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 佛法有多美好,願全世界都知道! 】法鼓文化24週年慶開跑!

商品圖片

禪門修證指要(三版)
The Essentials of Practice and Attainment within the Gate of Chan

作者:聖嚴法師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04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禪修指引

規格:平裝 / 21x15 cm / 280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0400013

ISBN:9789575987046

定價:NT$300

會員價:NT$234 (78折)

心田價:NT$234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心銘 牛頭法融

↑TOP
心性不生,何須知見。本無一法,誰論熏鍊。往返無端,追尋不見。

一切莫作,明寂自現。前際如空,知處迷宗。分明照境,隨照冥蒙。

一心有滯,諸法不通。去來自爾,胡假推窮。生無生相,生照一同。

欲得心淨,無心用功。縱橫無照,最為微妙。知法無知,無知知要。

將心守靜,猶未離病。生死忘懷,即是本性。至理無詮,非解非纏。

靈通應物,常在目前。目前無物,無物宛然。不勞智鑒,體自虛玄。

念起念滅,前後無別。後念不生,前念自絕。三世無物,無心無佛。

眾生無心,依無心出。分別凡聖,煩惱轉盛。計校乖常,求真背正。

雙泯對治,湛然明淨。不須功巧,守嬰兒行。惺惺了知,見網轉彌。

寂寂無見,暗室不移。惺惺無妄,寂寂明亮。萬象常真,森羅一相。

去來坐立,一切莫執。決定無方,誰為出入。無合無散,不遲不疾。

明寂自然,不可言及。心無異心,不斷貪淫。性空自離,任運浮沉。

非清非濁,非淺非深。本來非古,見在非今。見在無住,見在本心。

本來不存,本來即今。菩提本有,不須用守。煩惱本無,不須用除。

靈知自照,萬法歸如。無歸無受,絕觀忘守。四德不生,三身本有。

六根對境,分別非識。一心無妄,萬緣調直。心性本齊,同居不攜。

無生順物,隨處幽棲。覺由不覺,即覺無覺。得失兩邊,誰論好惡。

一切有為,本無造作。知心不心,無病無藥。迷時捨事,悟罷非異。

本無可取,今何用棄。謂有魔興,言空象備。莫滅凡情,唯教息意。

意無心滅,心無行絕。不用證空,自然明徹。滅盡生死,冥心入理。

開目見相,心隨境起。心處無境,境處無心。將心滅境,彼此由侵。

心寂境如,不遣不拘。境隨心滅,心隨境無。兩處不生,寂靜虛明。

菩提影現,心水常清。德性如愚,不立親疏。寵辱不變,不擇所居。

諸緣頓息,一切不憶。永日如夜,永夜如日。外似頑嚚,內心虛真。

對境不動,有力大人。無人無見,無見常現。通達一切,未嘗不遍。

思惟轉昏,汨亂精魂。將心止動,轉止轉奔。萬法無所,唯有一門。

不入不出,非靜非喧。聲聞緣覺,智不能論。實無一物,妙智獨存。

本際虛沖,非心所窮。正覺無覺,真空不空。三世諸佛,皆乘此宗。

此宗毫末,沙界含容。一切莫顧,安心無處。無處安心,虛明自露。

寂靜不生,放曠縱橫。所作無滯,去住皆平。慧日寂寂,定光明明。

照無相苑,朗涅槃城。諸緣忘畢,詮神定質。不起法座,安眠虛室。

樂道恬然,優遊真實。無為無得,依無自出。四等六度,同一乘路。

心若不生,法無差互。知生無生,現前常住。智者方知,非言詮悟。

(錄自《景德傳燈錄》卷三○,《大正藏》五一.四五七頁中─四五八頁上)

聖嚴識 牛頭法融(西元五九四─六五七年),是禪宗四祖道信的弟子,他與黃梅東山法門的五祖弘忍並峙,在牛頭山開創牛頭宗。據《續高僧傳》卷二○記載,他隨三論宗的炅法師出家之時,已遍通經史,出家後,先探空宗的幽頤,宴默於空林二十年,唐太宗貞觀十七年(西元六四三年)住於建康的牛頭山幽棲寺之北巖下,以其慈善感應,蛇、虎、群鹿等禽獸來馴,乃至集於手上而食。當時牛頭山的佛窟寺,藏有七藏經書,佛經、道書、佛經史、俗經史、醫方圖符等,法融經八載,探尋內外諸學,素養大豐。還隱幽棲寺。又據《景德傳燈錄》卷四所記,在貞觀年間,道信入山,見法融,端坐自若,未曾稍顧,道信問他:「在此做什麼?」他答:「觀心。」道信又問:「觀是何人?心是何物?」法融無對,便起作禮,請說心要。道信即為他說了〈方寸論〉。但在道宣的《續高僧傳》中並未記載道信付法給法融的事,在現存資料中,最早提及此事的,是李華所撰的〈潤州鶴林寺故徑山大師碑銘〉(《全唐文》卷三二○)。這位徑山大師是鶴林玄素,唐玄宗天寶十一年(西元七五二年)圓寂,離法融示寂(西元六五七年)已九十五年。不過法融為道信的別傳,為後代所公認。
從法融的弘化與修行來說,是一位禪教並重的大師,尤其更重於禪悟的學者。到了五十歲時,始在幽棲寺的北巖下,別立禪室。跟從他學禪的有一百多人,後來增加到三百多眾。經常為大眾講《法華經》等。五十九歲時(西元六五二年)受當地宰官的禮請,在建初寺講《大品般若經》,聽眾千餘人。在他去世前一年,再度受請出山,到建初寺講經。

他的著作有〈絕觀論〉、〈心銘〉、《淨名經私記》、《華嚴經私記》、《法華經名相》。現存僧璨的〈信心銘〉與法融的〈心銘〉相對照,可說為姊妹篇,思想相近,所說的問題相近,類似的句子也不少。而〈信心銘〉更為精鍊一些,因此,有人以為〈信心銘〉,是後人依〈心銘〉所作的精治本,至於以之為僧璨所作,只是馬祖派下的傳說。至於〈絕觀論〉,永明延壽的《宗鏡錄》卷九七(《大正藏》四八.九四一頁)引錄了一段,又在敦煌發現了三種抄本,卻未見《宗鏡錄》所引用的那段文字,那是在傳抄流通中的變化,此論為法融所作,應當沒有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