。

不過,如果你是第一次參加,碰到這個情況,可能有一種作用就是:嚇到你以後不敢來。我們看到很多同學,尤其是那種腿功完全沒有練習的,或者是才第一天學會了打坐,就馬上進禪堂去,用打七的方式來坐的話,一定是痛到想跑的,尤其被逼得很緊,連換腿的機會都沒有。因為當我們逼得很緊的話,就是一直在巡香,腿一動,那個香板就來,就只好痛到想讓它斷掉算了。

如果是這一次想跑的話,大概是前一、兩天很想跑了;如果是痛起來的話,下一次你就不敢來了。那些痛到死去活來的,在禪堂裡面大概就發願了:終身不打七了。可是下一個七的時候他又忘記了,又報名了,好像又要去虐待自己一樣。如果我們一開始對你說:你痛啊!沒有關係啦!換換腿、搬搬腿,接下來的工夫就一直用不上去,前面一、兩天熬不過去,接下來你就可以一支香三十分鐘搬了五、六次腿。如果是這樣子,你搬腿比忍痛還不能用功,所以就一定要讓你在這個比較粗的階段能夠熬一熬腿痛。熬了以後你沒有想跑,或者在熬的過程雖然想溜,但是沒有溜,後來還是打下去,那你就知道應該做什麼準備了,下次再來的時候至少你會用一段時間把自己的腿練一練。

但是,平常練的時候,你會發覺到練還是歸練,一天能夠坐一個小時,你說這個工夫應該不錯了。可是一進到禪堂,奇怪?在家裡練一個小時的,在禪堂十五分鐘它就痛了。而且這一支香十五分鐘,下一支香是五分鐘就痛了,奇怪?這個腿怎麼在家裡這麼乖,來到這邊就不聽話了?因為你盤一個小時,其他二十三個小時都是沒有盤的。可是這邊是這一支香十分鐘、二十分鐘或半個小時,下支香也是半個小時,它是連續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調身的重要

我們會比較重視調身,主要就是希望學會這個方法以後,可以長期用功。要長期用功的話,或者是用到比較久了以後,這個工夫愈用愈純熟、愈能夠深入的話,你的身體能否持續保持很端正的姿勢,就顯得非常重要了。短時間用功,身體稍微差一點,調得不是很好,沒有關係。

但是,如果有機會不斷地用功兩、三個小時的話,調心的工夫一直深入,不管是「止」或者「觀」的方法,你要深入的話,身體能夠一直持續、保持端正的姿勢就非常重要。否則,還是一直要弄一下你的身體,又怎麼去用功呢?因為一旦需要弄一下身體,或者調身體的時候,念頭一定又再轉粗了,一定是這樣子的情況。所以,你的身體必須能夠持續地保持在端正的坐姿上。

所以,初學的階段,我們會比較強迫性地要大家把這個腿練好,主要就是接下去的工夫,可能要用它二十年、三十年的,否則,初學的時候用很多種方法來讓自己把這個痛的腿鬆掉,將來用了再多年,腿功還是老樣子,沒有進步,十年下來,還是坐半個小時就痛,一痛你就忍不住,如此要在調心的工夫上深入,就比較困難了。

有些人在方法的學習上,只是注重觀想、調心就好,身體坐得舒服就好了,可是有時候坐得很舒服的姿勢,並不耐久。例如,坐得最舒服的姿勢,就是坐在沙發上面,整個人陷下去,被沙發蓋住你,矮一點的人就被沙發掩蓋著了,然後,你一定昏沉睡著了,因為這個姿勢會讓你整個身體鬆彎下去,內臟就擠在一起,身體就會很疲累。你在那邊休息,睡了一覺起來還是覺得很疲倦,為什麼?因為這姿勢表面上好像很舒服,但實際上,就是把你弄得很疲倦,然後就會進入睡眠狀態,但是進入睡眠狀態的時候,內臟沒有得到休息,內臟被擠壓,怎麼能休息呢?

所以,醒來了以後還是很疲累,因為你的內臟還是很累,並沒有休息到,它是處在被壓的狀態。這樣子的情形,看起來一坐下去非常地舒服,可是這樣的姿勢怎樣修禪?所以,我們就要重視調身的工夫,把身體姿勢調好,因為身體是比較粗的,所以有一些不妥當的地方就會干擾用功。身體的觸覺很明顯,容易干擾,例如,氣不是很順暢的時候,身體內部就會有很多問題。

身體是很粗重的,如果連這個都調不好,比較細的部分就更不好調了。在這個比較粗的部分,調的過程裡問題是滿多的,就要設法去面對它,使得在打七的時候又變成好像是來練腿功一樣。如果你又是剛剛學會這些方法,練習的時間又不夠的話,那就會痛得更厲害。這一方面是在測驗你,看你經歷過這樣子的階段,下一次還敢不敢來?如果不怕死的話,就會做準備,知道進去禪堂會這樣痛,所以下一次來的時候(如果下次還想來的話),你回去後,每天就要練兩個小時了,給你一種推動的力量。如果痛得不敢來,就表示,不來參加也沒有關係的,因為沒有心要繼續用功下去。

所以,我們就會用這樣的方式,在調身方面稍微嚴一點,如果能把自己的工夫堅定地用上去,我們就不只是想到這一次的七,而是一輩子修行要用的。但是如果是認為,我這一次打完了七,下一次就不想再打,就不管你調身、調心的工夫都好,用得上、用不上,其實都不是很重要了。如果只是為了打一次七,那麼,這些方法就不是很重要,反正打完了七以後,你把這些工夫留在禪堂就好了,你人回去,這些工夫留在禪堂,因為對你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