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結夏在紅塵【TOP暢銷書】單書78折,任選2書75折!

商品圖片

兩京大法王:神秀禪師

兩京大法王:神秀禪師
〈高僧小說系列精選〉

作者:林淑玟 | 繪者:劉建志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高僧小說系列精選

規格:14.8X21 cm / 平裝 / 144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3010071

ISBN:9789575984861

定價:NT$160

會員價:NT$144 (90折)

心田價:NT$125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同修老安

↑TOP
這一天,神秀禪師在指示寺務時,有個弟子匆匆地走進來:「師父,有位自稱為老安的老法師,要求見您。」

神秀禪師聽了,眼睛一亮,立即吩咐:「快!快請他進來!」

一邊說,一邊跟在後面跑了起來。

來到大殿,只見殿中有位鬚眉皆白的僧人,昂然站立,衣角隨著吹進殿中的微風,輕輕飄盪,顯出他超世脫俗的氣質。

神秀禪師快步地走向前,喜悅從聲音裡流露出來:「阿彌陀佛!老法師,許久不見了!」

看樣子,他好像要熱情擁抱眼前的這位老僧。但是,他卻在離老僧兩步遠的地方站住腳,自然地合起雙掌,彎腰一揖。

自稱為老安的僧人,嘴角輕輕一揚,跟著合掌一揖:「阿彌陀佛!老和尚,老僧途經玉泉寺,特來相擾!」

神秀禪師的笑容洋溢在臉上,眼眶充滿了淚水:「歡迎!歡迎!請到方丈室一歇!」

這些話語和表情,讓候在一旁的弟子都看到、聽到了,大家不禁在心裡猜起老安和神秀禪師的交情。

原來,老安和神秀禪師都是弘忍師父的弟子。雖然老安足足比弘忍師父還要大二十歲,大家還是以同修相稱,只是不稱呼他的法號,改稱他為老安。

老安的個性開朗寬厚,卻沉默寡言,早年出家後,修學大乘佛法,有很紮實的基礎。隋煬帝曾經徵召他入宮,宣講佛法,他卻避而不見,反而躲到太和山,獨自修行。之後,他轉到衡嶽寺,修頭陀行1,對佛法有更深的體悟。

離開衡嶽寺後,他投拜到弘忍師父的座下,修學禪法。弘忍師父知道他很用功,也曾當著大家的面,稱讚他:「深有道行。」

弘忍師父的衣缽南傳後,老安獨自離開東山寺,來到終南山;看到終南山風景秀麗,覓了一個山洞,面壁靜坐。過了許多年,山下的人傳言,山上的石洞有仙人,於是唐高宗又召他入宮。不得已,他只好又離開終南山,到處雲遊。沒想到,竟遊到了玉泉寺,可以會見老同修。

師兄弟多年不見,自然有許多話要聊,方丈室裡的說話聲從早上響到晚上,直到安板才停歇。

接下來的幾天,玉泉寺裡常常見到神秀禪師陪著老安走動的身影。除了寺院本身,神秀也帶老安看了山裡的靈氣和泉水。神秀喜滋滋地介紹,老安則在一旁微笑、點頭,似乎也很喜歡玉泉寺及附近的環境。

這一天,陰雨綿綿,無法出門,神秀禪師和老安坐在方丈室裡,隨意地聊著。

神秀禪師問道:「老法師接下來打算到哪兒雲遊?」

老安穩穩地坐在位子上回答:「還沒決定,看機緣再說吧!」

神秀禪師聽了,閉上眼睛。一會兒後,開口又問:「您覺得玉泉寺的道風和環境如何?」

「很好啊!」老安還是穩穩地回答:「靈山秀水,同修們個個精進用功,很好!很好!」

「那麼……。」神秀禪師沒有露出高興或不高興的表情,隨口問道:「您願意駐錫玉泉寺,留下來當玉泉寺的住持嗎?」

「我……當住持?」老安露出驚愕的表情。

這會兒,換做神秀禪師沉穩地點點頭。那樣子,好像只是拿一樣東西,問人家要不要?

