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佛教禪坐傳統研討會論文集

佛教禪坐傳統研討會論文集
Buddhist Meditation Traditions: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作者:莊國彬主編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01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法鼓佛教學院論叢

規格:14.8x21 cm / 平裝 / 256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1270041

ISBN:9789575985745

定價:NT$320

會員價:NT$288 (90折)

心田價:NT$250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滅盡定與瑜伽行派之末那識

↑TOP
四、瑜伽行派之滅盡定與末那識
眾所周知,瑜伽行派主張萬法唯識,亦即不承認有非識之境的存在,另外瑜伽行派另一旗幟鮮明的主張便是認為在六識之外,還有其他的心識存在,這個在六識之後,並作為六識所依止的心識,在《解深密經》中稱為阿陀那識,亦名為阿賴耶識。 而且此稱為阿陀那識或阿賴耶識是恆常隨轉的,以此可知,瑜伽行派在對被稱為二無心定之一的滅盡定時,其所持的解釋必然不同於有部與經部。
《解深密經》中所主張的七心說,到《瑜伽論》時加入了「恆行意」,而成為八識說,然而在玄奘譯之《瑜伽論.本地分》中雖有「恆行意」一詞,但並未對其染、淨性質作說明,唯從梵文來看,卻仍是作染污意來說, 而在《攝大乘論》中,對於此恆行之意,則多以染污意來稱之,並作為第六意識的俱有依。而且「本論但說它為雜染所依,是否認出世清淨末那的。安慧論師說三位無末那,就在末那唯為雜染所依這一方面立說」。 此外,《攝論》以「染污意」來稱說末那識,即表示強調其染性,因為「染污」即表示唯通三性中之惡與有覆無記性。
末那識的提出,在《瑜伽論》及《攝論》中其主要目的之一是作為第六意識的俱有依,因為前五識都有俱有依,第六意識也應有俱有依根。除此之外也是為了解釋我執的存在以及無想定與滅盡定二定差別等問題。在《攝論》中,無著提出了六種理由說明染污意的存在,認為若無此染污意則會導致六種過失:
《攝論》染污意存在之理證:
1. 無不共無明的過失:
(1)因為五識都是有間斷的,而不共無明是恆行的,所以不共無明不能與前五識相應。
(2)而第六識有善心所相應,若不共無明是與第六識相應,則善心所就不可能與第六識相應而生起,因為在一意識中,不容許善、惡二性同時存在,善、惡是相違性,不得同時俱起。
2. 無五同法喻的過失:
(1)五識各有一俱所依,亦即五根,第六意識亦當有俱有依,此俱有依即為末那(染污意)。
(2)五識的所依是「俱有依」,而且是「不共所依」,所以第六意識不能以無間滅意為所依,因為無間滅意是五識共有的,同時無間滅意也不是同時性的俱有依,所以第六意識只能以染末那為所依。
3. 無訓示詞的過失:
世尊說:「心意識三」,心是積集;意是思量;識為了別。以此,唯識說此心、意、識分別即是指阿賴耶識、第七末那識及前六識。因為「意」的訓釋是思量,無間滅意是已滅的非有法,不能思量,其未滅前只是識的作用,故須有一能思量的末那。
4. 無二定差別的過失:
外道所修之「無想定」乃滅前六識心、心所,留有染污意。而聖人所修之「滅盡定」乃滅六識及第七染末那識。若無染末那識,則有二者不異之過失。
