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415期:人生,路上書——共讀《遊行經》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3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415

定價:NT$180

會員價:NT$144 (80折)

心田價:NT$144 (8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人生戲中戲】 自己的英雄

↑TOP
人生如戲,每個人天天主演著自己的生命故事;
戲如人生,每一場戲又何嘗不是一段人生縮影?
表演工作者陳忻,於不同角色、劇本、舞台出入自在,
從戲裡戲外的眾生相,分享所照見的生命風光。
快快搬來椅凳,一起來看「人生戲中戲」!
■ 陳忻

2017年11月玩?工廠的武打音樂劇《百舌--俠盜崛起》,在松菸的多功能展演廳展開了總共七場的演出,這次舞台上有斜坡兩道,平台四層,最高那層平台高至240公分,十幾個演員在上面配合燈光與投影盡全力地奔跑、打鬥、歌舞,稍有不慎輕則破皮流血,重則有筋骨斷裂之憂。身為其中演員的我,把每一場演出比喻成腥風血雨的戰役,一點也不為過。
當初在編寫這個劇本的時候,劇作家和導演的初衷其實很簡單,他們嘗試在這個美國超級英雄占領主流文化的時代,創造一個更接近臺灣在地文化的英雄人物,一個更能讓臺灣青少年與之親近的英雄形象。但是要讓一個初生的虛構英雄站在台上栩栩如生,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從台詞到劇情,畫面到氛圍,都是在有限的經費下,傾盡設計和技術部門的全力,才能讓每個觀眾跟著我們一起進入這個想像的世界。
《百舌--俠盜崛起》這齣戲,講述一座曾經被外來民族統治的海島,當外來政權離開,在地政權興起之後所發生的種種內部分裂與鬥爭。而故事的開端始於一位外來政權的遺民,他的國家離開了這座島嶼,可是他卻被族人遺忘在這裡。他千方百計想找到回家的方法,四處去偷取珍貴礦石作為回去的船票,卻陰錯陽差地成為了島上人人傳頌的義賊,甚至當人民遭受到政府不公不義的欺壓時,都期盼得到他的幫助。

虛構出的英雄
誰讓你們擅自決定我是英雄的?莫名其妙!
——天流百舌

第一次讀這個劇本的時候,就覺得「島民擅自決定」的設定非常有趣,很荒謬卻又很接近現實。日本榮格心理學家河合隼雄曾提過,當他剛從瑞士搬回日本居住的時候,自己正在讀小學的兒子,被附近鄰居神化成天才兒童的故事。他偶然從正在閒聊的鄰居們身邊經過,聽見他們正在談論最近剛從國外搬回來的天才少年,因為「瑞士」和「歸國」這兩個關鍵字,讓河合隼雄確定他們談論的對象就是自己的兒子,其餘的內容則是胡說八道,讓人不敢置信。
這樣的橋段在我們的成長歷程中,也並不少見。我大概有一半以上的同學家隔壁,都住著一位考試永遠第一名的同齡天才;或是有個長輩的朋友的小孩買豪宅、年收入百萬千萬。其實這些「生活中的傳說」,只要稍微有點常識,便會懷疑其真實性,可是這些傳言好像不論什麼年代都不曾停止,就像這齣戲裡的「百舌」一樣,再繼續流傳下去,很可能就會變成「從前從前,有一個少年……」
事實上,沒有人在意這個少年究竟是誰,又或者到底有沒有這個人,根本無所謂,現實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虛構出一個符合自己期待的「英雄」,而且我們都相信「他是真實的」就夠了。

英雄也無用武之地
你知道為什麼百舌會被視為英雄嗎?因為我們需要英雄。
——Bruce

還記得是演出的第二個禮拜,全身的肌肉和關節都因第一週演出的疲勞累積,而感到痠軟無力,趁著化妝的空檔,到舞台上按摩拉筋。我一面對抗痠痛,一面奮力按壓肌肉,心裡覺得好苦好累,突然就想到這句台詞,想著要是也能有個英雄讓我依靠多好,我也好希望被拯救啊!才想到這裡,我就笑了。
當時,如果真的有個英雄,出現在我面前又怎麼樣呢?接下來的四場演出,難道我要讓他幫我演嗎?我當然是不願意的。為了這個戲,我花了這麼長時間排練、訓練,細細琢磨角色、台詞、動作,就是希望能夠站在這個舞台上,把這齣戲演好,難道現在要因為身體或精神的疲倦,而放棄這一路的努力嗎?那麼,英雄之於我便是無用的。
回頭看劇本裡的島民,也是一樣的。他們的起義反抗跟口中這個虛構的英雄,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百舌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他們的活動,也沒有施予援助,是島民為了自己的家園挺身而出,並且完成反抗活動,我想這樣的事情,他們肯定也不願意假手他人的。那麼,英雄之於他們也是無用的。

當自己的英雄
結束了在舞台上的伸展,我回到後台,看著每一個幕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帶著疲倦的眼神和身軀持續地工作,他們也會希望被英雄拯救嗎?不論希望與否,我們就是編織英雄傳說的人,是某一種最接近真實的一群人,也最明白,虛幻的假象終究是無法拯救任何人的。可是這樣的他們,並不為此感到絕望,依然相信並且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即使疲累也依然堅定地做著活著,就像那群海島上的人民,戲裡戲外,沒有他們就不會有英雄百舌。
我想,英雄不應該是為了服膺誰的理想,而虛構出來的人物,好拿來當做一個滿足心理需求的工具,而是當你為自己的存在而努力的時候,便是自己的英雄,一個真實不虛的英雄。

BOX:小檔案:陳忻(劇場工作者、表演者、表演老師)
生長在臺北市,標準都市孩子,當別人在跟花草樹木、貓狗魚鳥做朋友的時候,我跟高樓大廈做朋友。誰知道最後大學跑去關渡山上念戲劇系,望著平原鑽研劇場表演;研究所飛去密西根讀兒童劇場,在荒涼風雪中品嘗人生況味。
曾有過宏願要理解這個世界,但愈理解愈是糊塗,愈是糊塗就愈是迷途,一路上胡思亂想,自言自語,希望有天能慢慢走出一條道來,好讓我和別人好好分享這迷途上的風景。(陳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