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377期:光明遠大─大家來讀《金光明經》

人生377期:光明遠大─大家來讀《金光明經》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01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膠裝 / 21x28 cm / 128頁

商品編號:1215000377

定價:NT$150

會員價:NT$30 (20折)

心田價:NT$30 (2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專題精選2】歷史篇

↑TOP
神奇靜默的萬丈光芒──《金光明經》與護國佛教

《金光明經》在佛教發展史上,一向帶有神祕色彩,
也許這與傳譯《金光明經》的神異僧相關,
此經強調護國佑民的實際利益,加上神異僧的護國神蹟,
讓此經曾風行一時,
但回歸原典的最原始精神,
佛法與國運的密切關連,是一個值得深思的重要課題。

■ 廖肇亨(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研究員)

《金光明經》曾經光芒萬丈,也曾縱橫沙場,卻選擇長期遠離學界、教界的紛擾塵囂,始終維持崇高的神聖性,與相當程度的神祕感。以武俠小說中人物比擬的話,《金光明經》目前在漢語學界的地位,大概有點類似金庸《天龍八部》當中那個潛伏在少林寺藏經閣中的掃地僧。

儘管天臺智者大師(西元538~597年)曾就此經撰成《金光明經玄義》與《金光明經文句》,天臺宗家於此經向來不敢輕忽,此經也曾在宋代天臺內部掀起一陣論戰的熱潮。不過,時至今日,即使《金光明懺》不時可見(特別是〈金光明懺齋天科儀〉),但《金光明經》的知名度卻不算太高,當今漢語學界關於《金光明經》的研究寥寥可數,即是一個明顯例證。

翻譯語言多,成流行證明

不過,在佛教語言文獻的領域,《金光明經》倒是相當受人矚目。因為歐洲學界很早就發現《金光明經》有很多不同語言的版本,除了漢文,還包括藏文、于闐文、回鶻文、老蒙文、托忒蒙文、粟特文、西夏文本等,從語言版本的眾多也不難想見其流傳範圍之廣。這固然令《金光明經》在二十世紀知識界疑古風潮席捲中國時得以遠離風暴,維持「聖教量」的地位於不墜,威神赫赫如是。但在此同時,卻也使得《金光明經》相當程度淡出知識界的視野。

與《金光明經》恰成對比的例子是《楞嚴經》,二十世紀初期,《楞嚴經》的真偽,成為學界激辯的熱門話題,一時之間,縱使平日不讀佛典的名儒碩魁也紛紛表達對《楞嚴經》的高度興趣。雖然《楞嚴經》做為佛教聖典的地位一時看似有所動搖,卻反而成為向佛教以外知識圈廣為流傳的契機。世事總是如此,一時得失之間,不易說清。

從佛教思想史的角度來看,懺悔思想、三身佛性、佛壽量、天王護國思想等重要的大乘佛教思想命題,在《金光明經》中皆有所反映,說明此經在佛教思想史的重要性。另外,《金光明經》有諸多註疏、懺儀、懺法無代無之,靈驗記之類的輔教之書亦不難得見,足證此經流傳之廣與影響之深,就此觀之,此經與《華嚴經》、《法華經》、《大涅槃經》諸大部經典相比,似乎不遑多讓。但《金光明經》在過去之所以備受重視,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即做為護國佛教根本經典,歷來國主與國師往往對《金光明經》頂禮崇奉,認為此經具有護國佑民的神奇法力。

護國意識強,助政權鞏固

過去,《金光明最勝王經》與《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妙法蓮華經》往往並稱「護國三經」,天臺、華嚴、密教各派宗匠於此等護國經典皆有相關註疏,此外,在《仁王經》、《金光明最勝王經》譯出之前,《華嚴經》亦是形塑佛王形象的重要典據。《仁王經》與《金光明經》中特別強調天王信仰對國主的靈驗庇佑。

