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人生357期:煩惱泥中養心蓮

人生357期:煩惱泥中養心蓮

作者:人生雜誌編輯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人生單行本

規格:平裝 / 21X28cm / 彩色印刷

商品編號:1215000357

定價:NT$150

會員價:NT$30 (20折)

心田價:NT$30 (2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限量商品尚餘10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精選專欄1】西洋僧New Talk

↑TOP
大標:調五欲,鍛鍊心
編按:
常聞法師執筆的「遇見西洋僧」專欄連載完結,許多讀者反映「意猶未盡」,也很關心法師返美弘法的現況。為饗讀者,本刊力邀常聞法師繼續「西方僧New Talk」專欄,法師將更深入地剖析自己,細說出家後的心境轉化,以及在美弘化面臨的諸多考驗。

本文中,許多人關心一位外國法師出家後,最難調適的是什麼?常聞法師從「財、色、名、食、睡」等五欲煩惱中觀照自我,分享自己「調心」的細微過程。

■ 釋常聞(美國法鼓山象岡道場監院)

身為一個在漢傳佛教出家的外國僧人,經常有人問我:「出家後,最難調適的是什麼?」以我的經驗來說,修行主要是「心」的調整,即使有比較難調適之處,不要把它當作「難調」之事,一切用「平常心」來對待。

調和身心,是一輩子的修行。凡夫的煩惱習氣甚多,有的很明顯,已經讓自己受苦了;有的尚隱藏於內心深處,像正在睡覺的「煩惱毒蛇」,等著相應的因緣來觸碰牠,才會醒來。

有時,遇到某種情況,所產生的煩惱力量很大,一時很難調;有時,碰到同一種情形,雖然煩惱生起,但一下子就調回來。一切都是因緣所生法,我只曉得,必須一直用功下去,以「平等心」看待一切,按照當下的因緣來處理問題,適當地用方法對治,是最切實的心態。

調整作息從「睡眠」開始
以「睡眠」為例,出家前,我每天睡眠時間大約十個鐘頭,而且每逢週末時,不超過半夜十二點不睡,一直到隔天早上八點或十點鐘才起床。出家後,每天大約睡七個鐘頭,早睡早起,晚上最晚十點半就要安板,早上最晚五點鐘起床,再於午齋過後,稍微休息一下。

一開始,很不適應這樣的作息,每天早晨四點起床,頭腦一片渾然,感覺沒有充分休息;進入佛堂,跟隨大眾做八式動禪時,腦袋不清地擺動四肢;打坐時,於蒲團上打瞌睡,左右晃動;當聽到下座的引磬聲後,就保持盤著腿,整個人往前趴在地板上,動不了了。

白天的我總是非常睏,經常感到身體無力,心理、情緒都不好,容易生氣且不耐煩。

除了作息以外,同時要適應各種不同新生活的狀態,如環境、行為、語言、文化等。在身心疲憊而情緒波動的情況下,是很辛苦的。過了一、兩年,隨著各方面比較熟悉了,身心才開始適應出家的生活與作息。

直到現在,我對「早睡早起的作息」感到非常受用,讓我身心安定而健康。雖然我已適應這樣的作息好幾年,但有些時候,如外出弘法,無法隨眾時,自己可能會晚一點安板睡覺,利用時間多看點書,隔天睡到自然醒。不過,除非真的很累,需要多補充睡眠,否則,晚起等於沒有調好心――賴床的習氣仍然運作。這看似不算什麼大問題,但「懈怠」的力量還是留存著,應該要處理它。

我練習「調睡眠」的方法是,告訴自己,不掛念累不累,時間到了就趕快起床;不掛念有什麼事情尚未做完,時間到了就該適時睡覺。為了照顧別人的身心,自己的身心要先調好。

另外,我也會憶念清醒的好處,憶念早晚打坐的禪悅,發願改掉懈怠心,鼓勵自己要勇猛精進。這時,在我的腦海中,總會迴盪著聖嚴師父的一段話:「不怕累,不怕病,精進心會支持你的身體!」

