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兩千年行腳(三版)
Travelogues Year 2000

作者:聖嚴法師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5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寰遊自傳

規格:平裝 / 15x21 cm / 272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0600113

ISBN:9789575988166

定價:NT$250

會員價:NT$225 (90折)

心田價:NT$195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二八、俄羅斯的禪修指導

↑TOP
八月二十八日,星期五。

這一次我到俄羅斯指導的禪修,發生了很多的意外:

(一)我們逗留在那兒前後一共十天,預定的禪修時間是七天,結果僅僅五天。

(二)原來以為有三十多人參加,結果第一天只有十九人,第二天二十個人,到了晚上又換了一個人,其中一人離開後,另一人加入,總共僅得二十一人。

(三)佛法中心是邀請我們的單位,但是他們的幾個主要成員,為了籌備畫展都不能參加,僅有鮑夫爾擔任翻譯,陪了我們五天。可是,他除了在我開示的時候,不得不在禪堂之外,多半時間也沒參加打坐。

(四)像俄國這樣的地方,一般人的薪水收入不高,五天禪修的收費,高達一百美元,那是他們一般人兩個月的薪水,相當於低收入者三個月的薪水。所以我在喇嘛廟演講之時,也有人特別問起,收費那麼貴是什麼原因?而讓許多想要參加的人無法如願。

(五)這次參加的成員,並不是三年前我的英國弟子約翰.克魯克所指導的那班人,也不是從韓國、日本或是美國系的禪師們所指導出來的人,而是一般對中國武術有興趣的一個組織,他們是屬於南少林派的武術學校。

由於有這麼多的意外,禪修開始之時,相當困難,不僅是語言的溝通困難,就是觀念的傳遞也不容易。他們只知道來了一位中國禪師教他們打坐,究竟我會教些什麼?多半都沒有印象,所以大家都抱著懷疑的態度、警戒的心情。面對著陌生的老師,雖然都很用心地聽,並不表示願意接受,以致於我的翻譯果谷師告訴我:「這班俄國人的面孔,好像是一群不懷好意的狼犬,虎視眈眈地環繞著我們。」

在我出發之前,臺灣也有人抱著懷疑的口吻問我:「俄國人我們一向稱他們為北極熊,陰狠可怕,師父怎麼敢去教他們禪修。」

當時我說:「一切眾生都有佛性,北極熊也能成佛,何況他們是人不是熊;而且他們是屬於佛法的邊地,更需要我們用佛法去幫助他們,所以我並不擔心。」事實上,稱他們為陰險北極熊的時代,早已過去,現在那兒已經沒有恐怖的政治統治,也早已不是鐵幕,根本不用害怕。但是他們的民族性,跟美國那樣開放的社會中生長的人差異性很大,所以接觸外來的文化時,對遠道來的人,都會保持著相當的距離和戒心。但是我有信心,不論是什麼人,只要我們用真誠的心、坦率的心、慈悲的心跟他們相處,一定能夠贏得他們的信任和友誼。

至於為什麼收費要如此昂貴,理由相當簡單,他們必須租場地,還要負責我們的食、宿、交通,而他們參加的人數又是那麼地少,這筆龐大的費用就必須讓那些參加者共同分擔。我問起他們,早期先後跟幾位禪師修學過的那批人,為什麼不來參加?他們說,過了幾年,才有一位禪師去,先前的那班人既沒有老師繼續指導,也就沒有持續地修行,過一陣子,對禪修的興趣便退失了。或者是由於工作環境改變,能夠繼續維持對於佛法有信心,已經很難,還要他們來參加不同的老師所指導的禪修活動,那是更難了,包括他們佛法中心的成員在內,亦是如此。

