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 佛法有多美好,願全世界都知道! 】法鼓文化24週年慶開跑!

商品圖片

六十感恩紀:惠敏法師訪談錄(增訂版)
Sixty Journal Entries for a Life of Gratitude: An Interview with Ven.Huimin

作者:侯坤宏、卓遵宏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智慧人

規格:平裝 / 21x15 cm / 552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1110251

ISBN:9789575986902

定價:NT$500

會員價:NT$390 (78折)

心田價:NT$390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推薦文三:臺北藝術大學的工作

↑TOP
一、二年的客座教職(1992-1994年,38-40歲)

回國前,臺大哲學系的恆清法師很熱心,四處幫我詢問工作機會,有的是大學或是研究單位。聖嚴法師也發聘書給我在中華佛學研究所授課,家師也準備任命我為西蓮淨苑副住持。當時,自己沒有很積極一定要去哪個地方,只是想說反正回國,隨緣啦,有得教書就教書,沒得教書我也可以自得其樂,隨緣即可。有一天,恆清法師打電話給我說:在國立藝術學院任教,你有沒有興趣啊?因為國立藝術學院有教育部擴大延攬旅外學人回國任教的職缺,由於姚麗香居士的介紹,共同學科辛意雲主任願意聘用我擔任客座副教授兩年。當時,恆清法師不知道我是否願意以出家人的身分在藝術學院教書?只是試探性問問。但是,我似乎不假思索直覺地回答:「願意試看看。」因此,一九九二至一九九四年,客座任教於國立藝術學院,講授有關宗教、哲學與藝術之通識科目。一九九四年,國立藝術學院繼續聘任我為專任副教授,並承蒙劉思量校長邀請兼任學生事務長(1994-1997)。這便是我與國立藝術學院的因緣,也需要感謝以上這些師長朋友們,特別是恆清法師穿針引線,雖然我不是他的學生,只是在我要準備出國前,恆清法師回國在臺大哲學系任教。我去聽過他的演講,但是他為人古道熱腸,很樂意地提攜後輩。

我到國立藝術學院的時候,有些人首先對我有一點擔心,不知道會不會適應。當時教務長也還特別提醒我說,我們這裡的學生都很活潑,你要有心理準備不要被他們嚇一跳。我所教的課程是屬於通識教育,大家的反應也不錯,所以第一年之後,辛意雲主任提到馬水龍院長同意:二年客座之後,我可以留下來當專任。

二、三年的學務長經歷(1994-1997年,40-43歲)

我在一九九四年夏天就由客座改成專任,那時候正值學校改選校長,由教育部選定劉思量當校長。那天我正好到中華佛研所開會,藍吉富老師跟我講,你們校長選出來了,是劉思量教授。之後,我回到西蓮淨苑,因為隔天要出國,去新疆龜茲的克孜爾石窟,參加紀念鳩摩羅什誕辰一六五○週年國際學術討論會。我正在整理行李接到校長電話,他說他想請我當學生事務長。我跟校長說:「我實在是沒有任何行政經驗,我連學校的辦公大樓在什麼地方,學生宿舍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你可不可以不要找我。」校長說:「不要緊,你不需要任何行政經驗,你只要可以坐鎮在那邊就很好了。」

我那時候還不曉得什麼叫學生事務長,因為那是大學法改了以後,把以前的訓導長改成學生事務長,原來叫訓導長,現在改稱學生事務長,簡稱學務長。我不曉得他為什麼會選我當學務長,我跟劉校長完全不熟。當時的教官室是隸屬於訓導處,或許是陳乃強總教官推薦,因為劉校長跟總教官熟識。我與藝術學院學生關係還好的,我會主動關心學生,學生也會邀請我觀賞他們的表演或展演。有一次學生在校園騎摩托車通過校園,邊跟我打招呼,我就比手勢表示在騎車要戴安全帽才安全,那時候陳總教官在旁邊看到這一幕。他大概覺得這個老師會關心學生戴安全帽,大概適合當學務長。不然我真的不認識校長,也不認識陳總教官,唯一跟陳總教官有接觸就是那一次。

