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2022千種佛書展

商品圖片

人生424期:拔苦予樂的菩薩行者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424

定價:NT$180

會員價:NT$50 (2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人生Café】禪在西方的轉化與挑戰(上)

↑TOP
Café主人:果光法師(法鼓山三學研修院女眾副都監)
雷.安德生(Reb Anderson,舊金山禪修中心前住持暨資深導師)
查可.安德列塞維克(Žarko Andričević,法集禪修中心負責人)
翻譯:陳維武
時間:2018年10月1日
地點:法鼓文理學院綜合大樓
活動名稱:法鼓文理學院生命教育對談
文字整理:《人生》雜誌編輯室

佛教傳到西方面臨什麼樣的挑戰?
如何貼近西方人的需要?
來自美國舊金山的雷.安德生與克羅埃西亞的查可.安德列塞維克,
以「西方人」的身分談學佛經驗,
分享傳承、弘揚佛法時所遇到的考驗與歷練,
反饋身在東方的我們,更珍惜佛法,利益眾生。

果光法師(以下稱「主」):雷.安德生老師和查可.安德列塞維克老師都是西方人,你們是如何遇見來自東方的老師--鈴木俊隆禪師與聖嚴法師?請兩位分享自己學習的經歷。

西方學生遇到東方老師
雷.安德生(以下稱「雷」):我年輕時開始閱讀禪師的故事,他們在故事裡展現的風範,對我深具啟發。比如,在其中一則故事裡,有位禪師(編按:白隱慧鶴)被人誣告犯了戒,和人生了一個小孩。事實上,是一位住在寺院附近的女孩未婚生子,她告訴父母:孩子是這位禪師的。
女孩的雙親把這個小孩送到禪師的寺院,並對他說:「你真是個糟糕的和尚,佛門的敗類!」

禪師回答:「是這樣嗎?」

禪師收容了小孩,兩年後,小孩的媽媽終於向父母透露真相:小孩的爸爸另有其人,是同族裡的一個男孩。

女孩的父母立刻去拜見禪師,向他說:「對不起,你真是一位很好的出家人,不但沒有為自己辯解,還把我們的孫子照顧得這麼好,你真是個偉大的和尚。」

禪師回答:「是這樣嗎?」

當我讀到這則故事,心想自己也要成為像禪師那樣的人,但是不知道該怎樣做。我一直不斷閱讀關於禪的典籍,從中發現,這些偉大的祖師大德,訓練過程幾乎是一樣的,主要就是坐禪。

我了解了一些坐禪的基本法則,就開始打坐,但是獨自修行滿困難的,而且在我的生活中,陸續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就生起需要一位老師和團體修行的想法。當時聽說在舊金山有一群人,在一位老師的帶領下一起修行,而我住在二千英哩遠的美國中部,便長途跋涉到西岸。

我一到舊金山的禪中心,便進入禪堂跟著僧團、信眾一起打坐,當鈴木俊隆禪師從我的面前走過時,雙目低垂的我看到他的腳,心想:「這雙腳可以教我禪法。」從此就跟在他身邊修行,直到他圓寂為止。能夠向這樣一位殊勝的老師學習,是很難得的機會,我非常感恩與珍惜。

查可.安德列塞維克(以下稱「查」):我在大約十六、七歲就遇見佛法了。一開始是從武術入手,很幸運地,跟我一起練武的人,也都在找尋武術和瑜伽背後的心靈源頭。我花了二十年的時間,跟著武術老師Nagaboshi學習,他教武術的同時也教授佛法。二十年之後,各種因緣讓我們分道揚鑣,我便開始找尋新的老師。

我要找尋的是一個積極修行,而且是活生生的修行傳承。當時我對禪法比較感興趣,所以希望找到一位日本或中國的禪師。那時,我在不同的傳承、各式各樣的道場裡游走了一段時間,包括日本真言宗、日本禪宗等。透過住在美國的一位學生,我知道了聖嚴法師,特地赴美跟著他打了一次禪七之後,便清楚知道:「我已經找到老師,以及想跟隨的傳承了。」

佛法傳到西方的轉化
主:佛法從東方傳到西方,需要具備什麼條件?須經過哪些轉換,才更能夠接引西方人?