從「食、色」中看見貪念
關於食物,我不管味道如何,能吃飽就好,不會起貪念。出家後,在臺灣適應「中式餐飲」也沒問題,不管甜的、鹹的、辣的都好。有人很好奇,我對中國飲食怎麼能夠適應?其實,我也不知道,就是吃得很安心,而不貪心。但有時,若出現麵包、果醬等從小到大經常吃的食物,雖然自己已經吃飽,還是會忍不住多吃幾塊。這雖然不是什麼不得了的事,但可見心仍被「口腹之欲」轉動,必須自我提醒,要小心這種貪欲的力量,是會日漸增長的。

關於「調飲食」的方法,我會想到吃「八分飽」的好處,例如頭腦清醒、身體較無負擔,以及欲念減少。提醒自己,要聽肚子發出吃飽的訊息,而不要聽舌頭埋怨不滿足的叫聲,知道這是「貪念」,不理會它,吃飽就好,不再生一念。但吃飯要吃得健康、營養,唯有如此,在工作量很大的情況下,「道器」才能夠維持體力,保持良好精神。

至於生理需求的問題,我剛出家時,幾乎都待在總本山的男寮,接觸的都是男眾師兄弟,與一般在家女眾互動機會微乎其微,加上很少下山,也不看電視、不讀雜誌,甚至連馬路旁「有顏色」的海報也看不到,等於沒有境界來刺激我。經過那段時間以後,感覺上,女色對我不是問題。

但有一次,我被派去參與一個青年會議,與會的年輕女孩很多,互動機會也多,才發現自己的心沒有那麼「如如不動」。每當有可愛的女生來跟我交談,心仍會動一下。不過,那時候我清楚自己是一個「出家人」,所以內心那盞「紅燈」就出現,告訴自己:「我是出家人,是要從煩惱裡解脫,而不是情感上的束縛。」於是,染著的念頭就拋開了。
出家將近十年,雖然在海外道場,於種種境界之下,已經調伏了一部分,但是,對女色我還是必須很小心。除了嚴謹持守比丘淨戒,一定要「防微杜漸」,連一點點染污的念頭都不可生起,不被它帶著走,以免變成更大的「魔考」,障礙道心。

我常自我提醒,與女性互動時,要時時保持正念,在言語與動作上不能太親切,避免被對方誤解。不過,身為一個法師,仍要慈悲大眾,不能排斥女眾,也不能太照顧男眾,關懷要恰到好處,讓大家感到安全、愉快、安定與清淨。如此,才能讓人從親近法師,得到佛法的利益。

學習「身無長物」
至於錢財,除了「單銀」,也就是僧團每個月給出家眾的零用金,我幾乎很少用到錢,經常忘了自己有錢,總要等到需要的人出現,才想起可以把自己的錢捐出來。至於管理道場所經手的財務,都是來自十方的供養,我抱著感恩心來善用這份捐款。

除了錢財以外,對任何物質享受,都需要更細膩地觀照,我也還在學習中。例如,出家後,除了衣服、佛教書籍外,沒有留什麼東西;若有額外的東西,提醒自己那都是道場的,不屬於我的,我只是暫時地使用它。而且,我每年會定期檢查個人的物品,看看房間裡是否有雜物,有用的就轉送人,沒用的就丟掉。

話雖如此,拿到好玩的東西時,我還是會生起一點點歡喜心。例如,有一次一位學員給了我一只品質很好、具藝術價值的瑞士骨董表。對我來說,這只表是需要的工具,一個出家人擁有它沒有什麼問題。但我掛念它,有多餘時間還會欣賞它,拿來把玩,算是「愛上」了它;當我工作時,不小心弄壞它了,還覺得有一點傷心。這讓我看見自己對財物仍有貪戀。