我跟他說我實在不適合當,沒有任何行政經驗,而且第一年才剛進去學校當專任,我還向劉校長說:「我明天要出國了,這件事情就當成是你沒有講,我也沒有聽到,可不可以這樣子?」他就說:「這樣好了,你安心地出國好了,我們回來再說啦。」我跟校長說,這段時間還是盡量去找別人。

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華梵大學當課外活動組組長的陳錫琦老師,因為他在西蓮淨苑學佛,我們很熟悉,我問他說,什麼叫作學生事務長啊,因為他在課外活動組工作,對學生事務長的職責比較清楚。他說學務長的工作很忙也很複雜,出家人可能不適合擔任。

隔天飛大陸新疆的航線在香港轉機,我就利用在香港候機的時間寫了一個卡片給校長,因為我怕空口無憑,用白紙寫黑字比較具體。我說我實在沒辦法當,請他利用這段時間趕快找別人。然後我在香港打電話給陳錫琦老師說:「我已經跟校長寫信講我不能當學務長了。」但是陳錫琦老師卻說:「我想了想,其實你接下來也不錯,有佛教的法師在國立大學當學生事務長,可能對學生或學校會有正面的影響。」我當時覺得:這種職務實在是超出我想像以外。然後,我就飛往新疆龜茲,參加學術會議。開完會回到西蓮淨苑,電話留言中有許多劉思量校長留言:希望我回國之後,趕快跟他聯絡。

我打了電話聯絡劉校長之後,知道他希望能親自來西蓮淨苑拜訪我師父,向智諭法師以及我本人當面說明學校需要我擔任學務長的理由。我說:「劉校長不敢勞煩您來啦,我實在不敢當學務長。」結果他還是過來,先向我師父說要邀請我去當學務長,我師父說:「這事要問本人。」所以,劉校長跟我說明:「學務長(以前稱「訓導長」)已經空了半年沒有人當了,假如一直找不到學生事務長,學校會很不穩定。」然後劉校長又說許天治教務長本來要退休了,為了學校的穩定,特地多留下來半年繼續擔任教務長。劉校長如此的誠意,讓我實在是不好拒絕。最後我答應他說我幫忙你做一年就好了,所以就這樣子開始當學校的新任學務長,結果沒想到一做就做三年。

(一)行政工作的挑戰

記得接下國立藝術學院學務長之後,第一天去辦公室,桌上一堆公文等待我批,我一看還不曉得要在哪邊批?批什麼字詞?那時候學務長室是空的,還沒有配置祕書。當時的教官室在學務長室隔壁,有人來找我洽公的時候,很感謝教官們幫我準備茶水與招待客人。一堆公文我也不曉得如何處理,我就抱著去教務處找許天治教務長請教如何處理。他很親切地一一講解說明,我就照著如法泡製。接著,我自己也去買有關公文寫作的相關書籍來研讀,也認真地參加人事室舉辦對職員的公文講座或職員的在職訓練。公文處理是我從事行政所碰到的第一個難題。

第二個難題是主持會議,因為擔任學務長以及其他的行政職務的關係,經常要面臨參加或主持各種會議之挑戰,與其逃避,苦恨交加,不如面對,享樂無窮。於是,發揮通識教育的終身學習精神,購書研究,參加講習,臨場觀摩或觀看「議事規則」或如何開會的教學錄音帶,找專家(例如:宋偉民教授)來演講如何開會的課,從邊做邊學等過程,逐漸摸出竅門與興趣,品嘗民主法治的苦樂。有時也會將議事學與佛教僧團處理僧務時「羯磨法」互相參考,比較古今民主程序的同異,巧妙運用。有時,常被朋友戲稱「靠主持會議吃飯」。於是,當二○○三年,《人生》雜誌規畫探討佛法與世間各種科學對話的「人生新視界」專欄邀稿時,主編也說:「聽說你對開會很有心得,替我們寫篇這方面的文章吧!」這便是二○○三年十月(242期)〈議事學與「羯磨法」:如何表決?〉、十一月(243期)〈議事法與「禪觀」:主席與正念、正知〉的撰稿因緣。乃至到現在我在法鼓文理學院大學部「思考與表達」的課程的後段,討論到「團體的思考與表達」專題時,也是用「議事學」做為教材。

