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無量壽經

無量壽經

作者:賴永海/主編,陳林/譯注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12日

語言:繁體中文

商品編號:1150020221

ISBN:9789570840735

定價:NT$290

會員價:NT$261 (90折)

心田價:NT$247 (85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購買後立即進貨

放入購物車

序/後記

< 回商品頁

前言

↑TOP
如所周知,淨土思想產生於古代印度,甚至可溯源於古老的婆羅門教盛行時代(毘濕笯所在的天界可視為淨土思想的萌芽),部派佛教大眾系經典中大量的佛陀「本生」故事則是佛教淨土思想的更直接的源頭。當然,淨土思想真正的流行乃是伴隨著大乘佛教的興起而開始的。大乘佛教將佛陀進一步神化,並主張有無量諸佛,諸佛在其國土教化眾生,眾生若能發菩提心,廣修菩薩道,即可成佛。大乘菩薩為度眾生出離生死苦海,本著「自利利他」的精神,立下成就眾生、建設特定淨土的種種別願,如《阿門佛國經》中的阿門佛二十願,《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中的彌勒十善願,《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中的藥師佛十二願,《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中的七佛藥師四十四願,《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中的普賢菩薩十願,《悲華經》中的釋迦牟尼佛五百願和無諍念王、觀世音、大勢至、文殊等菩薩之願,《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中的文殊嚴淨佛土之願,以及《無量壽經》中的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等等,而這些本願的實現即意味著佛國淨土的建成,一佛一淨土,因此便有了大乘佛教中無量無盡的佛、菩薩淨土的種種說法。如《彌勒上生經》中的兜率天淨土、《妙法蓮華經》中的靈山淨土、《華嚴經》中的蓮華藏世界、《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中的琉璃淨土、《大寶積經》中的阿門佛東方妙喜淨土、《密嚴經》中的密嚴淨土,以及《無量壽經》中的阿彌陀佛淨土等等。

然而,凡此種種淨土思想儘管在其故土印度生根發芽,但並沒有產生太大影響,真正產生巨大影響並最終開花結果的是在中國。據史料記載,早在東漢時期,即有阿彌陀佛淨土類經典傳入中國。南北朝時期,彌勒淨土與彌陀淨土信仰盛行於世。進入隋唐之後,作為十方佛淨土中最為殊勝者姿態出現的阿彌陀佛淨土──西方極樂世界最終脫穎而出,並進而開出漢傳佛教中滲透力最強、影響最廣泛的一個宗派──淨土宗。而在南宋以後,隨著天臺、華嚴等漢傳佛教宗派的日漸衰落,更出現了諸宗導歸淨土的局面。「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無疑正是彌陀淨土信仰在中國民間社會產生極大影響之盛況的絕佳概括。佛教史家方立天甚至認為,阿彌陀佛乃是中國佛教信徒最為普遍的崇拜對象,彌陀淨土信仰「成為包括後來禪宗在內的中國佛教重要宗派的共同的終極信仰」。

據統計,現存大乘經論中,與阿彌陀佛及其西方極樂淨土相關的即有兩百多部,約占整個大乘經論的三分之一。而其中最具代表性也最有影響的經論是所謂的淨土「三經一論」,其中,「三經」分別為(1)《無量壽經》:以曹魏康僧鎧所譯的二卷本(簡稱「大經」、「雙卷經」)為代表;(2)《觀無量壽經》:以南朝宋畺良耶舍所譯一卷本為代表;(3)《阿彌陀經》:以後秦鳩摩羅什所譯一卷本為代表。「一論」指世親菩薩造《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即《往生論》、《淨土論》)一卷,為元魏時期菩提流支所譯。當然,「淨土三經」的說法應該說最初始於日本淨土宗,日本淨土宗開祖法然上人將上述三經定為該宗的根本經典,並在日後成為日本淨土教各宗派共同尊奉的正依經典。據學者研究,中國佛教將《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和《阿彌陀經》並稱為「淨土三經」,可能晚至明末清初。近代中國淨土宗廣為流傳的還有「淨土四經」或「淨土五經」的說法。「淨土四經」是指三經之外再加上《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淨土五經」則是四經之外再增加《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但無論是哪一種說法,本書所要釋譯的《無量壽經》都是淨土宗諸經論中分量最重、最值得關注的一部經典。如近代淨土宗大師印光在論及「淨土五經」次第時即明確指出:「若論法門緣起,宜以《無量壽經》為首。」

