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397期:香花供養 心地莊嚴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09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397

定價:NT$150

會員價:NT$50 (33折)

心田價:NT$50 (33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電影不散場】 岸邊之旅——是此岸也是彼岸

↑TOP
人鬼真的殊途?生與死的界線何在?
瑞希與先生的亡魂一起踏上旅途,
這一路上所遇到的人、事、物都有其意義,
從這趟旅程中,瑞希不僅重新認識先生,
也找到了生命的靠岸。

■ 曾偉禎

失蹤三年的丈夫優介(淺野忠信飾),某天突然回家,向妻子瑞希(深津繪里飾)坦誠,他的屍體早已沉沒大海,被魚蝦螃蟹吞噬殆盡,此刻出現在她面前的是自己的神識,接著邀請她陪他一起去探尋,他的神識為了回家,在旅途中所經歷的人事物。

瑞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旅途,也在旅程中逐漸認識優介生前不為人知的脆弱,明白他為何要結束生命、外遇的原因……還看到優介死後,竟有她未曾見過的複雜、細膩、智慧、慈悲的面貌。

他們共同拜訪了派夾報工作站的大叔、餐廳老闆與老闆娘。之後,來到山的邊緣村落裡,拜訪老人、媳婦、小孩等村民,這是優介曾經為村民們上課的地方。接著,來到旅程終點,就是他結束生命的海岸邊,也是夫妻永別的時刻,傷感與不捨不在話下,但這趟旅程的意義也漸漸明朗起來。

亡者的旅行

《岸邊之旅》改編自湯本香樹實同名小說,由《東京奏鳴曲》黑澤清導演,以及深津繪里與淺野忠信主演。本片獲得2015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最佳導演獎,法國《電影筆記》雜誌列名為年度十大佳片。

電影一開始,便知道優介已死了,這趟旅程也是他的神識返家前的行程,導演製造了一種「與靈異電影無關」的懸疑感,藉由樸素的場面調度,讓觀眾陷入迷惑:已往生的優介怎麼可以與車站的月台長問路?甚至火車上小朋友盯著他看並走過來碰他?優介也買菜、吃飯、睡覺、搭車……

妻子、站長、火車上的母子,包括在市場所遇到的和尚,都有陰陽眼,能見到所有凡人肉眼所不能見?或者本片人物全是陰魂?或者這是一個陽間與陰間共存同一空間,活人與死者可同時存在的世界?這弔詭的懸疑手法,讓觀眾不自覺地看下去。

其實,影片有一場關鍵戲,派夾報工作站大叔正在街弄間忙送報,卻看不到也聽不到瑞希在叫他,她追著他喊,眼前在馬路上的大叔突然消失。當她趕回到工作站,發現這個她與優介住了好幾天的地方,根本是毫無人煙的廢墟,這是全片唯一具有靈異感的場景,奠定了全片的時空邏輯,說明了本片的主敘事觀點:瑞希的心識隨時切換於現實的陽間,以及與優介在一起時心識所變現的虛幻。

唯心所變現

黑澤清或用觀點鏡頭,或用夢境蒙太奇,來切割幻想與現實、陰間與陽間,反而,以極寫實的方式,無縫銜接這所有一切:包括食衣住行,讓優介看起來與常人無異。還有,他讓觀眾思考到底天人是否永隔?不捨與思念是否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原來,責任心強大的大叔放不下自己的工作,死後仍一直徘徊在工作崗位;瑞希跟著優介神識前來拜訪,接觸到的只是大叔的神識;之後出現的餐廳老闆娘,因對早逝的妹妹心懷愧疚,所以妹妹的神識一直徘徊不去;村落裡,怪怪的媳婦一直放不下已逝的老公,而老公也自私地想帶她一起走,所以老公的神識也一直徘徊不去。

此時,我們已明白是瑞希的不捨,以及強烈要找到優介的念頭:雖筆跡童拙,仍用毛筆一筆一畫抄祈願文、四處查訪、貼尋人啟事……才讓優介的神識回來。這一切都是因為她極度渴望明白丈夫失蹤三年的原因,以極大的精神力召喚回他的神識,並在自己的心識中,寫實地圖像化這趟旅程的所有人事物。