對於主持各類開會,我養成猶如上課預習的習慣。開會前,會請執行會議準備工作的同仁將相關資料做報告,了解各個提案的性質,依照「易難、急緩」順序排定議程,了解有哪些提案可以事先協調歧異,有哪些提案必須開會時開放討論。因此,我對會議中可能會發生的狀況有相當程度的理解,所以主持會議的節奏也會比較順暢,讓與會者了解「一時不議二事」,進行比較有效率,讓與會者保持「對事不對人」的態度,可以較少人身攻擊之弊,增加討論的深廣度。提案討論時,大家有共識的部分,該快則快;彼此有不同意見,該慢則慢,讓大家充分討論利弊得失之後,公平表決,尊重少數,服從多數。

最初對我而言,比較困難是處理人事的問題。以當時來講,我像空降部隊一樣,大家沒有預期怎麼會有一個全新的老師,才專任第一年就跑來當學務長,大家對我都陌生,我自己也沒有信心。學務處有職缺,需要你任命的時候,會有一些讓你困惑的狀況發生。還有如何讓學務處內各個部門可以順暢的分工合作,對我而言都是挑戰。

所以接任學務長工作的第一個星期真是度日如年,覺得出家人何苦要淌這灘渾水,幾次想要去向校長提出辭呈。一個月之後,我採用陳總教官的建議,先建立每週召開學務處工作會報,增加橫向溝通的機制,由學務處各組的組長與主任參加,當時有課外活動組組長張清泉老師、生活輔導組組長范民瑤教官、學生諮商中心主任李葭儀老師、陳乃強總教官、體育組組長雷寅雄老師等同仁參加,固定在星期一下午,因為星期一早上是劉校長召開學校一級主管會報。所以我早上知道的校務,下午可以立刻跟組長說明與分工協調,增加縱向溝通的機制,大家也都全力支持與配合。每個月有一次處務會議,所有的學務處同仁都參加,知己知彼,群策群力,凝聚整體共識。

如此的機制,就慢慢把學務處同仁的團隊合作的機制建立,讓大家像一家人,非常感謝學務處同仁們的支持。我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學生事務處像學生的家,可以主動服務學生,讓學生喜歡親近學務處各個部門,猶如找親戚朋友一般。

但是,當時學務處還沒有配置祕書,所以我跟我們共同科的吳美玲助教問,你有沒有認識適當的人幫我介紹,可以擔任助理工作,我自己掏腰包付薪水。她介紹音樂系的魏愛娟同學,她的碩士學位學分修完,撰寫論文中,目前還沒有工作,但有行政經驗可以幫忙。隔了些時間,學校配置了助教員額給學務長室,於是魏愛娟助理也就被聘任為助教。此外,我也申請到國科會的研究計畫案,可以請一個研究助理,於是學務長室有了兩個幫手。

透過如此的會議溝通機制,幾個月後,學務處的團隊合作的狀況開始進步了。大家也了解我之公開、公平、公正的做人處事原則,也了解我辦事之清晰、明快的作風。我也讓同仁們知道:大家可以放心辦事,因為若有問題,我會先承擔責任,若有成就,功勞是大家的。如此,校內的職員或者老師也樂於到學務處擔任行政工作,因為覺得工作的氣氛還不錯。

其實大學的三長,教務長、學務長、總務長都不好做,我記得我們那一任的三長,托大家的福,只有我擔任學務長從頭做到尾,做完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