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文化文摘報第154期
2020-10-15
法鼓文化文摘報/每月一次/週四發報

新書上架

認識法鼓山的僧眾養成及道風傳承。

法鼓道風

聖嚴法師


在家弟子,
也可學習清淨的梵行,
過著以佛法為中心的生活,
讓生命更莊嚴、開朗、光明、快樂……

先將心磨平,安住在道場

有些人進入道場之後,老是抱怨、挑剔,懷疑這個道場是不是適合自己。阿彌陀佛!當你認定那個道場、進入那個道場,就要安住下來,沒有適不適合的問題。如果總是考慮適不適合,那一定不適合。為什麼?因為這是你的習氣很重、我執很重,當然不適合。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因為這個道場一直和自己想像的差異很大,不久就會選擇離開。

曾經有幾位體驗班的學生,在還沒有就讀僧大之前,經常對我說:「我們這個道場要這樣、要那樣,否則我不想來喲。」我說:「為什麼?」他們說:「這不合理嘛,這簡直是折磨人嘛,不僅浪費人力、浪費時間,還浪費財力。」我告訴他們:「我們這個團體是百川進大海,百川的每一川,成分是不一樣的,但是流進了海裡,全部都一樣了。我們要容納所有的人,不能夠為了哪一條川流的特色,而要大海變成這一條川流的水質,這樣就沒有辨法容納其他川流的水囉。」

所以,要出家,首先必須把心磨平。道場的道風如何,就要接受,這樣才能安住僧團,否則進了僧團,沒多久就會想離開,即使暫時勉強待下,之後還是會離開。為什麼?因為,你的心裡總是在想著這個團體應該改變,改變得像自己想像之中的那樣。存著這樣的想法,你到任何一個有制度的僧團,都沒有辨法待下。那就一個人修行吧!

但是一個人修行不容易成功,為什麼?第一、缺乏老師的指導;第二、你的修行基礎不夠,知見沒有建立。我遇過許多同輩或晚輩,他們有很大的抱負,都想要早一點成就,於是自己去閉關或是去住茅棚,或者在市區買個公寓住,看書、打坐、拜佛、修練,自己用功。像這樣是不容昜修成的,因為他們的心非常固執,自我中心的意念太強。

修行,就是要放下自我中心的意念,因此我們說:「死生交予常住,生命付予龍天。」龍天是指護法的諸天菩薩,我們自己身體的健康,自己能照顧的只是一部分,其他要靠護法神來護佑。自己能照顧的這一小部分,不要糟蹋,冷的時候要加衣服、熱的時候不要穿太多,不要餓得太過頭或是吃得太脹,飲食起居、生活作息要正常,這是我們自己可以照顧的。除此以外,我們身體的健康狀況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那就要龍天護法的護持。

(本文摘自:《法鼓道風

【觀山‧聽雲‧尋禪】2021法鼓山桌曆
新書上市

聖嚴法師的禪語精選,如詩般的禪境攝影,祈願人人平安自在

精選書摘

反面的執取

「止」讓我能創造迴旋的空間,「觀」幫助我看清對它們執著所造成的負面效應,因此我才能以比較輕鬆的方式處理這問題。

■ 文/瑪婷.巴契勒

執著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希求,一是排斥。排斥一件事物時,就是反面的執著,同樣會發生認同、定型、隔離、受限、擴大等過程。還記得上次痛恨一個人的經驗嗎?連看見對方都讓你無法忍受,如果碰巧遇到,你馬上注意到他的所有缺點,心裡一直記掛著這個人。當我們以排斥的方式執著時,會對一件事物或一個人感到緊繃,也會在這個對象上耗費許多精力。這或許可以解釋我們生活中為何有時會產生緊繃或精疲力竭的情形。

