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2022千種佛書展

商品圖片

獨坐大雄峰:百丈懷海

獨坐大雄峰:百丈懷海
〈高僧小說系列精選〉

作者:張圓笙 | 繪者:劉建志

出版社: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04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高僧小說系列精選

規格:14.8X21 cm / 平裝 / 160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3010141

ISBN:9789575985165

定價:NT$180

會員價:NT$126 (70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12 開創大雄山

↑TOP
懷海禪師在馬祖大師的靈塔旁結廬傳法,人來人往,常常會被打擾到清修的生活。有人建議:何不往深山裡另外尋覓一個幽靜的所在?於是,懷海禪師帶著弟子逆水而上,往山深境遠處行去。
走啊走啊!走到了奉新縣的大雄山下。大雄山高俊雄偉,巍然聳立在群山之間,馮水源於此山,從山下仰望,只見飛瀑由山崖一瀉千丈而下;山高水長,充滿靈秀之氣。懷海禪師一見就覺得有緣,便落腳下來。
大雄山高插入雲,又被稱為百丈山;懷海禪師在百丈山上弘法三十年,後人因而尊稱他為「百丈懷海禪師」。百丈禪師有幾位非常有名的弟子,其中黃蘗希運、山靈佑、雲巖曇晟、百丈涅槃,都曾經在中國禪宗史上寫下輝煌的一頁。
黃蘗希運禪師生得高大偉岸,英氣逼人。他就是後來臨濟宗的祖師—臨濟義玄的老師。
黃蘗希運來到大雄山是在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他一口氣爬上百丈山來,依然神閒氣定。一進三門,便直尋方丈室而去。
當時,百丈懷海禪師草創山林,百務待興,手裡拿著一份寺務告示,正要去張貼,猛一抬頭,一個昂藏七尺的僧人朝著他頂禮。仔細一看,這僧人相貌堂堂,目光如炬,額頭上還長著一粒奇特的圓珠,心下便知來者不凡。
「大德巍巍堂堂,從何方而來?」百丈懷海禪師問。
黃蘗希運回答得也大方:「巍巍堂堂,從崎嶇不平的山嶺中來。」
「來小寺為了做什麼?」百丈懷海禪師追問。
「不為什麼,也不做什麼!」黃蘗希運回答。
一問一答不到兩分鐘,百丈禪師繼續貼告示去了,黃蘗希運則走到知客處登記掛單。第二天一早,黃蘗希運收拾了褡包,離開雲水堂,準備向百丈禪師辭行。
「大德昨日剛到,今日又要往何處去?」百丈禪師問。
「開元寺禮拜馬大師去。」黃蘗希運回答。
「馬大師已經遷化,仁者來遲了一步。」百丈禪師說。
黃蘗希運嘆了一口氣說:「福薄緣淺,竟趕不及與大師見一面!」他腳下沒停,繼續朝三門走去。
百丈禪師追上去說:「且慢,大師已去,精神常在,仁者願不願意聽聽大師的軼事?」
黃蘗希運一聽,立即轉身,跟著百丈禪師進了方丈室。
百丈禪師不談馬祖大師禪法,先說往事。
當他說到再參馬祖大師時,被大師一喝,耳朵聾了三天,黃蘗希運不知不覺吐出了舌頭。
百丈禪師笑著打趣:「仁者想不想承嗣馬祖大師的法脈呢?」
黃蘗希運正色回答:「我但聽和尚描述,還沒見識到法,便知道大師不同凡響。將來若承嗣了馬大師,以後我的法子法孫,恐怕全都難逃大師法脈囉!」
百丈禪師心有所感,他拍拍黃蘗希運的肩膀,誠摯地說:「你的見解在我之上,太好了!見識超過老師,才能承擔大業……。」
黃蘗希運禪師就這樣留了下來;他一根材、一粒穀地協助百丈懷海禪師建設起百丈山來。
他們依舊遵照洪州宗的傳統,不分貴賤、自耕自食。百丈禪師並不特意講說經法,每天只是一早一晚上堂,隨機和弟子們對答,希望能喚起他們的般若自性,拂去平常生活粗礪的表面,帶領弟子們找尋一泓平靜的清泉。
大雄山上的禪風很快地向四方傳揚,如同草原上一陣大風吹來,野草便紛紛彎了腰。漸漸地,也有一些禪寺效法百丈山上的規矩。
消息傳到了善勸寺惟政法師的耳裡,他聽了人們的描述,不由得聯想起前一陣子來寺裡借閱經書的懷海禪師。他細細回想,愈想愈覺得可能就是同一個人,於是決定親自登門求證。
惟政法師一路爬上百丈山來,由於前一次差一點把懷海禪師摒棄在門外,心中有所慚愧,百丈山爬起來就覺得特別吃力;還沒有到三門,已經汗流浹背了。剛巧三門口一位正在砍材的僧人從前曾聽過惟政法師講經,一眼就認出了他,飛快地跑回山上通報。
惟政法師最擅長講說《大涅槃經》,所以又有「涅槃法師﹂的別號。百丈懷海禪師聽說善勸寺的涅槃法師來了,立刻放下工作,出來迎接。
四目相對,原來彼此是舊識,百丈懷海禪師趕緊請涅槃法師進寺,延入法堂,請他上座。
涅槃法師一再推辭,說什麼也不肯,但百丈懷海禪師也很堅持,他說:「懷海有佛法上的問題要請教,和尚若尊重佛法,請一定要上座。」
涅槃法師才知道這是百丈山上的規矩,陞座的不一定非是住持,只要德行高、道行深的都可以陞座。他心中十分佩服,便不再推辭,陞了座。
涅槃法師素來以講經聞名,百丈懷海禪師開口便直指核心:「和尚正在講經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境界?」
「講經時不過如金盤上撥弄珠玉啊!」涅槃法師回答。
百丈懷海追著問:「那麼,經講完了,收拾好金盤,珠玉又上哪兒去了呢?」
涅槃法師被百丈懷海一考,竟然張口結舌了!可不是嗎?經典如果是金盤,金盤上撥弄珠玉,並不能增減金盤的品質,撥弄珠玉的意義又何在?
百丈懷海禪師見涅槃法師無言以對,立刻把握機會點化他:「和尚講授中道,教導人人要清楚見到自己的佛性,如同文殊菩薩一樣。
「懷海請問:既然見到了自己的佛性,自己就是佛了,為什麼還像文殊菩薩呢?」
這一問,更把涅槃法師問啞了。平日辯才滔滔的他,一向嫌學禪的人輕薄,這時才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通達了悟。原來自己一向只注重經書,反而被經文綁死,增加了傲慢,障礙了解脫。
涅槃法師當即下座,拜在百丈懷海禪師門下,也跟著穿起滿身補釘的百衲衣,開始勤修禪法。他一生沒有再離開百丈山,後人稱他為百丈涅槃或是百丈惟政禪師,又稱「第二百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