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386期:大家來讀〈普門品〉──學做現代觀音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10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 cm / 彩色

商品編號:1215000386

定價:NT$150

會員價:NT$30 (20折)

心田價:NT$30 (2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電影與人生】 刺客聶隱娘──華麗中的孤寂與自由

↑TOP
《刺客聶隱娘》是侯孝賢十年磨劍的武俠片,
侯式風格的敘事手法,從邊緣視角切入,
留白多於對白,情境重於情節,
沒有血脈賁張、刀光劍影的打鬥場面,
也許這是一部不像武俠片的武俠片,
聶隱娘可說是侯孝賢的化身,
人生是一場自我的追尋與對話,觀者只需旁觀,無須涉入。

■ 文/李鴻文 圖/光點影業、劇照師蔡正泰

觀看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可說是許多華人共同的成長經驗,武俠世界裡的奇幻情節和俠義精神,總能吸引觀者的好奇,又滿足觀者的想像。因此,侯孝賢導演的新作《刺客聶隱娘》,既是武俠片,又榮獲2015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更是令人引頸企盼,能早日一睹風采。

好不容易等到《刺客聶隱娘》正式上映,卻掀起兩極化的評價,其實,這早在預料之中。除了早期幾部較具商業性的作品之外,侯孝賢的電影向來頗具爭議,總有人抱怨節奏太慢,或看不懂,但也有人十分欣賞、喜愛。

邊緣的視角,旁觀人生

特別是這部《刺客聶隱娘》,幾乎和一般觀眾所熟知的武俠片類型差異極大,如同聶隱娘的抉擇,寧可背負重大責難,也要堅持自己的理念,走自己的路。長久以來,侯孝賢選擇不以好萊塢的戲劇模式來取悅觀眾。他曾表示:「我們既不在世界的中心,就不必刻意模仿中心,不妨從邊緣的角度出發。」因此,他從邊緣角度思惟,以極具個人風格的姿態,翻轉武俠片類型,乍看背離了觀眾,實則開啟觀眾截然不同的視野。

至於什麼是「邊緣」角度呢?若以《刺客聶隱娘》一片觀之,聶隱娘的立場當然是,她總在刺殺敵人之前,先把自己隱藏起來,躲在高處或暗處,冷冷地觀察刺殺對象的所有狀況,再作理性判斷和處置。而侯孝賢的執導方式更是「邊緣」,他似乎躲得比聶隱娘更高、更隱密,全然以一個旁觀者的立場,理性且冷靜地觀照一切。

同時,侯孝賢又大刀闊斧,十分痛快地大量刪減情節,以致全片留白多於言說,情境重於情節,彷彿邀請觀眾和他一樣,盡量不要涉入太多,保持理性和客觀,如如不動地靜觀劇中人的政治權謀、爾虞我詐,並從中參透一點什麼……

如同禪宗的「默照」,不但要清清楚楚「照見」,還要放捨我執的「靜默」、「不動」,不受外境絲毫影響。此等境界,對於習慣融入劇情,隨著劇中人的愛恨情仇或武打殺戮,而血脈賁張、情緒起伏的觀眾而言,難度似乎頗高。因為參與其中容易,靜默旁觀太難。

由於侯孝賢的反其道而行,從邊緣角度出發,打破一般觀眾習以為常,甚至習焉不察的觀影模式,恰如早已習慣行走平路,突然要攀爬險峻高山,必然一時難以調適。因此,他的影片會引發兩極評價,亦是在所難免。

檢視人性,何謂道心?

本片改編自唐人裴鉶的《傳奇》小說〈聶隱娘〉,故事背景設在安史之亂後的中唐,當時朝廷勢力衰頹,各地節度使擁兵自重,藩鎮割據。而為了平亂,皇帝特別詔令嘉誠公主(許芳宜飾)下嫁魏博節度使田緒,期能堅守魏博,不讓跨越河洛一步。而聶隱娘(舒淇飾)和田緒之子田季安(張震飾)原為青梅竹馬,嘉誠公主本有意讓這對表兄妹長大後締結連理,不料田緒出於政治考量,安排兒子另娶元誼之女為妻。

因此,無端成為政治聯姻下犧牲品的聶隱娘,被一名道姑(嘉誠公主的雙胞胎姊妹嘉信公主)帶走,將隱娘訓練成一名身懷絕技、武功高強的殺手。日復一日,道姑命令隱娘刺殺有意違抗朝廷的節度使,直到一次刺殺行動中,隱娘因為一名小孩而動了惻隱之心,開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

然而道姑卻訓斥她,劍術已成,道心不堅,所以派她回去暗殺當時已成魏博節度使,又意圖謀反的田季安,考驗她能否斷己所愛,堅定「道心」。

本片雖牽涉複雜的歷史背景,以及眾多人物間的政治算計和明爭暗鬥,侯孝賢卻以極簡方式,化繁為簡,三言兩語簡單交代來龍去脈,便直接邀請觀眾和聶隱娘一起在亂世之中,如何撥開層層雲霧,檢視人性,以及「道心」為何?又該如何斷己所愛?

隱身於華麗的亭臺樓閣之間,和層層翻動的紗幔之後,透過仔細觀察,聶隱娘隱隱約約發現,師父所謂的「道心」,和田季安一干人等的政治權謀,其實並沒有兩樣,都是出於政治立場的考量,一個是維護中央,一個是權勢擴張。於是他們彼此較勁,你來我往互相殘殺。

然而,讓隱娘頗為質疑的是,難道標榜「道心」,就可以冠冕堂皇地執行殺戮?何況對方還是她的青梅竹馬,昔日情分實難割捨,且如她所言:「殺田季安,嗣子年幼,魏博必亂。」

對於聶隱娘而言,「道心」不應該是殺戮,況且在亂世之中,習武之人,更該維護他人生命安全,而非自以為是地斷其所愛。既然道心不同,不相為謀,於是隱娘放下屠刀,拜別師門而去。

勇敢面對自己,得到自由

表面上,本片以集體爾虞我詐的政治鬥爭,對比聶隱娘的形單影隻,孤獨沒有同類,如同那隻不會鳴叫的青鸞,可能終宵奮舞而死。所幸她於靜觀中,幡然醒悟,勇敢違抗師命,隱劍止殺。因此,《刺客聶隱娘》既有存在主義對於孤獨的省思,又有女性自覺的深刻意涵,當放捨一切,即得自由。影片以古覺今,確實值得再三玩味。

同時,《刺客聶隱娘》也以極為精緻唯美的攝影、服裝、造形、配樂、剪輯等技術層面,精心打造一個華麗又大氣的唐朝。影像時而工筆般細膩寫實,呈現唐人的生活細節;時而潑墨般寫意揮灑,層巒疊翠、霧靄繚繞,彷彿山水畫之美。而當隱娘決意走自己的路,前往山巔拜別師父,一大片雲霧由山谷迅速爬升,瞬間布滿整座山頭,不僅畫面絕美,且意境悠遠宏闊。

侯孝賢導演堅持以邊緣的角度來拍電影,因此他能不受限於影片類型,以及主流的說故事方式,大膽創作《刺客聶隱娘》這部「不像武俠片」的武俠片,就如同聶隱娘一般,唯有勇敢面對自己,跳脫種種束縛,才能自由自在走自己的路。如此看來,說聶隱娘即侯孝賢,亦不為過。而邊緣的角度即是「自由」,360度任你自由切入,自在創作。

因此,《刺客聶隱娘》雖不完美,卻勇敢走險峰,為影史開創一個截然不同的武俠世界,實屬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