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399期:大隱於世的獨行僧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1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399

定價:NT$150

會員價:NT$30 (20折)

心田價:NT$30 (2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行誼事蹟】學習東初精神

↑TOP
東初老和尚正直不阿、真誠果敢的鮮明人格特質,
在大時代動盪不安的社會中,如同一股清流,
時至今日,老和尚「堅定走自己的路」的獨立精神,
寬廣的國際觀、智慧的經營哲學、特立的行事風格,
依然是我們最佳的學習典範。

■ 邱惠敏

一、國際思維

無論是緬甸佛教會贈佛像給中華文化館、東初老和尚回贈《大正大藏經》的中緬國際佛教交流,或是翻譯、出版日本學術著作《禪學大成》,以及鼓勵弟子聖嚴法師留學日本,也勸勉他勤學英文,以備日後弘化西方之用,這在當時臺灣彷如國際孤兒的重重困境之中,愈發顯示老和尚卓越的國際觀。

東初老和尚師承太虛大師,因此他的高瞻遠矚可說是其來有自。太虛大師曾遊走世界,並創建世界佛教會,前往歐美宣講佛學,還在巴黎籌設世界佛學苑,開中國僧人遠赴歐美弘傳佛教之先河。老和尚也曾有過赴日留學的想法,卻因爆發中日戰爭,因愛國意識而打消念頭。但是,他深知佛教發展不能隔絕於世界之外,遷臺後,便積極鼓勵後進出國留學。後來,老和尚也為撰寫《中日佛教交通史》、《中印佛教交通史》二大巨著,遊歷日本、印度、美國蒐集資料。他甚至在五十歲時,重拾三十年前曾經學過的基礎英文,再從發音練起,並不禁自嘲:「真是八十歲老翁習吹鼓。」

有一次,樂觀法師與東初老和尚談到當時臺灣很多青年僧尼,都急於赴美弘法,對此,老和尚評了一句「做大夢」,他說:「要向外國人弘法,必須要有英語、英文知識,試問,這些年來,去美國的那些阿彌陀佛們,其中有幾位是具備這二個條件的?」又說:「我不反對去美國弘法,只是不贊成那些聾子、瞎子、啞子去美國出呆相。」一番話今日讀來,仍是鏗鏘有力!


法門師友:樂觀法師(緬甸觀音寺住持、常樂寺住持、《海潮音》月刊編輯)

一天,我接到東老來信,說他已經動工修建一所佛教文化會館,想要供奉一尊世界著名緬甸精美玉佛,以我住在緬甸,近水樓臺,要我為他向信佛華僑募化一尊。……佛教文化館正進行影印「大藏經」,所以我將接受緬甸聯邦佛教會贈送「銅佛」空運臺灣之後,馬上寫信東老,建議他將文化館印行的「大藏經」回贈一部與緬甸聯邦佛教會,以示禮尚往來,且顯示今日臺灣佛教之興盛。

……第一次贈送「正藏」是民國四十七年,為了遵照緬國佛教風氣習慣,雙方曾舉行一次頗為隆重的交接儀式,我方是請緬國九十高齡宇板帝沙大國師揭幕,緬方是由緬政府副總理兼外交、宗教、工商、社會、福利五部部長宇登貌氏代表接受……第二次贈送「續藏」,是五十一年,時間相隔四年……緬國是信佛民族,該會對我們送去這部「藏經」,仍然表示歡迎,而且組織了一個「迎經代表團」,其團體成員九人,全是國內文化界著名作家……請緬國大國師主持揭幕之外,並請四十八位高僧應供,布施袈裟,齋襯,招待緬華佛教信徒百人早餐……前後兩次贈送「藏經」,輿論稱揚。(摘錄自《東初老和尚永懷集》)



二、經營管理

東初老和尚另一項長才,在於理財與經營。早在焦山定慧寺擔任監院時,即整理寺產,充實道糧。例如老和尚遇到佃農喊窮耍賴不交租金時,他會先登記名字,再去調查每個佃農家實際的經濟狀況,該收的收,該減的減,該免的免,採用恩威並濟的方式來收租。

老和尚來臺後,自奉節儉,每天早餐吃稀飯,最好的配菜是豆腐乳,而一塊豆腐乳要吃上一、兩個星期,卻年年辦冬令救濟,幫助窮苦的家庭。老和尚省吃儉用,在外人看來,幾乎近於吝嗇,當時有年輕人便造謠,說他如何如何地富有,甚至當面問他:「老法師,你既不化緣,也不做佛事,更沒有香火,大門終年緊閉著,可是聽說你很有錢,錢從哪兒來的呢?」他說:「在這個時代的社會裡,錢即代表了地位和身分,人說我有錢,至少不會有人怕我借錢不還了。」他又反過來問那人:「你既然說我錢多,又懷疑我是否真的有錢,至少我沒有去搶劫銀行,也不曾有人抓住我說偷了他家的錢吧!」

