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即日起~全館買就送:2020年「培福有福」聖嚴法師墨寶春聯乙份!

商品圖片

禪味京都:古寺侘寂之美

禪味京都:古寺侘寂之美

作者:秦就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06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琉璃文學

規格:17X21 cm / 平裝 / 270頁 / 全彩印刷

商品編號:1111700101

ISBN:9789575983949

定價:NT$320

會員價:NT$288 (90折)

心田價:NT$250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苔深不掃禪意深──西芳寺

↑TOP
苔深不掃禪意深
──西芳寺
                             
西芳寺雖是此寺的正式名稱,但更普遍化的名稱是「苔寺」,並且後者比它的正名響亮得多。這是因為這座位在日本釀酒業最為敬仰的神社松尾大社南邊一公里、西芳寺川畔的佛寺,庭園竟覆著高達一百二十種的蘚苔,「覆滿青苔?莫非是個極度荒涼的地方?」不,不但不是,而且是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大佛次郎、台灣作家林文月等人所鍾愛有加的地方。

對不曾接觸禪的人,苔也許是象徵人煙稀少、頹敗荒廢。但禪修的人可能不但不這樣想,反而可以發現蒼苔活潑的生命力,讚許它在最陰濕的角落裡,仍力爭著要釋放自己生命的活力。

苔與禪
 
唐代學佛修禪的王維早發現了這生機與生趣的秘密,有詩〈書事〉為證:「輕陰閣小雨,深院晝慵開。坐看蒼苔色,欲上人衣來。」透過詩人眼中的世界,將原本一般人眼中荒涼、破敗的畫面,描繪成一個寂靜空幽的意境,在寂靜的環境裡,因為有著一顆寂靜的心,塵世喧囂與生活榮辱全都拋於九霄雲外,詩中雨後的綠苔,青翠欲滴,生意盎然。
 
所以,詩人甚至說連這青苔色也像要爬上人的衣服,於是物與我渾然一體,無跡可尋,或許正是禪者透過蒼蒼蘚苔而體悟出的禪意。我們不由得又想起同是王維所作的那首膾炙人口的詩〈鹿柴〉:「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影入深林,復照青苔上。」是多麼具有「禪」意,原本是日暮黃昏的落日殘照,因詩人的禪心點出綠苔後,反使夕陽照耀下的畫面呈現出一派無垠的生機。
 
此後,著名的禪僧、詩僧更大量地將苔蘚寫入詩中,晚唐詩僧齊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用苔暗喻心中禪悟的痕跡、「道」的消息,苔成了他靜坐或經行所遇的心象。他「冥心坐綠苔」、「靜依青蘚片」,「苔錢點點如心痕處處,苔蘚青青如隱者如如」 。
 
相對於中土人士,日本人對苔的喜愛不但不遜色,反而過之。平安時代以前,苔在文學中就常被用來象徵古色、永劫、靜寂、隱逸的情境。《萬葉集》、《古今和歌集》等名著中處處可見歌詠苔的詩歌,甚至日本國歌〈君之代〉(歌詞源於《古今和歌集》)也詠苔,希望日人像苔有著永續生存發展的生命力。平安時代以後,苔更常被藉以歌詠山中的美、靜、清;後來禪宗發展,苔又和日本禪的「詫」、「寂」的精神相結合。
 
苔不只在深山濕地,世上似乎沒有一個像日本這樣巧妙地利用苔蘚於園藝之中的國度。日本庭園的地面、庭石、石燈籠、蹲踞、庭木等,往往故意讓其生長出青苔,以作出古色、閒寂的情境,他們慎選種類,讓向陽、背陽的地方都可生長出綠苔。

為了表現禪的詫、寂的境界,茶室的附屬露地,苔更成為不可欠缺的風景。此外,料亭(小的料理店)、旅館的庭園,甚至盆景都會用到苔蘚。因此,日本各地都有栽培造園用的苔而加以販賣的業者。這或許是源於日本人特有自然美的美意識中,有著喜歡空、散、剎那的情緒,同時又有尊崇節操、不變、悠久的觀念的兩面性關係。

庭院深深深幾許
 
據說西芳寺本是聖德太子的別墅,天平年間(西元七二九~七四九年)由行基(六六八~七四九年)改為法相宗寺院。換言之,是日本還未遷都平安京(京都)前的古老寺院。據說後來空海也曾短暫住此古寺,到了鎌倉初期,法然上人將此寺改為淨土宗「西方寺」。
 
一三三九年,臨濟禪僧夢窗疏石(即夢窗國師)將此寺改為臨濟宗,復興這一古老寺院,並取禪宗祖師菩提達摩「祖師西來」、「五葉聯芳」典故而改寺名為「西芳寺」,山號洪隱山。
 
夢窗國師可以算是京都家喻戶曉的禪師,他在甲斐(今山梨縣)出家、鎌倉參禪,曾住持南禪寺、建臨川寺,成為天龍寺開山,建議派遣天龍寺船和明朝貿易,並集合許多傑出僧侶,使五山文學到達最高峰。由於身值戰亂之世,發願在各地建立寺院,並發揮造園的天分,留下至今仍膾炙人口、洋溢禪味的庭園,西芳寺的庭園便是他的傑作之一。
 
