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即日起~全館買就送:2020年「培福有福」聖嚴法師墨寶春聯乙份!

商品圖片

禪味京都:古寺侘寂之美

禪味京都:古寺侘寂之美

作者:秦就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07年06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琉璃文學

規格:17X21 cm / 平裝 / 270頁 / 全彩印刷

商品編號:1111700101

ISBN:9789575983949

定價:NT$320

會員價:NT$288 (90折)

心田價:NT$250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清水舞台懸崖上──清水寺

↑TOP
假如你是第一次到京都且只能停留一天,那麼也許漫步到清水寺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因為那裡展望佳,周邊也盡是濃濃的古都風情。

要參訪清水寺,得爬一段陡陡的山坡。如果一口氣爬完的話,只怕要滿頭大汗,但通常不會出現這種狀況。理由是,人們走在這段山路時,很難不被其周遭的京都風情所深深吸引。

懸崖上的佛寺

清水寺引人入勝的地方不僅在寺廟本身,也在它和整體環境融為一體。這些小路不少是石板路,其中二年坂、三年坂、清水坂及茶碗坂等,都是人潮沓踏的小路。茶碗坂是過去製作京燒或清水燒 的窯場集中地,如今清水燒店家櫛比鱗次,由於幽靜,旅人較少,反而比著名的二年坂、三年坂更有參拜清水寺的氣氛。

清水燒是日本九大名窯之一,或許受到禪宗的影響,多數看來色澤深厚、質感素樸簡古,甚至觸感粗糙。但正因這種沉靜淳真的拙趣,反而更耐人尋味,是收藏家的最愛,清水燒實在為京都增添了樸質卻優雅的氣質。

二年坂和三年坂這兩條雅致的坡道上,兩旁賣「千枚漬」(大頭菜圓片)、紫蘇黃瓜、蘿蔔等醃漬物的醬菜店,古董、清水燒、京扇子、京人形、斗笠果子狸立像、招財貓等傳統工藝品及和式料亭、京果子等食品老店,整個坡道兩旁都是京都重要的傳統建築保存區,散發著古色古香的氣氛,漫步其間,再怎麼遲鈍的人,也一定會感覺到自己正徜徉千年古都之中。

清水寺前的商家能吸引眾多觀光客,是所有商家的共同參與才得以成就。日本的名勝古蹟附近,都會設置類似觀光協會及商店連合會之類的組織,對街景的維護、保存等貢獻心力,才使觀光地區的發展得以持續活絡。所以,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清水寺門前的優雅環境,也同樣是眾人辛苦共同經營而來。

走到清水寺,首先進入眼簾的,是一對石獅。這對石獅和日本一般的石獅不一樣,因為他們隨時仰天笑著。據說爬坡到達這裡的人都已精疲力竭,所以寺方為體貼信眾,特別在仁王門前擺放這對開懷大笑的獅子,讓看到石獅子的人都能隨之一笑而轉換心境,以愉快的心情參訪這座遠離塵囂的佛寺。

從外頭看清水寺,馬上可以看到的建築物是笑獅子後面的仁王門及三重塔。清水寺的仁王門是京都最大的,斑駁的丹漆透顯出歲月的痕跡;旁邊的三重塔也是日本最大的一座,高達三十公尺以上,夜間還會打光,更顯其艷麗風采。

依音羽山的起伏山勢而建的清水寺,整個建築與自然景色融為一體,是列為「世界遺產」的原因之一。清水寺也是日本北法相宗的總本山,山號音羽山,更是日本西國三十三所巡禮的札所之一。所謂西國三十三所,是指日本近畿地方三十三個觀音道場,三十三這個數字,一般認為是源於《法華經.普門品》所說的三十三身。日本佛教徒有巡禮三十三所(靈場)的傳統,每個靈場有各自的「御詠歌」,這些觀世音菩薩的信仰者,依不同靈場,要唱誦不同的御詠歌。

