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 佛法有多美好,願全世界都知道! 】法鼓文化24週年慶開跑!

商品圖片

全新六週正念練習法

全新六週正念練習法

作者:茹比‧韋克斯

譯者:張琇雲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1月08日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 x 21 cm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50120671

ISBN:9789571367842

定價:NT$360

會員價:NT$324 (90折)

心田價:NT$306 (85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序/後記

< 回商品頁

【作者序】我是誰

↑TOP
有些讀者可能不知道我是誰,所以接下來我就先簡單聊聊自己到目前為止的生活好了……

憂鬱症究竟是先天體質或後天造成,至今尚無定論。雖然我不想把罹患憂鬱症這件事怪到父母頭上,但或許可以從我們家好幾代猶太祖先的經歷看出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吧!他們的一生幾乎都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攜家帶眷、扛著咖啡桌,從一個國家逃到另一個國家,才剛在某處落腳,又得再次面對逃亡的命運。連我的爸媽也是倉皇地從奧地利逃了出來,要不是他們的動作夠快,現在就不會有我的存在,當然也不會有這本書的誕生。我想就是因為我的身上流著這樣的血液,也遺傳到老是在遷移的基因,所以才總是不停地在尋求安全感。遺憾的是,我未曾找到真正的家。

當我的爸媽遠渡重洋,登陸美國之後,我爸建立了一個香腸王國,成為著名的芝加哥香腸王。只是他真是一位人見人怕,鬼見鬼愁,尤其是農場的豬群動物們。照理說我應該要繼承爸爸的王國,但我客氣地婉拒了。而我媽是個超級怕髒的女人,大半輩子都跪在地上追著一坨坨的灰塵跑。她為了讓我們養成衛生的好習慣,就照著格林童話的故事來餵養我們小孩長大。故事裡,晚餐前沒洗手的孩子會先被剁掉大拇指,再做成餡餅等。還有很多關於我父母的故事,比方說從前我媽如何在一望無際的土地上找到麵包屑,請參考在下的第一本拙作《你想要我怎樣?》(How Do You Want Me?)。

說到教養這件事,俗話說:「不打不成器。」所以我爸媽打我打得可兇了,只是長大後,我這孩子也沒多爭氣。小時候每次被處罰,我都會偷偷記下他們以後要付我多少錢,來彌補這一筆筆的心理創傷。算起來,數目還真不少呢。雖然至今我半毛錢也沒拿到過,但他們送我去夏令營,還付錢讓我矯正牙齒,就會想說那欠我的錢就少算點好了,因為我覺得他們對我真的沒有很不好。

尤其是每年為期兩個月的暑假,我都會過得很開心,因為可以參加擲標槍、划獨木舟這種極限運動,並且從中學習競爭精神。比如若要是輸了,就得勇敢一點拿槍斃了自己。

當時就讀中學的我是班上的笑柄,還被取了個可愛的綽號,叫「長牙妹」,因為我的門牙長得很像牛羚的牙齒。而我戴了整整十年的牙套,如此一來,這樣我的牙齒才會後退到跟身體其他部位相同的生長時區。由此可知,我小時候不怎麼討人喜歡。沒錯,我知道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很難相信以前的我是那副德行。

念中學時,我在《我愛紅娘》(Hello, Dolly)劇中軋了個小角色,演一條「蚯蚓」。雖然毫無經驗,也沒表演天分,我卻不知中了什麼邪,長大後竟搬到倫敦,成為一位優秀的古裝劇演員。只是前十年我都住在租來的小套房,房裡的裝潢看起來好像有人在裡頭大出血過,而且也沒暖氣,因此我得張開腳站著,把吹風機放中間吹,才能熬過那冷冽的寒冬。至於我是怎麼進入演藝圈的,只能說我不是突然大紅大紫的那種人。我到每間戲劇學校試演過,儘管我頭上戴著自己用厚紙板做的頭巾,把茱麗葉詮釋得活靈活現,卻沒有一間錄取我(千萬別戴厚紙板頭,因為戴著這東西走過門口非扭斷脖子不可)。

長話短說,最後我是憑著一股幹勁加入了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憑著一股幹勁,進入電視圈,一待就是二十五年;憑著一股幹勁,結婚生子⋯⋯也正因為我用了這股幹勁,把自己逼得太緊,在七年前,我撞車了。還開著著火的車衝下精神正常的懸崖。事發不久,我便住院接受治療,有好幾個月時間都坐在椅子上,因為太害怕而不敢起來。雖然終其一生都飽受憂鬱症折磨,但這次是致命的一擊。

後來我察覺到,長久以來我都用成功當作盔甲來掩飾自己凌亂不堪的內心。我虛構出一個自己,就像拉斯維加斯那些笑容可掬的展場模特兒人形看板一樣。而我只是個門 面,背後空無一人。在那一刻,我頓悟了。原來名氣一直是我用來遺忘不正常童年的最好方法。在這次嚴重到無以復加的憂鬱症發作之後,深深覺得我應該要離開演藝圈,嘗試過不同的生活。反正我也越來越不紅了,這應該會是個明智之舉(有次我在倫敦希斯洛機場三號登機門,幫印度哥斯達航空〔Costa〕啟航剪綵時,我就知道自己過氣了)。

我以為這會是個改造自己的好時機,同時也可以找出這些年來住在我腦子裡的究竟是誰。再次長話短說⋯⋯就這樣我開始研究起正念認知療法。由於我做事向來有始有終,所以還到牛津大學進修,最後取得碩士學位。先插播一下,免得我忘了:我有沒有提到我今年獲頒大英帝國勳章?也許吃了那麼多苦頭是值得的,也或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