一般認為,《無量壽經》在一—二世紀印度貴霜王朝時期即已流行於印度犍陀羅地區。在漢傳佛教淨土宗的基本經典中──無論是「淨土三經」還是「淨土四經」、「淨土五經」,《無量壽經》都可謂篇幅最長、內容最全面的一經,淨土宗的基本教義、教理以及大部分修行方法均可在此經中找到理論依據。因此,自佛法東傳以來,《無量壽經》譯本眾多,注家不斷,不僅中國,而且在韓國、日本等地也有多種注疏本流行。

對於本經的地位,清代居士彭紹升曾有評價云:「《無量壽經》者,如來稱性之圓教,眾生本具之化儀。」日本僧人道隱亦稱此經為:「如來興世之正說,奇特最勝之妙典;一乘究竟之極說,速疾圓融之金言;十方稱讚之誠言,時機純熟之真教也。」民國著名居士梅光羲更盛讚此經為:「如來稱性之極談,眾生本具之化儀;一乘之了義,萬善之總門;淨土群經百數十部之綱要,一大藏教之指歸也。」衡諸本經在中國佛教發展史上的影響,上述評論未免溢美之辭有過實情,但也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無量壽經》在淨土宗諸重要經典乃至整個漢傳經藏中不容忽視的重要性。也正因此,近世以來有不少教內人士將此經視為淨宗「總綱」,盛譽之為「淨宗第一經」。

由於《無量壽經》漢文譯本眾多,有「五存七欠」共計十二種之說,宋代以來又有多種會集本、節校本問世,在用語、詳略乃至內容方面多有不同之處,且各譯本之間的同異以及譯者等問題在教界、學界亦多有異說,因此有必要首先對本經譯本基本情形以及本書釋譯所取版本等問題做一簡要說明。

一、《無量壽經》的譯本
據《歷代三寶記》、《開元釋教錄》等經錄記載,自漢及宋,《無量壽經》漢文譯本前後有十二種之多,一部經典有如此之多的異譯本,這種情形在整個中國佛教譯經史上也殊為少見。具體而言,現存在藏的異譯本有五種,分別是:

1. 《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二卷(現為四卷),東漢月支僧人支婁迦讖譯,收於《大正藏》第十二冊;

2. 《佛說無量壽經》二卷,現行本據《開元釋教錄》所載為天竺三藏康僧鎧於曹魏嘉平四年(二五二)所譯,收於《大正藏》第十二冊;

3. 《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二卷,吳月氏優婆塞支謙譯,收於《大正藏》第十二冊;

4. 《大寶積經無量壽如來會》(即《大寶積經》第五會)二卷,唐天竺三藏菩提流志譯,收於《大正藏》第十一冊;

5. 《大乘無量壽莊嚴經》三卷(或二卷),又作《大乘無量壽莊嚴王經》,略稱「無量壽莊嚴經」、《莊嚴經》,北宋中印度那爛陀寺僧法賢譯,收於《大正藏》第十二冊。

此外,各經錄有記載但目前不存的譯本還有:

1. 《無量壽經》二卷,東漢安世高譯;

2. 《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二卷,曹魏帛延譯;

3. 《無量壽經》二卷,西晉竺法護譯;

4. 《無量壽至尊等正覺經》一卷,東晉竺法力譯;

5. 《新無量壽經》二卷,劉宋佛陀跋陀羅(又作「佛䭾跋陀羅」)譯;

6. 《新無量壽經》二卷,劉宋寶雲譯;