依佛法法相宗觀點,法界所有現象本是心識所變現,認為世界現象都由有情各自本具之第八識(即阿賴耶識)所變現,而前七種識再根據第八識所變現外境影像,緣慮執取,以為實在。換句話說,片中的整個旅程可以說是瑞希心識所變現出來的。而她的心識,隨著優介的神識磁場,形成一個封閉空間,與當中時空的人事物如尋常般互動。如同在夢中夢見自己在吃東西,明知是夢幻,但一切覺受卻清晰如真。優介是不是可以摸得到的實質身體?是不是如常人吃下陽間的食物?在瑞希心識中,全部可以如常合理化。

本片不禁令人想起泰國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在2010年獲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波米叔叔下鄉養病,往生的妻子來訪,以及失蹤多年變成紅眼猩猩的兒子也來加入相聚。波米往生前,到山裡健行,找到自己多生多世前投生的山洞。往生後,一直照料他的遠房女親戚,與後來出家的男助手,神識出竅到小村唱卡拉OK,劇情同樣奇幻、匪夷所思。

生與死之隔

導演在片中或有加入許多日本文化,關於「死後將何去何從」的寓言或宗教看法,對未投胎者滯留於中陰(非陽間,但也未前往下一旅程的中間站),與凡人處同一空間,有其說法。本片特別處理這些肉身已死,未投胎的神識常在中陰飄蕩,或是因為有怨,或不甘心離去,或不知自己已亡,或放心不下在世的親人,或陽間親人頻頻呼喚,都是讓他們徘徊中陰的原因。

劇情中,處理了「坦誠」、「懺悔」、「包容」等課題,最珍貴的是提到「放下」與「生命的真相」。在片中,大叔、老闆娘與小妹,漸漸地因為「放下心中的執念」,而得以繼續前往下一個生命旅程。原來,優介也希望瑞希透過這些神識的領悟,可以學習不再執著,可以放下,彼此可以分別前往下一階段的生命旅程。

另外,黑澤清還加了原著所沒有的對白與場景,豐富了整部電影的命題,沒有局限在一對夫妻藉旅程了解彼此的單純跨陰陽愛戀而已。他拉大格局,藉電影故事傳播超越性的生命訊息,討論了陽間、中陰身、人的心識,這些生命科學所探索的題目。在村落中,優介最後一次對村民上課的內容,甚至談到「質量0的粒子,該怎麼證明它的存在?」、「宇宙如何誕生」、「萬物皆空」等內容,正呼應了佛法「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以及對「緣起性空」的詮釋。

這場戲的奇幻,在於務農的村民與老幼婦孺們,怎聽得懂這些天文、量子力學內容?若回想前面的夾報大叔、此村又有陰陽交界的瀑布,當可推測出此村民們應該皆非陽間人。在連結導演刻意安排的教室,燈一排排點亮的動作,此時的優介或也是取得自己八識田中,過去生裡曾領悟的宇宙智慧光譜,分享並點亮在場所有神識的神識。而我們這些坐在電影院的觀眾亦然,待他日因緣際會萌芽、深悟、起修。其實,每一世的生命,就像來上課,是一場又一場的學習,優介與村民們,還有我們都是期待抵達彼岸的神識。

生命的功課

回觀全片,這趟中陰之旅,夫妻倆發現了彼此不熟悉的一面,但也對生命也有了更坦然的態度。片末,當她燒完所抄的許願文,也該是放下,新生的開始。放下,不止是生者,亡者也需真正地放下。生者或亡者,只是物質相的差別,亡者離開肉身,神識和生者無異,仍在收藏、記錄這一切,其業力仍在流動……

因此生命的最大功課,在於體悟人的生死因緣都是眾緣和合,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 今生作者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只要動諸念頭,身口造作,乃至起心動念,都形成業力磁場,吸引必然的遭遇。如優介此世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他的下一場生命功課絕不輕鬆;瑞希業力中注定疏離的夫妻關係,必有其因,今後正式單身,此生功課仍需挑戰。

眾生皆渴望離苦得樂,悟後如實起修,在空掉「妄想、分別、執著」的業力磁場前,人當遇苦安忍,逢樂心平,面對問題不逃避,在因地上努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道業終將有成。不論有無肉身,未悟前都在此岸;悟後,彼岸也是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