日本的佛寺建築有許多部分承襲唐宋風格,清水寺也不例外,不像明清以來的漢地佛寺到處大紅大綠,寺內處處是單純的原木本色,也就更加散發出典雅和素樸的質感。

清水的舞台

清水寺主要建築因平安末期被捲入興福寺和延曆寺之爭,經常燒毀。如今的堂宇,是西元一六三三年由江戶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重建。
清水寺的本堂,也就是大雄寶殿(國寶,1633年重建),内陣中有安置秘佛本尊千手觀音、毘沙門天、地藏菩薩的三個廚子 ,本尊廚子的周圍還安置了千手觀音的眷屬二十八部衆,以及風神、雷神像等。本尊四十二臂千手觀音立像(國寶)造型特殊,和一般的四十二臂千手觀音不一樣,最上面的左右二臂高舉一尊小如來像過頭,所以這尊造型特殊的觀音像特稱為「清水型」觀音,據說具有特別的觀音力,三十三年才開扉一次。

從本堂南正面延伸出去的「舞台」,一般稱為「清水之舞台」,面積約一九○平方公尺,是使用原木在離地十二公尺以上的錦雲溪懸崖邊搭建而成。神奇的是,舞台支架未用一釘,只靠著一百三十九根木柱縱橫交錯來支撐,由下方往上仰望,更覺清水舞台的宏偉。

舞台原本是佛菩薩前表演舞樂等活動的真正舞台,所以東西兩端的翼廊有「樂舍」。以前有一些日本人相信向觀世音菩薩許願,若所許的願望能成,那麼從舞台上跳下會身體無傷,即使因此身死也能往生善處。所以,自古以來有不少人從舞台躍身而下。即使到今天,日本人為表明自己的想法絕不改變時仍會說:「從清水的舞台跳下。」當然這種風氣畢竟不好,明治維新以後沒多久的1872年,日本政府嚴令禁止這種行為,還加上欄杆、寺僧終日警備,這個風氣才消失。

由舞台向外眺望,視野遼闊,京都市景盡收眼底。而且隨著四季的輪替,不管是春天的櫻花、夏天的瀑布與翠綠、秋天燃燒到天際的紅葉,或是冬天紛飛的細雪,都可以從這裡一覽無遺,清水的舞台彷彿是為了證明京都之美而存在的。

在本堂下方壁岩有音羽之瀧,是另一處著名的觀光景點,「瀧」是日文瀑布的意思。清水寺的音羽之瀧聲名遠播,寺名便是由於這條瀑布的清澈泉水而來。用李白的詩句:「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來形容音羽之瀧也許稍嫌誇張,但從舞台上看、聽這條歷經千餘年而從未枯竭的瀑布,實在如夢如幻,不知天上人間。

音羽之瀧自空中飛墜而下,分三處汨流,日本人認為這三泉從右起分別代表長壽、財運和求學順利,所以寺方特別蓋了接水亭接水,遊人至此莫不以長杓盛水,不管是不是佛教徒,基本上可安心飲用,因為寺方很細心地用紫外線為長杓殺菌。

月照禪師、譚嗣同、太虛大師
成就院是清水寺的塔頭,在寺域的北邊,庭園是江戶初期典型的借景、池泉迴遊式庭園,被稱為「月之庭」,是日本的國指定名勝。平時不開放,只在秋季的特別公開時期開放。

成就院昔日住持月照上人(一八一三~一八五八年)的行跡,曾感動中國清代末年的志士,並進而影響民初大陸的佛教運動。月照十五歲時,投成就院藏海出家,二十三歲成為成就院的住持,常評論時事,述尊王大義。一八五四年二月,將該院交給弟弟信海掌管後,即雲遊四方,觀察世局。

當時日本因美日通航,時人多高唱尊王攘夷,月照和西鄉吉兵衛(隆盛)、近衛忠熙等人企圖勤王,便投身京都「尊王攘夷」運動。安政大獄時遭幕府追捕,月照和薩摩藩的西鄉吉兵衛等人避難鹿兒島城,但薩摩藩恐被波及,不許他們停留,只好又逃往日向。由於幕府仍步步追捕,月照和西鄉隆盛在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下,兩人同時躍入錦江灣中,月照不幸罹難,年四十六歲;西鄉則被救起,倒幕成功後,成為明治維新的重要功臣。

