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翻轉人生的禪機
Turning Over to A Chan Way of Life

作者:楊蓓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般若方程式

規格:平裝 / 15x25 cm / 184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1050171

ISBN:9789575988098

定價:NT$220

會員價:NT$198 (90折)

心田價:NT$172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助人工作者的身心症

↑TOP
前陣子跟一些老朋友聚會,聊天的過程中,這一群年齡相近又是同行的朋友開始談起自己最近的身體狀況。其中一位朋友講到最近腰痠背痛得厲害,而且痛了好長一段時間,所以心情不太好。他忍不住感嘆,說這是「助人工作者的身心症」。他的解讀是,我們在接個案的時候,都說身體要前傾四十五度、要專注。這個姿勢做久了,不腰痠背痛才怪!

這一講,立刻引起其他人的回應,有的人說手臂會麻、肩頸很緊、會頭暈……。大家互相開起玩笑,說這些全都是助人工作者的身心症。

聽著聽著,我也開始回想。的確,每一次接個案的時候我都會很專注,因為專注,身體各方面就會不自覺地緊繃起來,所以,前面大家講的各種毛病,我一樣也不曾少過。

放鬆才能清楚解讀
當年讀書也好,接個案也好,我曾經花了很長時間在提醒自己要放鬆,尤其是帶團體的時候,更需要放鬆。因為當我們專注的時候,注意力會被局限。可是,帶團體的時候,來自四面八方的訊息,比起個案多得多,這時候,就不能只靠專注,還需要放鬆;放鬆了,才能夠清楚接收到各式各樣的訊息。

說歸說,有時候帶團體的過程比較曲折,需要深度工作,往往在帶完以後,我還是會覺得很累。於是,我就在想,明明人是在放鬆的狀況下,不應該那麼容易累。

後來,我才發現這是一個錯覺。雖然覺得自己的心情是鬆的,但其實身體還是處在專注的狀態,是緊的,只因為心情鬆了,於是對於身體緊這件事,就不在注意範圍內,自以為自己是放鬆的。

會有這樣的理解,是在我開始練習禪修之後。

通常接個案、帶團體,注意力是往外的,專注在個案身上,比較難以感受到自己的狀態。可是打坐的注意力是往內的,是在自己身上,所以,身體是鬆、是緊,馬上知道。其次,打坐是練習專一在一處上,同時也是練習讓整個人放鬆,可以說是揉合心的專一和身體的放鬆。所以,禪修以後,我開始慢慢練習在接個案的時候,怎麼樣是專注地向外,同時也分一部分注意力在自己身上,讓自己盡量處於放鬆的狀態。也就是說,我把禪修的技巧和練習帶到接案裡。

這樣的作法,讓我開始覺得不累,除了不累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改變,就是我不再那麼用力、努力。

接納自己與別人
過去接個案、帶團體當中,會有一些讓我覺得比較有成就感的過程,我發現那都是我用力、努力地去引導,讓這些經驗產生。可是,等到我漸漸會用專注和放鬆揉合的狀態去面對個案、團體的時候,就不再想要那麼用力、努力地引導,而是在專注與放鬆的過程中,跟我服務的個案共同創造歷程。

至於在那歷程裡所創造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後來我得到一個結論,其實我並沒有創造什麼,而只是接納:我知覺自己的狀態也接納自己的狀態,同時我也接納我所服務個案的狀態。有趣的是,那些狀態有些是很細微的,是我用力、努力的時候可能接收不到的,只有在放鬆的時候,才會看到。

於是,看著這群老朋友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助人工作者的身心症,我忍不住在想,假設真的是這個行業引起我們身心上的不協調,那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後來我跟他們說,我覺得是「助人」這兩個字害了我們。

助人這個專業、這個使命、這個生計,就像是一個很神聖的印記。於是,當我們戴上了「助人」的帽子,就會不自覺地專注,想要「努力助人」,卻也因為這樣而引發身心上的各種狀況。助人這兩個字,從佛家的角度來講,就是名相,當我們執念在名相時,自然也就把自己給框架住了。

助人工作的兩難
不過,另一方面,這些年,我也看到助人工作的兩難。

雖然我們把助人的帽子給戴上,想要盡力去幫助人,可是現在這個社會,對於助人歷程卻是愈來愈多的建制化,像是:助人的流程要怎麼跑、紀錄要怎麼電腦化、開案結案必須符合哪些指標……。在這樣的過程當中,表面上是給了助人工作者一個空間,讓我們不必涉入這麼深,可以降低工作焦慮和壓力。

可是,回頭想想,難道建制化就會讓職業倦怠降低嗎?以我的觀察,正好相反,覺得助人工作無趣、無聊、無效的情況,到處都有,不會因為專業建制化,就會做得比較開心。

回想以前,當我們很努力、很用力地工作的時候,其實是很開心的、是樂意的、是懷抱著想要完成助人這項神聖印記的理想的。可是,有了這樣的制度以後,雖然個人的涉入變少了,比較是依照流程來做,卻沒有讓助人工作變得勝任愉快。

我相信現在年輕一輩的助人工作者,並沒有捨棄助人的神聖使命,不然大可放棄這份工作,改為從事其他行業。那麼,這種專業建制化,真正幫助了什麼?會不會又產生新的身心症,像是:跟人際疏離、跟自己疏離?

人進入中年以後,各種病痛是自然而然就會發生的,不管任何行業都會有,畢竟機器用久了,都需要修整。可是,對於一個助人工作者來講,要怎麼看待屬於你這個行業專屬的身心症?還有,怎麼看待這個行業的歷程變化?

身心症或許是一個很好的媒介,讓我們得以靜下心來,好好地參自己這個行業、參自己這個角色。在參的過程當中,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答案跑出來,這些都沒關係,重點是在於參究的過程本身,就是有意義、有價值的。

所以,「助人工作者的身心症」,老實說,我覺得是「咎由自取」,要做這一行,就會面臨這現象。比較值得去想的是,面對「助人專業」這頂大帽子,面對無可避免的身心症,面對建制化,我們這些助人工作者要思考如何自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