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2022千種佛書展

商品圖片

人生424期:拔苦予樂的菩薩行者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424

定價:NT$180

會員價:NT$50 (2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和孩子同乘一艘船

↑TOP
自稱「空空」的國姓國中校長林家如,
為了學生義無反顧地站出來,
帶著他們找回生命的選擇、希望及骨氣;
傾聽學生的心聲、貼近他們的生活,
帶給學生自信、尊嚴及未來,
她說,這不就是老師應該做的嗎?

■ 釋演真

「可能是好命囝,我從來沒有煩惱過生活上的問題,我只要好好讀書,就一路當上校長。」國姓國中校長林家如背後最大的支持,是她的家人。「可是當你來到偏鄉,魚池也好,或現在的國姓國中也好,他們遇到的問題是我前所未見的。當你和孩子對話,了解他為什麼不來讀書,因為他可能要賺錢;為什麼身上有傷、不愛講話,可能是被家暴;為什麼像刺蝟一樣對老師那麼有敵意,因為他覺得你們大人都在打哈哈,講一些我早就知道的問題,可是根本沒辦法解決……這些在我的成長背景、教育過程,還有校長的儲訓,都是意外大的挑戰。」林家如說起她初任校長,來到魚池國中時的震驚。

來到偏鄉的震撼教育
原任教於南投旭光中學,擔任教務主任、學務主任的林家如,原本也是一位只需照顧好學生課業的老師。之後,順利考取校長資格,分發到魚池國中後,才驚覺有這麼一群連基本生存都得自力掙扎的孩子,讓原本就積極熱血、行動力強的「俠女」林家如,不忍「放生」不管。

在魚池鄉,每天有二、三部遊覽車載學生到埔里上學,重視教育的家長會將孩子送到外校就讀;而留在魚池國中的,就是一群「貧賤不能移」的學生,也是魚池國中家長會長夫人口中「沒爹沒娘吃不飽」、必須靠自己長大的孩子。九二一地震後,魚池觀光一度蕭條,在各方努力下,「臺灣紅茶的故鄉」魚池再度翻身。「這裡製茶的人,有錢的很有錢,可是我們的學生怎麼都苦哈哈!」林家如當初是這樣向鄉長請願的。

自稱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初來魚池國中也真的被嚇到了。學生刺龍刺虎、嚼檳榔抽菸、開口不離三字經,還會砍同學打老師,不是被霸凌就是霸凌人,遊蕩街頭、陣頭、碼頭,不來學校是家常便飯,甚至老師在街上遇到自己的學生都會怕。不會有老師跟她提學生的成績,更多是「校長,怎麼辦?那個誰又沒來了!」「校長,某某老師被學生轟出教室了。」重視教育的林家如,親自把學生找回來,會管學生不能遲到、不能請假,會管抽菸、霸凌、性平事件……

跳下去和孩子共乘這艘船
管太多的結果,不僅學生跳腳,連習慣於某些遊戲規則的大人,也放話威脅;包括需要小孩去賺錢跑腿當人力的、長久在這樣的環境下灰心而選擇沉默的……加上自己也有生命危險、常被人威脅恐嚇、同事們不一定了解及支持她;被學生、老師、家長討厭……面對這一切,「我是校長,人家會看我的心態,所以我不能怕。雖然事實上我很怕!」林家如坦承,剛開始真的有很多情緒。但是,「不能認輸啊!如果認輸了,以後老師怎麼跟我去面對學生?」意識到自己是拉回學生的最後一道防線,絕不能退卻;無欲則剛,無愧於天是她最大的靠山。

因為家庭功能不足,所以偏鄉學生的學業成績差、理所當然不如人、本來就會罵三字經……「在偏鄉,很多事情很容易說得過去。」林家如舉例,以科學展覽比賽來說,政府規定12個班級以下的小學校不用參加,「這時,你會覺得偏鄉學校人這麼少、老師也少,參加科展既累又遠,就給他們多一點寬容吧;還是會認為偏鄉已經夠可憐了,這個機會也沒有、那個也算了,不行,我們要帶孩子去開開眼界、闖一闖?」當校長開始衝了,會有人勸她慢慢來,教育要禁得起等待。「如果是你家的孩子,你要等嗎?」當然也有老師私底下很支持她,人畢竟是善的,當一個老師站出來、兩個老師站出來,慢慢地,大家都會跟著動起來,校長與老師之間,也漸漸建立起默契。

教書容易,但要取得學生信任,卻非常非常困難。一開始學生很討厭林家如,覺得老師還不都一樣,何況是校長。她的主動關心,常常換來一陣白眼和「關你屁事啊!」但林家如想盡辦法與他們接觸,調頻成和他們一樣的語言,和他們做朋友,挖掘他們的優點。例如有一位學生是小戶長,家裡只有他一個人,要靠自己長大,對人完全不信任、根本不在乎是否能畢業。後來她與老師積極去了解他發生了什麼事,幫他協調生活困境,想盡辦法拉他來做茶。

「對於弱勢家庭的小孩,我們常常都疏忽了一點,他們沒有一個好的、很完整的保護系統,告訴他們什麼是對的、安全的。」只要誰和他們玩、可以罩他們、有菸抽、有一夥的感覺,他們就當他是自己人了,也因為這樣常常走偏了路。不僅如此,「家」對一些孩子來說,反而是很大的威脅,什麼時候會被打、什麼時候債主衝上門、什麼時候家人不見,完全不知道;而且常常要聽家人抱怨家裡多苦多窮……這些都讓孩子備感壓力。「假如我一出生就沒有媽媽,我媽把我丟下,我爸被關或跑路,一大堆問題,街坊鄰居都覺得我家是一個很怪的家庭……我常跟孩子講:『你比我勇敢多了,如果我是你,絕撐不下去。』」林家如感同身受地說。漸漸地,她發現最忠實、心思最細膩、最先感受到並轉變的,都是學生。因為孩子知道他們被愛、被在意了。

(更多內容詳見《人生》4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