經過夢窗國師的精心整理後,日本的兩位法皇(天皇退位後出家)曾行幸至此,代代的足利將軍也經常不惜援助,特別是八代將軍義政深愛此庭,經常來訪;後來在東山營山莊(銀閣寺)時,也是以西芳寺為其範本。
 
夢窗疏石復興後的西芳寺是什麼樣子,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呢?原來當時他除了復興伽藍,建了以二層樓閣琉璃殿為首的建築群外,還利用背後山勢興建庭園,這庭園分為上、下兩段,上段枯山水由枯山水石組、須彌岩組、座禪石等岩石和樹木所組成,並配以禪修用的指東庵。山頂瞭望甚佳的地點還建了縮遠亭,讓華秀的風景能盡收眼底。將「眺望」這一種視覺效果也加入庭園設計之中,是日本庭園之前少見甚至是未見的,自此以後眺望之庭才多起來。
 
至於「下之庭」則由參道和上段枯山水庭園銜接,下之庭比上段庭園寬闊得多,是一個以池中有四島的黃金池為中心的池泉回遊式庭園,深幽曲折,是個和枯山水大相逕庭、有美池蒔花,生意蓬勃的庭園。

這種將枯山水和池泉回遊式庭園結合的庭園形式,給了著名的金閣寺、銀閣寺和其他庭園莫大影響,所以在日本庭園史上佔有重要位置。不過,夢窗國師所興建的這個庭園及所有伽藍建築,在一四六九年幾乎毀於兵火。

劫灰之後唯留苔
 
從那時起,西芳寺長時間荒廢,五個世紀過去,人間不知上演了多少興亡悲喜,但這裡似乎流動著和浮世不一樣的時間長河。獨立於人世紛擾之外的這塊淨土,自行演化著,原本的庭園地面和劫灰後夢窗國師所擺設的石組,因溫度、濕度適宜,紛紛長上青青蘚苔,據說至今已長滿一百二十種左右的苔蘚。這些色澤形狀各異的苔蘚一任衍生漫氾著,於是在池沼之畔、台階、小橋、細徑甚至石塊、樹枝上,都覆蔓著絨密似錦的青苔。
 
現在除了參道,幾乎所有地面都長滿綠苔,如此竟形成了日本人喜歡的幽玄境界和獨特氛圍。當人們重新發現這座歷史悠久的寺院,除了參天古木和豐富花卉外,蘚苔成了他們最想觀賞的對象。
 
宋代詩人葉紹翁有首〈遊園不值〉詩:「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開。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葉紹翁用風趣的口吻說不能遊園,是由於園主人愛惜園內的青苔,怕屐齒在上面留下踐踏的痕跡,將主人不在家,故意說成主人有意拒客。可是你老兄想把春光美景關起來是關不住的,因為我看到「一枝紅杏出牆來」。誠如這首詩,當人們發現西芳寺處處是綠苔時,西芳寺的春色再也關不住,這一特色使它名聞遐邇。
 
人們發現訝異於它生機盎然的獨特美感,於是爭相走告,想要觀看此一特別景致。但如此一來,寺方擔心青苔為之絕跡,於是基於「應憐屐齒印蒼苔」的原因,限制入寺遊客的人數,這一及時的保護措施,果然使「苔寺」之名能一直保持至今。
 
這一限制入寺人數的措施,也使這裡難得看到一般日本寺院都可見到的「修學旅行」的學生。只有少數有心的觀光客得其門而入,其中經常有西方遊客穿梭其間,他們拿著攝影機、相機邊拍邊讚歎眼前的景象,認為此情此景真是「禪意」無限。所以,原本即使是陰暗卑微的事物,只要能有禪者的慧眼,也能開出活活潑潑的境界,並且誰都具有這個能力,看到沒有禪文化背景的西方人的驚羨讚歎,正可以證明這種想法。
 
為了方便訪者欣賞這片綠絨氈,於是寺方在夢窗國師時代並無建築物的心字形黃金池的南邊和東邊,興建湘南亭(桃山時代,重文)、潭北亭兩茶室,讓人們能邊品茗邊欣賞園中天鵝絨般的綠意。兩茶室之名,源於《碧巖錄》第十八則:「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充一國。」茶亭之名,使它們不但幽雅且具禪意。其中,湘南亭據說是千利休的次子千少庵重建,也是西芳寺現存最早的建築物。整個庭園則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史跡、特別名勝,並進一步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指定的「世界文化遺產」。
 
除湘南亭之外,今天所見的其他堂宇,幾乎都是後來重建。造訪西芳寺時,最初進入眼簾的是總門,不過這裡通常不開,入口處在其西側的眾妙門。本堂西來堂於一九六九年重建,安置本尊阿彌陀如來。旅人信眾可以在此寫經,寫好的經典則收藏於三重納經塔,本尊為藥師如來。有形文化財的寺寶方面,因為戰亂,這裡保存的較少,以中興開山夢窗疏石畫像(重文)最著。
 
為了保持這個苔寺的永續存在,要到西芳寺參觀者,不但須事前用來回明信片先預約,而且單純觀光也不予受理,還得參加寫經等活動才可;並且為了保護綠苔,「拜觀料」(入寺參觀的票價)更是一般寺院的六、七倍。雖然這樣,但值不值得因人而異,不過據說還沒聽過有到訪卻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