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金剛經‧心經(精裝版附手抄)

作者:賴永海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02日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精裝21.0*14.8*2.3cm

商品編號:1150020381

ISBN:9789570854244

定價:NT$380

會員價:NT$342 (9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序/後記

< 回商品頁

前言(節錄)《心經》

↑TOP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簡稱「心經」,是一部幾乎家家都念誦,人人皆知的佛經。這同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兩句聖號一樣的普遍於人間。這部《心經》,從漢譯佛經流通方面觀之,可說是「風行天下」,並且持誦者亦多,普及程度非常的廣。雖然言簡文略,全文僅僅二百六十字,但含義卻極廣博而精深。它在一代聖教中的地位,算是一部很重要而負有聲望的經典;六百卷般若經當中,最簡括切要、提綱挈領者,當推《心經》了。

  一、經題的含義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為經的總題,前七字是別題,只限用於本經,經字是通題,通於佛所說的一切經。譯為白話就是教人依照「般若」妙法修行,便可度脫煩惱的生死苦海,達到究竟安樂的涅槃彼岸(波羅蜜),而親證不生不滅之真「心」實相的一部「經」典。

  「般若」是梵語,義為「智慧」。為何不直譯,而仍用梵語呢?世人往往以為聰明就是智慧,若翻譯則與彼混濫,而失卻「般若」二字的殊勝意義。為了表示這種智慧的殊勝性,所以沿用原音,而不直譯為智慧;此即五不翻中尊重不翻,及四例翻經的翻字不翻音。

  般若與世間有漏智所成的有為法是有別的。般若是自性中本具的一種無漏智,完全由真心流露出來的,是離過絕非,是正常,是真實,是純淨無染,是唯正無邪,並且沒有窮盡的。人們能夠用它,非但能令自己斷惑證真,離苦得樂,且能普度眾生同超生死苦海,同登安樂彼岸。

  般若有三種:第一種是文字般若。文字雖非般若,但語言文字能詮般若之理,又能生般若,故稱之為般若。凡是佛所說的一切教法,或是佛弟子所說的一切言教,不論是聲教或是文字所印刷的經典,都稱為文字般若。第二種是觀照般若。所謂觀照般若即是觀察照見一切實相真理的智慧,指清淨無漏之慧。此慧能照見一切有為或無為法皆無相,都是空寂的,故稱觀照般若。第三種是實相般若。

  所謂實相般若,指真如之理,為般若之實性,乃眾生所本具,非寂非照,離一切虛妄之相。實相即諸法如實相,不可以「有」、「無」等去敘述他,也不可以「彼此」、「大小」等去想像他,實相是離一切相,包括言語相、文字相、心緣相,而無可取著的。

  「波羅蜜多」也是梵語,譯為「度」或「到彼岸」。通常指菩薩之修行而言,即菩薩通過自己修行,同時又度化他人的「事業」,由生死之此岸到達涅槃之彼岸,故稱「到彼岸」。因此般若波羅蜜即照了諸法實相,而窮盡一切智慧之邊際,度生死此岸至涅槃彼岸之菩薩大慧。眾生被三惑煩惱所迷,以致沉淪生死苦海,現在如果想求度脫的話,就不得不借仗般若去滅除煩惱,以了脫生死的痛苦,獲得究竟涅槃的安樂! 所謂乘般若船渡過三重煩惱之流,頓超生死眾苦的此岸,直上涅槃安樂的彼岸。

  至於「多」字,古譯只有「波羅蜜」,沒有「多」字,後來翻譯的人,竟加一「多」字。「多」字在梵文中是一種語尾詞,如文言中的「矣」字。也有人將「多」字解釋為「定」。因菩薩修行,必須定慧等持,不偏不倚。定心若生法愛,則必用慧照以策進之。慧心若生智愛,則必用定力以扶助之。

  《心經》的「心」字,含有兩種意義:一是說因般若為諸佛之母,此經又是大般若經的心要,濃縮了六百卷大般若經的要義,不但展示了大般若經的中心思想,同時闡明般若真空的妙理,可以說是般若的核心,故稱心。二是指真心。此真心,是萬法之始,眾義之宗;亦是諸佛所證,眾生所迷。大般若經所詮的畢竟空,以及本經所說的諸法空相,亦皆是顯示此真心。眾生執著於真心,認為是真實的我,或是真實的法。《心經》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捨妄趣真,向內尋求,令智慧的種子萌芽,進而讓智慧開花結果,覺悟無上正等正覺。

  「經」字梵語是「修多羅」,譯名「契經」,簡稱為「經」。「契」就是契理、契機的意思,謂上契諸佛所證的真理,下契眾生之機宜。「經」字含有五種不同意義,即出生義、泉湧義、顯示義、繩墨義、鬘結義。此外,因為經典能夠將佛陀的一代時教,如線貫珠,令其不散失;又能攝持所應教度的眾生,令其不墮落;佛經所說的道理,是真常不變的,不因時間的遷流而轉變;佛法放諸四海皆準,不因地理環境的不同而不適應,因此經字還含有貫、攝、常、法等義。

  簡而言之,如果我們因聞觀世音菩薩所宣說的「般若波羅蜜多」的法門,進而實踐之,必定能夠啟發般若正智,照見五蘊皆空,不生執著,而離四相,破我執;又能運用觀照般若,照見諸法空相,真空不空,以無所住的心,修諸波羅蜜,即可以遠離一切顛倒夢想,究竟涅槃,證得清淨真心,成就佛果無上菩提,故本經名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二、《心經》的譯者