因此,必須要和中國的武術結合,才能夠繼續維持他們學佛的興趣。好在他們以為中國的禪宗第一代祖師菩提達摩,就是在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傳下了禪法以及拳法,所以他們所學的中國武術,跟中國的禪法是同一個系統;學習少林拳,就應該也要修行中國禪。因此,他們對於中國的禪法,抱有高度的敬意和嚮往,這就是為什這次禪修的參加者,多半是來自於一個叫作「無極門」的功夫社團,而他們有俄國人的老師,帶領著他們經常練習和表演,所以認為我也應該懂得拳法。我告訴他們,我在做小沙彌時代,的確曾經向少林寺派下的一位武僧,學過基礎的少林拳法,算起輩分來,我的老師秀奇法師就是與當代少林寺以一指功聞名的海燈法師同門。

這五天之中,教的方法就是放鬆身心、體驗呼吸、數呼吸,然後介紹默照禪的四個層次。他們都能夠全神貫注,由於他們多有學習武術的基礎,心念容易集中,練習得相當快速。在第三天之後,就有人達到了忘卻身心世界,進入統一心的層次。但是我講到默照禪的層次:1.觀呼吸,2.觀全身,3.觀全境,4.觀內外無限,到了第5.層次必須要放下自我中心時,他們卻無法揣摩放下自我,甚至抗拒放下自我這個觀念。有一位女士發問說:「我們練武的人,保持警覺,以策安全,如果放下了自我中心,不是很危險嗎?」

我回答她:「基礎的武術,必須要有警戒;上乘的武術,是全部不設防的,讓對方不知道你的弱點在何處,也就無法下手攻擊你了。所以大勇無敵,能夠不戰而卻敵人之兵。如果你設防,必定有盲點,也就是必定能夠讓人找到你的弱點,而出手攻其所短。所以禪道是無我的,武術的最高招數是沒有招數,便能成為天下無敵,這道理是與禪法相同的。」

這次禪修只有五天的時間,所以要求並不嚴格,每次打坐只有三十分鐘到四十分鐘。到了第三天,因為找不到適當的房間來為他們個別小參,只好用團體問答的方式,讓他們發問。多數人,都能滿意我教的方法和指導的觀念,以及進行的方式。唯有一位屬於奧修派的男眾,曾經有過十多次精進禪修的經驗,最長曾參加過二十八天,所以希望每支香,是九十分鐘至兩個小時,這當然不是其他的人願意接受的。

到了第四天的上午,我繼續介紹默照禪的四個層次。雖然這群人的背景並不一致,但在第四天時,大體上已經全部採用我所指導的方法。因為他們從默照的方法,得到了一些體驗。這次我所講默照禪的四個層次是:1.觀全身,2.觀全境,3.觀內外無限,4.絕觀默照;不以能觀和所觀為境,但是默而常照,照而常默。

到了下午,我繼續開示默照的四個層次,從第一觀身,第二觀境,第三觀內外無限,都是直觀整體,不是只管任何一個局部;也就是說,從第一到第三個層次,是用直觀法。第四層次,是用絕觀法,即是沒有對待,沒有彼此,沒有內外,而且默照同時,那就是〈默照銘〉所說的:「默默忘言,昭昭現前。」真正的默照是第四個層次,觀想成功,就是悟境,就是開悟。

如何把默照禪的方法用在日常生活之中,也是他們急希知道的,我告訴他們:「照」的工夫是對身心環境的狀況,一切都知道、清楚、明白,「默」的工夫是不受順逆、得失、利害等的狀況所影響;「照」的工夫是要應對、處理所有發生的狀況,「默」的工夫,是要不由於那些狀況而引起你喜、怒、哀、樂的情緒波動。我又告訴他們:所謂明心見性,就是見一切法因緣有而自性空的空性,若不能體驗空性,就會產生煩惱的苦。能夠體驗諸法的自性是空,就能產生智慧的功能,照見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同時開發出慈悲喜捨、自在無礙的菩薩心行。

到了當天晚上七點至八點之間,再度接受大眾發問,他們問得已頗有深度,而且相當熱烈,起初的那種疑慮、警戒、猶豫的情態,一掃而空。就像是久年相處的師父和弟子,敞開心胸,討論法義,問道和弘道之間,已經相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