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結夏在紅塵【TOP暢銷書】單書78折,任選2書75折!

商品圖片

人生401期:開啟自家寶 認識如來藏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1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401

定價:NT$150

會員價:NT$50 (33折)

心田價:NT$50 (33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限量商品尚餘26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當代關懷】哲人其萎 法界無盡

↑TOP
法鼓文理學院前副校長、中華電子佛典協會副主委杜正民,於2016年11月27日往生,他因聖嚴法師的指導而從事佛學研究,在學術與修行上無諍無求,一生奉獻於佛學數位弘化,尤其專精如來藏思想,晚年更致力弘揚佛陀對病的系列相關教導,並用生命實踐佛法。

杜老師1953年出生於北投,曾留學於美國馬里蘭大學,回國後擔任英文老師多年。1987年,因年屆中華佛學研究所考試年限35歲,乃毅然決然放下高薪的教學工作前去報考,畢業後留校擔任佛學英文老師。1997年,受臺大哲學系教授恆清法師之邀,加入臺大佛學研究中心,自此走入佛學數位化領域,開啟了一生佛學與資訊的研究因緣。

在佛學之路擁有長達19年的道誼,惠敏法師與杜老師相知相惜,法師娓娓道來兩人之間的互動點滴,讀來令人淚中帶笑,感懷無限。

■ 釋惠敏(法鼓文理學院校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中華電子佛典協會主任委員)

1992年秋,我從日本回國任教,同時也在中華佛學研究所開課。有天,與同學們在北投文化館前的公園附近散步,走過一輛車旁,有人向我介紹:「在車子內補眠的是教佛學英文的杜正民老師,他很喜歡讀書,晚上會讀到捨不得睡覺。」接著他也醒了,靦腆地揉眼睛,整理車中散落的書,走出車外,與我親切問訊寒暄,是讓我印象深刻的第一次見面。

1987年,杜老師就讀中華佛學研究所,結業後,也在所裡任教。他對各種佛學資料與目錄的整理很有興趣,因此,1997年,恆清法師找他建置臺灣大學「佛學網路資料庫」。1998年,我聽說他常教同學佛學網路資料的使用方法,因此,請他當場示範,當時我覺得這是佛學未來的發展方向,當場以副所長的立場,邀請他加入專任師資行列,擔任「佛學網路資料室」主任,也感謝佛研所創辦人聖嚴法師與李志夫所長的完全支持。

密不可分的夥伴關係

從此,杜老師依序就任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總幹事、副主任委員,協助主任委員的我;任職中華佛研所圖書資訊館館長,協助我擔任副所長;任職法鼓佛教學院圖書資訊館館長、副校長,協助我擔任校長,乃至因為調適身體狀況,卸任行政職務,我們合作近19年,是非常珍貴的工作、研究夥伴與朋友關係。

杜老師、維習安(Dr. Christian Wittern)博士、恆清法師、中研院謝清俊教授等師友協助CBETA,與國內外相關團體交流,定期參加國內外研討會。例如:1998年於太平洋鄰里協會會議(PNC),由杜老師與維習安顧問於中研院舉行說明會,首度對國外學者發表與介紹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的工作,開啟國內外學術交流的契機。

在跨領域交流方面,1999年,中正大學舉辦「語言學與漢文佛典演講暨座談會」,杜老師、維習安顧問與我,各有一場的論文發表。此時,CBETA已經完成了漢譯佛教三藏「經、律、論」(《大正藏》印度撰述部,6千多萬字)的資料庫,初步確立了「高效率、高品質、標準化、國際化」的目標。

2001年,我向聖嚴法師請示如何籌措CBETA第二期的經費,他介紹新加坡企業家吳一賢居士,到中華佛研所來了解狀況,我與杜老師向他介紹CBETA的功能,以及續作《卍續藏》電子化的意義。吳居士回報聖嚴法師說:同意以他夫人黃淑玲女士的名義,以及另一位隱名朋友合資,分5年贊助CBETA第二期(《卍續藏》電子化)的經費。於2002年11月,我與杜老師赴日,拜訪國書刊行會,表達無償授權《卍續藏》電子化的感謝。

2007年,我與杜老師邀請臺灣大學歐陽彥正、黃乾綱教授,以及京都大學維習安教授組成研究團隊,由杜老師主筆,我建議以「臺北版電子佛典集成之研究與建構」(3年期)計畫名稱,申請「?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第二期「數位內容公開甄選子計畫」,讓CBETA可以接續完成第三期(2009~2014年):嘉興藏、歷代藏經補輯等、國圖善本佛典、漢譯南傳大藏經(元亨寺版)等目標。

生命的旅行家

杜老師也是旅行家,敝人因與其一起出國開會或考察的因緣,受惠於他的照顧。1999~2004年,杜老師與我主持國科會「數位博物館計畫:玄奘西域行」之子計畫一「文獻、圖像、史地資料之組織與研究」,因而,2001年暑假,我們兩個人僱吉普車,安排新疆絲路考察之旅。第八天,在喀什(疏勒)到帕米爾高原(蔥嶺)上的塔什庫爾干(Taxkorgan,石頭城,海拔3,094公尺)的路途,杜老師向我提醒:「注意呼吸舒暢,避免劇烈跑動,以免高山症。」

可是到了目的地,已經黃昏,我心中只想著玄奘大師《大唐西域記》卷12:「朅盤陀國(塔什庫爾干),……伽藍十餘所,僧徒五百餘人,習學小乘教說一切有部。今王淳質,敬重三寶」以及「公主堡」的神奇傳說,忘了杜老師的叮嚀,爬上衝下,搶時間拍攝古城遺址。當晚就出現頭痛嘔吐、心跳加速等高山反應症狀。

當時痛不欲生的感受,我想或許會在此地往生,向杜老師說:「若我死在如此寧靜乾淨之地,也是福報。可以的話,不用麻煩運回臺灣,就地火化,植葬此地。或按照當地習俗,方便即可。」他則不慌不忙地幫我刮痧,消解症狀。隔天調整行程,下山讓我休養。

不久,我們一起參加在香港舉辦的「漢文史資料庫研討會」。出發前,臺北藝術大學有緊急會議需要我主持,因此我想放棄。沒想到,他在機場幫我處理延後班機,托杜師母帶改好班次的機票,送到學校會議室門口,讓我可以轉搭下一班的飛機參加研討會。我稱讚說:「您們服務這麼好,可以開『杜家旅行社』。」

只是先回家

杜老師善於規畫旅行,對於「人生的生死旅途」也同樣善巧安排。或許,我們只是人生旅途「遊山玩水」的過客,猶如生命大海中的浪花,或者是生命大地中的塵土。法界如因陀羅網,重重無盡,浪花與塵土起自於大海或大地,再回歸大海或大地,好像是「回家」,我們都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