  玄奘法師是唐朝時人,俗姓陳,名褘。因玄奘法師精通三藏,所以也被稱為三藏法師。

  法師剛年滿十歲,慈父見背,成為孤兒。因此,便前往洛陽淨土寺,投靠其哥哥長捷法師。長捷法師不特學豐德長,且為當時負有盛名的人物;每設法會,弘經布教時,都能吸引不少人前來聞法。法師因得聞佛理,並對佛法產生濃厚興趣,遂立志在淨土寺出家,改法號為玄奘。

  玄奘法師自出家後,便專心研究佛學,直至年滿二十歲時,在成都受了具足戒後,才離開兄長,到處遊學。由於對當時宗派太多,傳授各異,且經典不完備,翻譯意義亦各異,深感困惑,便決心前往印度求學。於是他學習西域和印度各國的語言,積極地籌謀出國留學的計畫。最終於貞觀三年(六二九),偷度玉門關,冒禁孤征,踏上了西遊取法的艱辛路途。

  一路頗多艱險,單騎匹馬向著四顧茫茫的沙漠邁進。翻過了峻嶺、翻越了雪山、渡過了險津,在糧食短缺,水草難覓的情況下,終於在貞觀五年(六三一)進入印度,開始遍歷印度諸國,廣學聖教。最後到那爛陀寺,從當時負有盛譽的佛學泰斗戒賢論師學習唯識,以及瑜伽師地論等大乘經典。

  玄奘法師曾多次代表那爛陀寺參加當時流行的宗教辯論大會,且均獲勝利。自此,聲望日隆,進升為那爛陀寺的副主講,成為全印度佛學界的名學者。

  玄奘法師留學印度十餘載,可說名滿五印,當時五印盟主戒日王等,十八大國國王,皆奉為國師,禮遇之隆,供養之厚,尊敬之誠,已無以復加,並一致懇留,希望玄奘法師永不要回國。但玄奘法師不為所動,只念念不忘留學初衷,乃為完備中土佛教經典之使命,要將所學貢獻於祖國。

  於貞觀十九年(六四五)飲譽歸來,並帶回遊歷三十多國,巡禮佛跡,遍訪名師所獲得的梵本佛經六百五十七部。回來後,在唐太宗、唐高宗父子給予的種種獎勵和幫助下從事譯經事業,召集全國富有學問修養的高僧專事翻譯,共同展開史無前例的譯經偉業。

  玄奘法師先後翻譯的佛經共七十五部,總計一千三百餘卷,著名的有《大般若經》、《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等,本經是七十五部經中,文字最簡短,義理最精簡的一部。而六百卷大般若經,卻是他翻譯事業中最巨大的傑作。至於論著,玄奘法師也寫了《本成唯識論》、《大唐西域記》等。

  玄奘法師是中國佛經翻譯界的權威者,強調嚴謹的翻譯態度,忠於原文,又清晰明白,在中國翻譯事業上,有空前的成就。他在六十八歲那一年,翻完《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後,因積勞成疾而圓寂。玄奘法師一生在學問上力求真實,在宗教上悲憫眾生,無論任何險阻,都能夠不屈不撓,獻身護教。他的著作、學術思想與言論,不但在唐代放射出無比的光芒,而且一直照耀到現在,甚至未來。

  三、《心經》的譯注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一卷,全稱「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一般簡稱為「般若心經」或「心經」。最早的一本是現存的《摩訶般若波羅蜜大明咒》一經,相傳是後秦鳩摩羅什所譯,但是梁代《出三藏記集》卷四和隋朝《法經錄》卷四都將它列入失譯錄,所以很難說定此經就是鳩摩羅什所譯。

  本書所選的是玄奘法師的譯本,為通行本,譯於貞觀二十三年(六四九),知仁筆受。除了玄奘法師的譯本及相傳為鳩摩羅什的譯本外,本經前後還有其他不同的譯本。其中包括:第一,唐闕賓國三藏般若、利言等譯出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第二,唐摩揭陀國三藏法月譯出的《普遍智藏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第三,唐三藏法成所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第四,唐三藏智慧輪翻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第五,宋西天三藏施護所譯出的《聖佛母般若波羅蜜多經》。第六,唐義淨完成的《佛說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譯本。第七,敦煌發現的譯本《唐梵翻對字音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敦煌本將梵文以漢字音譯,由史坦因(Stein, Sir Mark Aurel, 1862-1943)發現於敦煌石窟,與玄奘本相當,為佛教學術之重要資料。

  然諸譯本中,玄奘譯本、鳩摩羅什譯本、義淨法師譯本和敦煌本為「小本」,只有正文;其餘為「廣本」,有序、正、流通三分。現存此經的梵文,有在尼泊爾發現的廣本和日本保存的各種傳寫模刻的小本兩類。一八八四年,馬克斯‧穆勒與南條文雄共同校訂廣、小兩類梵本,一八九四年,穆勒更再次將之英譯出版並編入《東方聖書》。此外,一八六四年,英國佛教學學者比爾(Samuel Beal)亦將玄奘所譯之《心經》譯成英文出版。

  本經之注疏本極多,相傳有二百餘種,僅中國撰述者即有四十餘種。比較重要者有:唐新羅僧人圓測《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贊》一卷,慧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疏》一卷(發現於敦煌),窺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幽贊》二卷,法藏《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略疏》一卷,明曠《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略疏》一卷,宋智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疏》一卷等;印度方面有提婆《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注》一卷;日本則有空海《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秘鍵》二卷,最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釋》一卷,真興《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略釋》一卷,宗純《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注》一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