真華長老曾詢問過聖嚴法師,關於東初老和尚如何管理文化館和農禪寺兩處的住眾與每月的開支,法師答說:「先師東老人在時,兩處下來共有住眾十人,每月開銷約臺幣四千元左右。」想想看!區區臺幣四千元,除了用來購買一個月十人份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等日常所需的物品外,還要繳納兩處的水電、報紙、電話等費用,幸虧東老善於理財,不然的話,在一斤花生油都要三、四十塊錢的情況下,如何過活?

老和尚對金錢有其獨特的一套理論,他認為:「對金錢的態度是口袋裡要有,腦袋裡要沒有,如此則不生煩惱,能省則省,自利利他,皆大歡喜。」這樣通透的智慧,值得我們學習。


法門師友:程觀心(《人生》雜誌作者)

我和東老接近機會不多,文化館從不做法會,我也很少供養他老人家,倒反而常叨擾文化館的素齋,過去差不多每年都被邀請午餐。我們總是歡天喜地當著郊遊一樣的去赴宴。從北投車站去文化館的路上,佳木蔭蔭,溫泉淙淙,一如走在公園裏。東老親切招待,素菜別具風味,自製的菜乾煨湯,最是清純可口。東老知識豐富,席間談話範圍極廣,從國際形勢,到當前社會動態,侃侃而談,無一不精。尤其對商場金融等問題,更有見地。原來他老人家最是一位理財的能手,經濟眼光十分透闢,處理事務的手法尤見高明,圓融道行和世法,含蓄深藏,默默發揮他老人家最高的智慧!(摘錄自《東初老和尚永懷集》)



三、順勢而為

在大陸時期,東初老和尚在焦山定慧寺擔任監院、方丈及佛學院院長時,充分展現了他治事和教育的卓越才能,思想、志業均已趨於成熟。到了臺灣後,老和尚延續大陸時期的基礎,在飄搖的時勢中,更加堅定於深耕佛教的文化出版,先後創辦了《人生》、《佛教文化》,並且為弘揚正法而四處奔波。

直到1967年,老和尚受聘為中華學術院佛學研究所顧問,開始減少外務,專志於佛教史學的著述,轉為沉潛傳承的階段,完成了三部佛教歷史鉅作:《中日佛教交通史》、《中印佛教交通史》、《中國佛教近代史》,卻也抱著不必成之在我的大器。

老和尚也有時不我與之憾。從《東初老人簡譜》中的記載可以看到,他在臺二十多年間,無時無刻都積極推動著佛教教育:1955年老人建立中華佛教文化館,作為弘法利生的基地;1965年與道安、印順法師倡辦佛教大學;1968擬興辦佛教學院及成立中華佛教文化基金會、佛教史學研究所,可惜皆未竟成。

雖然辦學的因緣不具足,然而老和尚致力教育興學的忘我精神,受到星雲法師景仰,故於1968年請示老和尚的意見後,將「壽山佛學院」更名為「東方佛教學院」,以表示佛教學院之教育內涵,包容了整體東方佛教教育。

幸而,聖嚴法師不負老和尚所囑,繼承師願,於1985年假中華文化館創辦中華佛學研究所;1989年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成立,中華佛學研究所、僧伽大學陸續遷入,其後更於2007年成立教育部正式立案的「法鼓文理學院」。以此來看,也可以說老和尚的教育大業是成功的了。


法門師友:朱斐(《菩提樹》雜誌創辦者)

談到東老法師的人生觀,似乎一切與世無爭,當《人生》停刊的時候,我曾經請教過他老,為什麼不積極地出山為佛教做一番統理大眾的作略?他只說了「隨緣」兩個字。我當時很不滿意他的這種想法,認為「緣」也是由人促成的,如果他不發心印藏,大家不踴躍響應,大藏經又怎能印得成?如果佛教徒大家都「隨緣」,豈不一事無成?東老法師聽了我的議論,也並不反對,承蒙他老對我處處另眼相看,也一直給我很多鼓勵或安慰,他並不希望我也學他「隨緣」,真使我有點茫然!

但是年齡隨時光的增長,我從試辦《覺群》到創辦《菩提樹》,為佛教文化耕耘了將近三十年,我已悟出「隨緣」的奧祕,終於我也逐漸步上東老「隨緣」的後塵,雖然「隨緣」並未消沉我的志向,但卻消化了許多熱惱!我今後的人生觀該向東老看齊,盡形壽以「隨緣」而作佛事吧!(摘錄自《東初老和尚永懷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