《金光明經》先有曇無讖的譯本,例稱讖本,流行亦廣,天臺智者大師的《玄義》與《文句》所據即此本。不過,在護國佛教發展歷程中,實際影響力發揮格外顯著的卻是義淨的新譯,慣稱之為《金光明最勝王經》(現代學者指稱,義淨本與梵本的差距較大),從歷史角度來看,《金光明最勝王經》與唐代崇佛最盛的女皇帝武則天息息相關,武則天嘗試藉助佛教意識形態以鞏固現在政治秩序,《金光明最勝王經》充分體現了此一意識型態。

時代稍後的不空三藏(705~774年)亦是推動唐代護國佛教信仰的靈魂人物,不但翻譯《仁王護國經》、《毘沙門天王經》、《佛說摩利支天菩薩陀羅尼經》等天王系經典(亦多為護國軍神),相關儀軌亦多出其手。宋代以後,以密教戰鬥神祇為中心的天王信仰逐漸轉入民間,成為寺院佛剎內部主要的建製陳設,影響所及,甚至衍及道教宮廟。

四天王信仰,神異僧崛起

天王信仰在文學作品與民間信仰當中,也留下種種鮮明的印記,亦多與軍事活動、武藝鍛鍊有關。僧人從軍,謂之僧兵,僧兵淵源久遠,隋唐時,少林十三棍僧救助李世民的故事盡人皆知。有明一代,武藝絕倫、破敵如神、神通廣大,進而參與國家政事的僧人,實以明成祖的「黑衣宰相」獨庵道衍(1335~1418年,俗名姚廣孝)最為知名,其作為種種皆可視為唐代不空三藏精神系譜在後代的流衍。

又如明清歷史演義小說與神魔小說當中,雖然高僧異士具有高度的虛構性,但若比附歷史上現實人物原型,則大抵不脫佛圖澄(232~348年)、不空三藏、獨庵道衍等類型,或是明代歷史武俠小說《禪真逸史》當中的澹然,此一人物亦可視作此一流亞,從軍中急流勇退出家的類型。

面處變動時局的神僧非常作為或別樹一幟的政治態度,又往往成為文學家創作的靈感素材,當然其中虛構、想像、誤讀的部分亦不在少數。可以說護國經典是護佑國運的神奇力量,而得以參與實現的高僧幾乎都是佛教史上靈異神妙的傳奇人物。這一切,泰半淵源於《金光明經》不可思議的威神之力。

《金光明經》中的四大天王曾經說:「若此國土有諸衰耗、怨賊、侵境、饑饉、疾疫種種艱難,若有比丘受持是經,我等四王當共勸請,令是比丘以我力故,疾往彼所國邑郡縣,廣宣流布是《金光明》微妙經典,令如是等種種百千衰耗之事悉皆滅盡。」(讖本《金光明經‧四天王品第六》),四大天王具有這樣神奇的法力,歷代國君莫不希望藉助他們的神力摧伏外敵,希冀國泰民安,國祚綿長,同時也成為佛教道場最有力的守護神。

轉神異靈妙,佛法護眾生

宋代小說《太平廣記》中,也收有一則與《金光明經》有關的神僧傳奇:話說釋摩騰是來自中天竺的僧人。其風采翩翩,不論大小乘經典皆十分嫻熟。雲水諸方,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教化眾生。某日行經天竺一個附庸小國,講《金光明經》,正好遇到敵國入侵國境。他心想《金光明經》有云:「能說此法,為地神所護,使所居安樂。」如今外敵入侵,這樣可以算是人民安居樂業嗎?於是發誓以此身奉獻和平,親往兩國參與談判,於是兩國盡釋前嫌,握手言和,釋摩騰(生卒不詳)也因此聲名遠播。

這則故事當中,有趣的是釋摩騰雖然講誦《金光明經》,但經書當中的天王、神將並未親自現身殺敵衛國,而是經由經文的啟發,重新認識到國運民生與個人命運的休戚與共。巧合的是,釋摩騰也是將佛法傳入中國的代表人物之一,從神異靈妙轉換成為人文修養,更是中國佛教重要的文化特質。

在今日,《金光明經》護國佑民的神蹟雖已不再被人提及,但佛法與國運的密切關連,卻是一個值得深思的重要課題。

(更多內容請見《人生》3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