在工作時必須運用很多物質資源,這種情況下,我謹遵戒律精神,就是「少欲知足」,而且時時往內觀照,心是否清楚「需要」跟「想要」?運用禪修方法保持正念,不將物質的影子掛在心頭,但以清淨心好好地欣賞眼前的因緣。另一方面,如果把這些財物用在接引人學佛上,那就是菩提道的工具,即是「布袋」裡的「法寶」。

不讓「虛名」壞修行
最有趣的是,我剛出家時所遇到跟「名聞」有關的事。剛出家時,我認為「出家當法師」,不就是每天安安分分地過生活,出坡、打坐、讀經、寫文章,頂多教導禪修,對「名」沒特別留意。

沒想到,一到臺灣出家,自己好像成了小名人,剃度典禮當天,就有好幾組媒體記者等著要採訪我!當時心想:「奇怪,沒有人跟我說會這樣!」原以為可以靜靜地剃頭、受戒,再於道場裡默默地努力用功;但接下來的日子,我受到很多人的關注與讚歎,這些都是增長「慢心」的因緣,尤其是人家知道我的名字以後,會一直叫「常聞」。

例如,我到商店裡,就聽到有人交頭接耳:「你看那位外國法師,很有威儀,很有修行的樣子!」雖然自己才剛出家,但這些話聽多了,不知不覺中會以為自己「有名」,以為自己好像有些「修行」。一旦陷入其中,我就上當了!因為心已經被「名聞」的境界所轉,忘失了慚愧心。
我必須時時提起慚愧心與懺悔心,不將別人的讚美當作事實,而是當成「空中花」,提醒自己還有很多煩惱、習氣要斷絕,所謂「不求名聞」是一輩子的功課。修行是要體證諸法無我的緣起緣滅,怎能驕傲呢?

不過,我也發現,如果善用這個「名」來分享佛法,不在名上染著,而以名來度眾,就變成了「正名」。最近我發現臉書(Facebook)是很好的弘法工具,也許一開始人們關注的是「常聞法師」這個名,但慢慢地引導大家,專注於「常聞般若香」,讓大家得到聽聞佛法的智慧。

煩惱當下用方法
總之,對我而言,沒有某一件事情是「最難調」,但時時都在「調整」,處理自己對「財、色、名、食、睡」五欲的煩惱,學習如何從中生起菩提心,利益大眾。我抱持的心態是,隨時處理煩惱,如果處理得不好就變成障礙;處理得好就多一點兒自在,也多了一些幫助別人的工具。

因為五欲種子是多生多劫積習的,要真正地調和身心,達到像「布袋和尚」一樣灑脫自在的境界,必須下很大的工夫,勇猛精進,每分每秒都提醒自己是一個出家人,不能徒具「和樣」,而要做個真正的「和尚」(註)!

我知道,只要努力往前走,當下發現煩惱,就當下運用方法調整,以平常心來用功,不必考慮「難」或「不難」。若想著「難」,可能會太在乎或放棄;若認為「不難」,可能會懈怠或根本不用功。修行,要以「中道」為方向。

註:聖嚴法師在《法鼓家風》的〈出家應有的基本心態〉一文中提到:「出家基本要學習的,不是講經、說法、寫文章,更不是當大法師,而是學習如何當個出家人。曾經有一位老法師在《海潮音》雜誌上寫了這麼一篇文章,文章中把出家人分成三類:一類叫『和尚』,就是人天師範;一類是『和樣』,有和尚的樣子,能裝點佛教的門面;第三類則叫做『和闖』,就是闖蕩,到處闖!招搖闖騙也是闖,闖蕩江湖也是闖,裝模作樣也是闖,比如說化小緣、建小廟、趕經懺,還有喝酒、抽菸甚至男女關係不清楚,不防譏嫌,這些都叫做『和闖』。」

(更多內容請看人生雜誌3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