5. 無想天中無染污的過失:
修無想定得生無想天,而在無想天中之有情仍有染污,故仍是有漏。因無想天中仍有染污現行,故定須有染污意。
6. 無我執恆行的過失:
有漏位的有情都有我執現行,這恆行的我執一定在末那中,因意識生起是善、惡不定的,而我執是恆行的,故須有染污意,才能說明我執恆行。
然而到了《成唯識論》時,其主張八識別體,八識各自有其種子得以現行,並俱見、相二分,而且其對於末那識也賦予了更重要的角色與功能。在《成唯識論》中說阿賴耶識是無覆無記性 、末那識是有覆無記性,前六識是通三性,然而此八識之善、惡、染性似乎已不在於識自身,而是在於所相伴的相應心所,以及其所作業的能力上。阿賴耶識說為無覆無記是因為與它相伴生起的相應心所是無記的五遍行。而末那識說為有覆無記是因為它生起時,常有貪、癡、慢、見煩惱心所相隨,然因其作業力弱,所以雖有煩惱心所相應而卻說為「無記」,然因為有此等煩惱心所伴隨,終究是有礙聖道生起,仍是屬於染污性的,以此說此末那之體性為「有覆」。
因此,在《成唯識論》中,八種認知體(八識)本身可說非染、淨性,有染、淨性的是心所,故《成唯識論》主張有清淨末那,亦即在轉捨煩惱障與所知障這些雜染的心所種子之後,其八識生起時,不再有這些染污的心所相伴干擾,此即為所謂的轉識成智。而此在《攝論》中所說恆行的染污意,亦即在《成唯識論》中所說的有煩惱種子相應生起的染末那何時才能不會出現呢?《成唯識論》說:
此染污意無始相續,何位永斷或暫斷耶?阿羅漢、滅定、出世道無有。阿羅漢者,總顯三乘無學果位,此位染意種及現行俱永斷滅,故說無有。學位滅定、出世道中俱暫伏滅,故說無有。
此中所說在阿羅漢位、有學位者之滅盡定及出世道中或是永斷或是暫伏,指的是染污意的部分,亦即與煩惱心所相應的末那識,而非整個末那識,而其理由有七:
1. 《瑜伽論》中說:「藏識決定恒與一識俱轉,所謂末那」 ,因此若說在滅盡定時無第七識,則此時藏識便無其他識與之俱轉,便違《瑜伽論》中所說「藏識決定恆與一識俱轉」之說。
2. 「《顯揚論》說:『末那恒與四煩惱相應,或翻彼相應,恃舉為行,或平等行,故知此意通染、不染。』」 ,亦即護法等認為,此《顯揚論》中說末那識可以反其相應之四煩惱,而有「平等行」的情形,此即為不染污之末那。
3. 若說《瑜伽論》中說阿羅漢沒有染意,便說阿羅漢無第七識,則在《瑜伽論》中亦說,阿羅漢位捨賴耶,是則是否也應說阿羅漢無第八識,然此非理,所以同理不應說在《瑜伽論》中說阿羅漢沒有染意,就否定其有第七識的現行。
4. 唯識諸論都說到轉第七識得平等性智,而智 必定要有所依相應的淨識 ,因此若無第七識,則平等性智也就變成不可能。
5. 若無學位無第七識,此時第八識便無俱有依,但第八識必須有俱有依,因此在無學位時仍必須有第七識。
6. 未證得人無我者,必有人我執恆行,而未證得法無我者,也必然有法我執恆行,阿羅漢與二乘在聖道生起及滅盡定時,尚未斷法我執,所以必定尚有第七識作為法我執之所依識。
7. 唯識諸論中都以五同法證明有第七識為第六識之所依,若是在無學位或是有學位之聖道生起時,無第七識作為第六識之所依,則便違背諸經論之所說。
以此《成唯識論》結說:「是故定有無染污意,於上三位恒起現前。言彼無有者,依染意說,如說四位無阿賴耶,非無第八,此亦應爾」 。
以此來看,在瑜伽行派的思想中,滅盡定除了不再像《中阿含經》中,將其視為是涅槃境界之外,也不如阿毘達磨佛教之有部與經部,將滅盡定視為是完全無心的無心定,瑜伽行派將滅盡定說為是無心定乃指在此定中,無第六意識之認識活動。此外,滅盡定已變成是能生慧之定,藉由此滅盡定,可以或伏、或斷與第七末那識相應之我執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