7. 《新無量壽經》二卷,宋曇摩密多譯。

以上即是傳統所謂的漢譯《無量壽經》的「五存七欠」或「五存七缺」說。不過,後世不少佛教史家對此說法有頗多質疑,特別是現代以來,坪井俊映、望月信亨、境野黃洋、中村元、香川孝雄等日本學者在對照經錄、現存在藏各譯本、敦煌文書、梵文原本,以及藏文譯本等進行勘定,推翻了《無量壽經》的漢文異譯本有十二種的傳統看法,認為許多譯本是誤將一經分屬多位譯者,進而被《歷代三寶記》等經錄誤載所致。如坪井俊映認為:「如現存的流志所譯《無量壽如來會》,法賢譯《無量壽莊嚴經》,這都是沒有異議的。至於其他諸種譯本,則異說紛紜莫定,所謂七缺與現存相互比較,大概多半是經錄的誤說或重記。」境野黃洋也認為:「所謂七缺異譯的諸經,並非是原有的翻譯,而是開元錄在經錄製作之時,無批判地納入諸經,而造成了這樣許多的經名譯本。」具體而言,現行的曹魏康僧鎧譯本,在《出三藏記集》和梁《高僧傳》中都沒有記載,《開元釋教錄》(又作「開元錄」)以前隋、唐諸經錄中都將該譯本列為法護所譯,《歷代三寶記》則並載僧鎧和法護兩種譯本。但此經的譯語、譯例與宋寶雲所譯的《佛本行經》等卻非常接近。寶雲譯本已見諸《出三藏記集》卷二所載,可見從那時以來一向存在,到隋代才成缺本,今本或即寶雲所譯,被輾轉誤題為魏譯本。另一現存的異譯本《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依《開元錄》題為支婁迦讖所譯,而梁《高僧傳》和《開元錄》以前隋、唐諸經錄中卻均將它作為曹魏帛延譯。

但《出三藏記集》卷二又錄有法護譯《無量壽經》,一名《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二卷,勘諸法護其他譯籍,與此經譯語、譯例等又相當一致,因此該經或即原為法護譯本亦未可知,如香川孝雄即明確認為該譯本為法護所譯。至於七部缺失的異譯本,晉竺法護和宋寶雲譯本可能即是支婁迦讖和僧鎧譯本,前已論及,而東漢安世高譯本、東晉竺法力譯本在《出三藏記集》等古錄中未列,僅據歷來被視為「偽真淆亂」的《歷代三寶記》的載錄,誤錄的可能性頗高。又據《出三藏記集》卷二所載,劉宋佛馱跋陀羅和寶雲兩人皆於劉宋永初二年(四二一)揚都道場寺同時同處譯出同名《新無量壽經》二卷,顯然不合常理,望月信亨認為極有可能「最初二人共譯,後來由寶雲修正」。

根據中國佛教協會新編《中國佛教》對《無量壽經》版本情況的梳理,本經的藏文譯本,由勝友、施戒與智軍合譯,經題為「聖無量光莊嚴經」,現存於藏文大藏經「甘珠爾」部中。而其梵文原本,則於十九世紀中在尼泊爾被發現,英國宗教學家馬克斯‧穆勒(Friedrich Max Muller, 1823-1900)和日本南條文雄於一八八三年予以刊行,與《阿彌陀經》一起編為《佛說無量壽經梵文和譯支那譯五譯對照》。後來又譯為英文,收於一八九四年出版的《東方聖書》第四十九卷中。此經的日文譯本,有南條文雄、荻原雲來、椎尾辨匡、河口慧海、寺本婉雅、青木文教、中村元等依據梵、漢、藏文本譯出多種。當然,在古代,日本、韓國、越南等國一般均通行漢文譯本,尤以曹魏康僧鎧譯的《無量壽經》在各國流傳最廣。

據相關學者研究,此經梵本和各種譯本在敘述彌陀成佛的因果、淨土依正二報、眾生往生的行果等主體內容方面基本相同,僅部分細節互有出入,如序分中來會的聽眾數目以及正宗分、流通分中的某些段落,各本在文字詳略、段落次第、偈頌長短等方面稍有出入。其中最為人們關注的是經中法藏菩薩在因地所發本願的數目方面的差別,其中曹魏譯、唐譯皆為四十八願,東漢、東吳兩譯皆為二十四願,宋譯為三十六願,而藏譯則有四十九願,同時,這些願文內容也不完全一致,次第亦不盡相同,但總體而言,漢吳二譯,內容相近,願目相同,似出自同一梵本;曹魏、唐二譯,同為四十八願,內容大體相近,或出同一梵本;宋譯三十六願,可能出自另一梵本。因而近世學者據此推測,此經梵本原本就有數種。目前已發現的梵文抄本已有二十多種,其中包括在中國發現的中亞驢唇體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