「是的,老法師。以前在弘忍師父座下,您就是最有資格的人了。這幾天我和你日夜相處,更感覺到不管是您個人的修學態度,或是修學所得,都可以成為大眾的榜樣。

「您的不期而來,正顯示您和玉泉寺有緣。也許,您可以試試看?」

他們所談的是一個有硬體建築、有眾多弟子,可以傳承道風、發揚佛法的寺院。可是,神秀禪師彷彿把它當成一件衣服、一雙鞋子,只要有適當的人可以承接,他願意將它拱手讓人,毫不執著於他已建立的名聲,或豐厚的供養。反而是老安聽了,默不作聲,卻從座位站起來,走到窗戶邊,往外看。

綿綿的陰雨,像一層灰色的薄紗,輕輕地蓋住天地和所有的一切。雖是灰色的,但卻在光線和雨絲中,展現了深灰、淺灰、濃灰、淡灰……等等不同的灰。而山、水、樹木、花、草、房子,就在深、淺、濃、淡各種不同的灰色中,呈現種種的姿態和變化……。山是灰濛濛的綠,近處的花草在淺灰中綠得耀眼;山腳下的樹木似乎是靜止不動的,眼前從屋簷滴下的水珠,卻一滴一滴地將牆角的石頭撞出凹痕。

望著窗外紛飛的雨絲,老安像一座雕像似的,動也不動一下。神秀禪師也沒露出急躁的表情,靜靜地安坐在位子上,似乎參究起來了。

時間在滴滴答答的水珠撞擊中,慢慢地滑過了。屋中的兩人,一個看著窗外,一個坐在位子上,互不干擾,剛剛的對話彷彿沒有結果。

驀然,老安轉了身,眼光爍厲,直直地望向神秀禪師,聲音異常地平靜:「謝謝您的好意!我不能接受。」

神秀禪師的眼皮抬了起來,好像意料中:「不願多做考慮?」

老安搖搖頭:「因緣沒有具足,多考慮反而會做出錯誤的決定。」

神秀禪師聽了,眼光頓時亮了起來:「老法師所言極是!神秀在東山寺寫偈時,正是犯了考慮太多的毛病。現在老法師再度提醒,有如當頭棒喝,令我汗顏啊!」

老安露出難得的笑容:「老和尚過謙了!誰不知您也是大利根器的人,老安無心的話,也能令您有所領悟,難怪弘忍師父在世的時候,常常稱讚您。」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所以,玉泉寺有您的帶領,一定能將佛法發揚光大。」

聽了這話,神秀禪師趕忙從位子上站起來,彎身一揖,答道:「老法師過獎!當年在弘忍師父的門下,誰不知道您才是法門龍象,可以荷擔如來的家業。而神秀妄自陞座講經,無非是想將我們東山法門傳承下去,還希望祖師大德和老法師不要責怪才是。」

老安擺擺手:「哪兒的話!東山法門後繼有人,弘忍師父一定很高興,該慚愧的是老僧啊!在這兒打擾多日,也該離開了,謝謝您的招待,改天有緣,再來相擾。」

世人常為人的相聚或離散,而有歡喜或煩惱。但神秀禪師早已體悟佛法的深意,知道因緣和合的道理。所以,聽到老安要離去的消息,他沒露出難捨的表情,只是合掌一揖說道:「好一個有緣再相聚。來日,我還要向老法師請益佛法!」

第二天,依舊是個陰雨的日子。老安在神秀禪師的目送下,衣袂飄飄地消失在綿綿細雨當中。他倆一句「阿彌陀佛」,就互道珍重了,根本沒有安排再見面的日子……。


註釋
1頭陀行:苦行之一。棄離對食、衣、住、行的貪執,以修練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