查:求法若渴的情況必須存在。西方眾接觸佛法的管道滿多的,可以看書、組讀書會研讀,或是跟著老師學習。所以要有學生、有老師、有法,學生對法的渴求,知道佛法的重要,並當成是生命中的一劑良藥。

回頭看佛法從印度傳到中國,也是經過四、五百年,才成功地在中國落地生根,開展出漢傳佛法,這中間很重要的一環,是典籍的翻譯。因此,為了讓佛法在西方扎根,典籍的翻譯非常重要,讓當地想學佛的人能夠閱讀。此外,我們也需要有老師來教導佛法與詮釋典籍並教導學生。

但是,佛法必須根據當地的需要,才能夠真正傳承下去。如果我們把佛法當作藥,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服用同一劑藥,而是要針對眾生不同的病況來給藥,也就是根據在地的文化做調整、轉換,而且教導的老師必須具備一定的智慧,才有辦法落實。

禪宗公案「何謂祖師西來意」是什麼意思?答案是菩提達摩帶來的,並不是本地所沒有的,從這個角度來看佛法的流傳,並非把製好的成品,從一個地方搬到另外一個地方,便期待這樣的成品即刻在當地發生功效。我們所呈現的必須是活生生的佛法,而且能夠契合求法者,讓他們切實地感受到。

雷:我對查可所說的一切都同意。

西方人難以接受的佛法觀念
主:在美國與克羅埃西亞,有哪些禪法傳統是可以保留的?哪些是必須因應當地文化而轉換,甚至放棄的?

雷:我剛才在法鼓山禪堂打坐,心想:「這就是我們所要保存的。」我並不是說所有的佛教徒都必須禪修,而是必須有些人保護與延續這種靜定與默的修行,如實地去修證佛法的核心,這是我們必須保留的。現在,美國、歐洲、南美洲,甚至非洲,已有集體靜修的風氣,大家覺得需要,也很喜歡一起靜坐。

回頭看印度、中國、日本與韓國的佛教,其中有一些面向與觀念,是西方人比較難以接受的,比如行菩薩道,為了眾生而累劫累世奉獻自己的教法,因為這含有轉世的生死延續觀念,對很多喜歡禪修的西方人來說,有著滿大的疑惑。我並非要把轉世、輪迴的教法拋棄,但目前很多人對這樣的觀念難以接受,與西方生命思想不太相應,當然這可能也是一個潛在的轉機。

我也是嘗試著去接受輪迴的觀念。我們必須不斷努力,試著去探索它,找到可以走的路。

傳統佛法觀念的新詮釋
查:對安德生老師所說的話,我也都同意。

還有哪些觀念是西方人不能接受的呢?我想是痛吧!打坐時的腿痛或者身體痛,因為他不喜歡痛,所以就思考用各種方法來對治,或者逃避,而不明白從痛中學習,才是重點。

當佛法的一些觀念、教法,與我們的切身經驗不相關,超越了所能體會的現象跟生活,不僅僅在西方,甚至在東方,也可能令人難以接受,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對佛法的一些面向無法有很好的理解。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不能判斷這些觀念是真是假,如果你覺得非得接受不可,那就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

比如佛教的世界觀--六道,有各式各樣的地獄、天界、畜生等各類眾生,對現代人來說,與科學所能夠理解的世界不太一樣。但是如果我們嘗試了解這些觀念演變的過程,比如說它可能和禪修中所碰到的各種境界有關,而六道的觀念是這些境界的詮釋。例如禪修時,當心處在很散亂的狀況,是其中的一道;當心達到統一境,像三昧、定的境界,也是一道。佛法的世界觀可能是從這樣的體驗而來,最後慢慢成形。

因此是否相信真的有這些道、有無眾生住在裡面,或許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去認知我們的心可以從這一道轉到另一道。比如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早上像是處在地獄道,到了另一段時間卻感覺像在天道一樣。用這種方式來看待六道的觀念,比較容易理解。在分享的過程中,其實有很多創新的空間,可以幫助別人了解並接受佛法。

(更多內容詳見《人生》4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