幾年前,我到北美一處新成立的禪修中心參加為期一個月的密集禪修,全程禁語。通常在這類禪修中參加者每天都要負責一份工作,那次也不例外,我每天花一小時在那例行工作上。因為我喜歡切菜,所以選擇早上八點工作,準備午齋要煮的蔬菜,那是我們一天中的主餐。由於參加者有三十人,所以有很多菜要切。

我腸胃不好,任何一種甜椒都不能吃,可是我們的廚師似乎特別偏愛這種食材,我每天一進廚房,就看見一堆待切的甜椒,也就知道午餐有一道主食我不能吃。由於這是天天都要做的事,我經常有機會變得不開心,我很清楚自己有權選擇是否對甜椒產生執著,是否認定甜椒是我禪修的障礙。

有一天下午,我看著薄薄的雲層迅速飄過天際,在那一刻,我明白甜椒就像那掠過天邊的雲,我可以任由它們穿越我的視野,豁達地面對它們的存在;或者我也可以像隻刺蝟,無論什麼東西掉在背上,都會被身上的刺卡住,最後爛掉。在這個實例中,「止」讓我在接觸甜椒時能創造迴旋的空間,「觀」幫助我看清對它們執著所造成的負面效應,因此我才能以比較輕鬆的方式處理這問題。

我從韓國回到歐洲後定居在英國,幫人清掃屋子,有十年之久。我最擔心的時刻就是打掃浴室,尤其是清理馬桶的時候。我會在馬桶裡看到什麼呢?如果真的看到裡面有些什麼,我會厭惡地跳開,別過頭去,急忙把它沖掉。後來我參加社區的密集禪修,有一天去做清潔工作,就像往常一樣。我很平靜地走進浴室,掀起馬桶蓋,裡面有一塊很大的褐色物體在水面載浮載沉。我沒有不開心,而是關注而不帶偏見地仔細觀察它,在我眼中,它就只是物質,如此而已。我還是沖掉它,因為它不應該長時間停留在馬桶裡,而我的工作就是要把它清理掉。在那一刻,由於沒有習慣性地誇大,所以沒有任何煩惱存在,只有豁達和明徹。在那之前,禪修已經讓我開創了空間,以不同的眼光看這件事。

問題不在於任何事物本身,而在於誇大它不好的一面。當我祖母生病、失禁時,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當時我獨自照顧她好幾天,有一天早晨,她在臥室的地毯上留下排泄物,我走過來扶她起身時沒注意到,於是一腳踩在上面,並且在屋內到處留下痕跡,直到後來才發現。我霎時無法動彈,然後開始感覺自己因為驚慌、憤怒、無助而顫抖,這是我面對意料之外的困境時的習慣性反應。可是我也了解這些反應是不必要的,我不需要它們,它們也不能幫助我更加妥善地處理當時的情況,反而會扼殺智慧和慈悲。

因此,我沒有誇大眼前的景象,並且決定如實地處理當前的情況。我明白即使那樣的狀況,也能夠以善巧、慈悲來接納和處理。唯一要做的是一次清理一點──首先是祖母,接著是臥室,再來是餐廳,然後是廚房,我很驚訝自己可以在一小時內不慌不忙地完成這一切。於是我了解,如果不執著也不誇大,我可以更有效率,更加自在。

(本文摘自:《放下禪:解脫習慣束縛的十一種練習》)

延伸閱讀:

放下禪:解脫習慣束縛的十一種練習

瑪婷.巴契勒


生活中有多少的不快樂與不自由,
是改不掉的執著、批判、比較、上癮,
以及強迫性習慣造成的?
為何堅持讓它們控制你的生活?
現在就放下吧!

當 月 選 書

人生446期:化慈悲為行動

人生雜誌編輯部


基於一顆改善社會、拔苦與樂的火熱之心,必須不斷練習觀照,回到正念呼吸,抽離我執冷靜以待......

中陰:死亡時刻的解脫

堪布卡塔仁波切


思惟死亡的目的不是要減除對死亡的焦慮,而是要利用死亡的來臨以激勵修行......

電子報管理:點此訂閱 / 取消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