這件可歌可泣的故事,感動了譚嗣同(一八六五~一八九八年)。譚曾從楊仁山學華嚴、唯識,所寫的《仁學》受佛學影響很深,並曾與梁啟超等名士相交。中日甲午戰後,光緒帝決定和日本一樣變法維新,在一八九八年付諸行動,譚被委以重任,任命為軍機章京,奔走如麻的變法新政上。但慈禧發動政變後,譚嗣同被殺,成為「戊戌六君子」 之一。

譚嗣同原本可以不死的。政變發生後,梁啟超避難日本公使館,由日本代理公使林權助處理一切流亡事宜;譚嗣同則「竟日不出門,以待捕者」,後來到日本公使館見梁,卻不尋求政治庇護的途徑,而只將著作、文稿託付梁。他對梁啟超說:「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死者,無以酬聖主。今南海之生死未可卜,程嬰、杵臼、月照、西鄉,吾與足下分任之。」還留下「我願將身化明月,照君車馬渡關河」這句讓梁啟超激動不已的話。譚希望梁啟超成為西鄉隆盛,而自己則決定成為月照上人般為振興國家而犧牲 。

譚嗣同的這種大愛思想深深感動民初的太虛大師,大師在西方寺和溫州華山論辯,看到譚嗣同的《仁學》、梁啟超的《新民說》等書大為動容,乃一轉先前的超俗入真觀,變成迴真向俗。在幾次演講中,都以「佛法與救國」、「發揚中國文化與佛教以救國救世界」等為講題,可謂用心良苦。後來太虛大師到日本參訪諸寺時,還到過清水寺兩次,他應該想起月照上人及譚嗣同的舊事了吧?即使今天在台灣,仍有人記得那名句,像昭慧法師就以《我願將身化明月》當作書名和讀者結緣。

今天清水寺的北總門,原本是成就院的正門,所以門的北邊仍有月照和他弟弟信海的歌碑供人憑弔。只是,不知有多少人聽過「我願將身化明月,照君車馬渡關河」背後這段鮮為人知的天寶舊事?

戀人必至的地主神社

在清水寺本堂北方有一座地主神社,入口大大的「緣」字,標識著它的性質──祈願戀愛的神社,其中最受年輕女性歡迎的是「占戀石」。所謂的占戀石,是指從大門進去後所看到的兩顆相距約十公尺的石頭,據說只要能閉著眼睛從一顆走到另外一顆而沒有失誤,許願結緣的願望就會實現。此外,這裡的櫻花稱為「地主櫻」,也是一處賞櫻勝地。

地主神社和清水寺同處一地,初遊日本的人,也許分不清神社和佛寺的不一樣;或知道不同,但並不知為何會有這種共存現象。其實這涉及到佛教傳到日本後,和日本原有的神道教融合、吸收的問題。佛教在日本弘揚日廣後,神道教開始處在附庸地位,到了平安朝末期便開始盛行「本地垂跡」說。也就是將日本固有神道教諸神,看做是佛菩薩的垂跡,並對各神明附以「權現」 的稱呼,來表示是佛菩薩的隨機應化,於是逐漸形成神社和佛寺同時存在的情況。

佛教從南亞次大陸傳到亞洲大陸,再傳到東方島國日本,中間建築形態、布置等都吸收了各地的在地的文化,並從中發展出特色。如果能體認到這一點,那麼走在像清水寺這樣的日本寺廟,就比較能夠以欣賞的角度去看待這種情形。

不管是清水寺或地主神社,雖然每天都會湧入潮水般的遊客,但各建築仍維持得很乾淨、不破爛,令人讚歎!古蹟的維護,需要無數人盡心盡力才能看到成果,但做得好時,不只是飲水思源的表現,後人也可以感受到先人的智慧並和古人神交,現實上也可以帶來鉅大利益。
因為當文物古蹟真的可以代表一國一地的特色而吸引大量遊客時,其中確實蘊藏商機,可以無上限發展,日本人稱文物古蹟為「文化財」,似乎也有弦外之音,看到清水寺連綿不絕的人潮,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