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即日起~全館買就送:2020年「培福有福」聖嚴法師墨寶春聯乙份!

商品圖片

一行禪師傳記:正念的足跡

一行禪師傳記:正念的足跡

作者:瑟琳‧莎德拉, 柏納‧波杜安 Celine Chadelat, Bernard Baudouin

譯者:林心如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25日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x21cm / 單色印刷 / 初版

商品編號:1150120781

ISBN:9789571376486

定價:NT$380

會員價:NT$342 (90折)

心田價:NT$323 (85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導讀

< 回商品頁

前言/瑟琳•莎德拉

↑TOP
  在今年九月收假之後,上午充滿宜人的涼爽和陽光。我輕快地下樓搭乘將駛往奧德翁(Odéon)區參議院(Sénat)的公車;在巴黎尚未全然甦醒之際,盡是一片早晨的寧靜。我準備參加一場別開生面的記者會,主角是一位越南的智者,人們向我讚賞他的風采和崇高的精神性,他就是一行禪師。這場記者會將為正念禪修和遊行的週末揭開序幕,由這位智者帶領的這場活動地點為於拉德芳絲(Défense)區。

  受邀出席這場記者會的還包括在各自領域學有專精的經濟學家、醫生、精神病醫師和生態學家,此外還有一位女參議員。在他們之間的這位偉大禪師的身影清楚浮現,筆挺而靜止……他似乎樂於做他自己,並且留意他在幾個小時裡所置身的這間會議室、牆壁與天花板。他的棕色袍子和一片祥和的面容使他看起來彷彿屬於另一個時空。

  他輕聲細語的音調喚醒潛藏於我內在的細膩部分,我發現自己開始傾聽這位佛教大師說的話,我卸下了心理防備,而且不再抱持全然批判的態度。我的經驗豐富,畢竟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位地位如此崇高的智者。面對這樣的人之際,總是會產生同樣的神奇變化,這一次,會場散發出一股溫和與凝聚的氣息。一行禪師建議現場的代表們在每一場國會會議開始之前先靜思一分鐘,此刻,我了解到他不是一個順從社會時間節奏的人。他只依循自己的吸氣和吐氣。

  我坐在椅子上,兩腿交叉,左邊擺著一台錄音機,儼然一副記者的模樣,但我再也不完全是記者了。我沉默地傾聽,在場的這個人讓我們有機會做自己。他的存在壓倒了一切表面的事物,彷彿愛之火已經燒盡一切。新聞稿說明:這位禪學大師的慈悲一視同仁地擁抱一切:人類和他們的暴戾,人在理論、觀念、政治黨派中造成的傷害。這麼多的生靈在鬥爭,使苦難的循環周而復始,就因為他們找不到所需的智識,而端坐在我們面前的大師似乎就能引導我們。他說可以將生命的傷痛銘刻在石頭上,或者轉化成玉液瓊漿。人們極為渴望並尋求愛,將金錢和成功與幸福混為一談,迷失在映象和幻想之中。從我的青春期開始,我就感受到人性的這種痛苦。這位大師體現了禪的實踐,他超然而深具吸引力,猶如一股迸發的火焰,喚醒內在的智性。在參議院的一個會議廳的這座講台上,鎮靜的他輕輕地合起雙手,喝一點水。至於這場記者會,我原本只要報導事實的經過就夠了,但是我選擇納入他的話。

  他說左派和右派如果缺乏其中一邊,則另一邊就無法存在,而重新賦予現實以某種意義和深度。一行禪師將我們推到自己的舒適圈之外。他關於非二元(non-dualité)的教誨促使我們超越表相去看事情。手無寸鐵也不運用暴力的他,推翻了思想的藩籬、內心的雜音以及僵化的觀念。他的反越戰行動顯示他是屬於少見的懷抱良知的人,他們重新發現傾聽另一種聲音的力量,既面對也反抗一切。

  他的話語和行為絲毫不符合片面而快速的媒體節奏。沒有喧聲、沒有醜聞,只有沉著、和平以及平靜……

  這場記者會後來幾乎沒有引起任何的媒體迴響,但是這不重要,溫和仍然具有某種力量,而另一條路由此顯現出來。在美國各地,已經有大批民眾嘗試「正念」,這是一項創新的方法,用來支持百廢待舉的社會,一行禪師幾十年來也持續運用這項不可思議的方法。我在接近正午時分走出參議院,覺得平靜而感動。

  星期天,我決定前往拉德芳絲參加正念遊行,聆聽並受教於禪師的教導。非去不可。

  那將是一個陽光普照而宜人的星期天。三千人在拉德芳絲的高樓大廈之間進行和平遊行。在新凱旋門(Grande Arche)的一個廳堂,一位女僧人開唱一首歌,歌詞很簡單:「不必去任何地方,不必做任何事,此刻我擁有所有屬於我的時間……」眾人跟著唱。我唱還是不唱?問題就在這裡。如果我唱,我不就迷失?失去一部分的自我?儘管我仍保有一點真摯之情,但我不得不坦承:這首歌使我面對內在的一個部分,它無法毫無條件地用這麼單純的方式表達溫和。而且,我們本身還具有另一個部分,迫使我們認為「這些正在唱的人很奇怪」,而且「這不太莊重」。以更精微的方式來說,我感覺到自己的心對我說我應該唱,而且它很想唱。於是,我低聲唱了幾句詞。我放開一切制約,然後旋即感到充分的滋養。

  幾年之後,一位編輯向我提議參與撰寫一行禪師的傳記,我欣然接受了。在整個寫作的時期裡與禪師持續接觸,這是一份我無法推辭的禮物。

瑟琳‧莎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