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420期:聖嚴法師教幸福告別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8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420

定價:NT$180

會員價:NT$144 (80折)

心田價:NT$144 (8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告別巔峰⸺人物分享】 享受人生,隨緣布施己力

↑TOP
有句話說:「上台看機會,下台靠智慧。」
彭作奎從臨危受命接任農委會主委,到堅持理念、掛冠求去;
甫登上台,在中興大學校長職位上申請退休,受聘擔任私校校長;
看似舞台上的空,卻成就了下一齣戲的有。
告別了政、學生涯的風光,如何優雅轉身,持續奉獻?

■ 彭作奎(全球生物產業科技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前農委會主委、前中興大學校長)

我是新竹北埔鄉下的小孩,家裡有七個兄妹,小時候家裡窮,多半得靠自己努力念書來成就人生。有兩句話影響我很深,一是念研究所時老所長提點的,「哪裡書多,就往哪裡工作。」另一個則是「機會永遠留給準備好的人。」

我的前半段人生,可說是積累「三識」的歷程。34歲前致力於學業,努力完成博士學位,是圓滿「學識」。拿到學位回國後,不排拒任何機會,藉由不同的工作經驗,將學習領域擴大,是成就「知識」。當閱歷漸漸豐富後,開始有人來找你承擔責任、擔任首長,那就是養成「膽識」了。我因緣很好,人生的這「三識」都順序完成了;之所以順利,也是因為自己在每一個工作崗位上,秉持利他的態度,奉獻自己,成就下一個因緣的來臨。

人生變化球:三天內接農委會主委
1997年爆發「口蹄疫事件」,當時的農委會主委是我的老師,為此負政治責任辭職了;而我才剛當上中興大學農學院院長七個月,卻突然被告知,要接任主任委員。那時我才49歲,老實說相當惶恐,加上當時情勢很緊急,答應接任後的第三天,就一個人拎著皮包到農委會接任主委;那時候主任委員的宿舍都還沒騰出來,我就在來來飯店住了一個月。說實在的,我從農發會(行政院農業發展委員會)的組長、事務官,變成政務官;又從大學的農學院院長,跳到政治界,頓時沒辦法適應這麼大的轉變。因此在上任的前半年,我幾乎沒辦法入眠,常常精神恍惚,靠著意志力撐著;在友人的推介下,求見聖嚴師父。

我向師父報告我的狀況,師父則告訴我每天要打坐,讓自己沉澱下來。那時師父還沒有正式提出「四它」,但已先對我開示了,「你既然當上政務官,有機會可以服務社會;當你遇到任何逆境時,就面對它,接受這個事實,職務上可以處理的盡量處理,不能處理的就送交行政院做跨部會處理。」這給我很大的啟發,以前我不願面對記者回應問題,結果就是事情常常被扭曲。當師父給我這樣的建議後,我就正面解讀它,「哪裡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同時有二十幾部攝影機對著你,讓你說明政策呢?」之後,我勇於面對記者及逆境,開始早晚打坐,每天可以用比較平靜的心,去面對媒體、立法委員、社會輿論的批評,並積極處理政務,讓社會因口蹄疫衝擊所造成的人心浮躁,漸漸安定下來。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因為年輕,懷著理想、抱負,想為國家做點事,所以願意接受這種挑戰。在1999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正時,開放農地自由買賣,其中有一條對於確保農地農用的關鍵政策,就是「新購農地不得興建農宅」。當時我非常的堅持,但不被所謂老農立委接受,他們指責我沽名釣譽、書呆子、擔心的事不可能發生;黨政協調時也告訴我,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逐條表決時不要反對。

做為一個政務官,明明已經預見開放農舍興建,大家一定會開始搶農地蓋別墅,臺灣就沒有農業了。事實也確實如此,今天有多少農地已經被破壞了。若我不堅持這樣的理念,沒有導正社會視聽,將來如何面對歷史?這是我的價值觀,是我對國家社會、對子孫負責的態度。面對此價值混淆的局勢,當時我有辭職的打算,但一直拿捏不定,於是又去求見聖嚴師父開示。

還記得師父問我:「假定這條通過,你會很痛苦嗎?」我說是的。師父說,那就辭吧。「辭,代表你的人生舞台上是一個空,空是為了下一個有;以你的經歷與資賦,應該不會空太久。」我回去之後馬上遞出辭呈,堅決不接受慰留。很感恩當時師父給我的勉勵及方向,讓我安下心來。到現在我還很自豪,因緣讓我走上了高峰,但為了理念及價值,不眷戀職位,回到中興大學任教。

從高峰到谷底,尋求安心之道
2000年我參加中興大學校長的遴選。大學校長選舉的複雜性不亞於社會的選舉,因為有選舉必有恩怨、也有派系,加上2000年正值第一次政黨輪替。當時我獲得第二高票,教育部遴選委員決定由我出任校長,一上任便紛擾不斷,不服的人找各種理由來毀謗我、汙衊我,持續將近三個多月,幾乎把我過去所建立的成就及聲望否定掉,校園同仁多無法接受當時的指控,讓我的人生幾乎從巔峰跌到谷底。為維持校園的安定,我決定依「政務官退職條例」向農委會申請退休,離開公家機關(中興大學),到私校任職。

在那段人生谷底期間,我盡量找到讓自己維持心安、減輕苦惱的法門,包括參加禪七、誦《金剛經》,尤其讀到〈離相寂滅分〉中忍辱仙人與歌利王篇章時,特別有感覺,比起佛陀被割截肢體所受的苦,自己又算什麼,何況很多都是別人的欲加之罪。那時候感受很強烈,還好也安然度過了。轉折的過程中,宗教給我很大的力量,包括聖嚴師父的書,每天早上起床,我都會隨機翻開一頁,看看師父要告訴我什麼。

下山時,仍可以欣賞另一種風光
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服務,創造自己被利用的價值。離開中興大學後的兩個月,陸續到環球技術學院(今環球科大)、中州技術學院(今中州科大)、亞洲大學擔任校長、副校長。此外,由於我一輩子都奉獻給農業政策的決策者及執行者,有很多心得可以回饋,因此退休後,仍繼續在中興大學擔任名譽教授,開授「農業政策與法規」。

一路走來,從之前的奉獻人生,到現在享受人生的主軸,是讓自己活得快樂健康,為興趣、為理念而生活。我成立了一個生物產業科技發展基金會,延續當初我擔任農委會主委時的三大施政主軸--「科技、資訊、品牌」,為農業貢獻心力。

現在我的生活重心,除了基金會及教書外,有更多時間閱讀和旅行,藉此深入不同的生命去學習他們的經驗。最近我迷上了攝影,常常追著光影跑,透過鏡頭看世界,構畫出一幅美麗的畫面,按下快門;在心靈上有佛法為依歸,透過鏡頭來發現人間淨土。

我退休後很重要的快樂元素是宗教生活。我盡量參加寺院的共修、佛學課程;十月份將參加法鼓山印度朝聖團。另外就是打坐,給自己時間跟自己對話、了解自己、消融自己。常常有人說,最容易的事是批評他人,最難的事是了解自己。現在自己有足夠的時間來與自己對話,並開始學習包容、同理對方的苦處,善巧給予建議及讚許。

談到布施,我撥出更多時間關心社會大眾,做社會公益。尤其經過女兒的事件後,更希望在憂鬱症及網路倫理上著力。另外,我也會受邀參加一些國家政策擬定會議,寫寫專文,隨緣提供自己的經驗,將一生的心得、精華,再繼續分享給社會。(釋演真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