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的祇樹給孤獨園

網站服務選單

會員服務選單

相關聯結

  • 聖嚴法師所有著作
  • 人生雜誌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商品圖片

明末中國佛教之研究

明末中國佛教之研究

作者:聖嚴法師

譯者:釋會靖(關世謙)

出版社: 法鼓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系列別:智慧海

規格:平裝 / 14.8x21 cm / 600頁 / 單色印刷

商品編號:1111000511

ISBN:9789575984922

定價:NT$660

會員價:NT$594 (90折)

心田價:NT$515 (78折)

加入追蹤清單
  • 接受海外運送
  • 接受7-11超商門市取貨
  • 接受新竹貨運貨到付款
有庫存 放入購物車

精采書摘

< 回商品頁

第二章智旭的生涯(節錄)

↑TOP
第二章 智旭的生涯 
第二節 智旭的傳記

一、智旭的略傳
 
智旭雖是江南出身,但其生歿年代,是從明末神宗萬曆二十七(一五九九)己亥年,到永明王永曆九年(一六五五),是即滿清世祖順治十二乙未年為止的五十六年期間。在智旭出生前十六年,中國的北疆方面,已經興起女真部滿洲人的政權。智旭十八歲那年,蓋即清太祖天命元年(一六一六),滿清王朝先期的「後金」,繼女真部之後崛起。智旭就是歷經此後的清太宗(一六二七—一六四三)時代,直到世祖順治十二年逝世。實際上就在智旭四十五歲那年,亦即順治元年(一六四四),朱氏王朝的明朝正統便已徹底滅亡。就在這明朝滅亡、清朝崛興的前後數十年中間,由於邊患、流寇、饑饉,以及諸王的作亂,使得中國陷入極端混亂、恐慌的局面時期。以之與日本的歷史對照,恰好時當日本戰國時代的終了,以迄江戶時代(一六○三—一八六七)的初期,參見圖一(略)。

因此而民心浮動,於是宗教信仰的必要性,便甚囂塵上。尤其是由於明末的袾宏、真可、德清、傳燈等的鼓吹,淨土念佛大行其道,幾乎已達代表明末佛教的程度。智旭便亦順應此一時代的傾向,亦以淨土念佛做為其信仰的中心。因此,考證智旭與上述四人的住世年代,恰好智旭正當他們四人的後繼者位置,這可由圖二(略)加以說明。

由此可知,袾宏、真可、德清、傳燈四人,是在明朝神宗萬曆年間活躍,而智旭則是他們的後繼晚輩,是從明毅宗崇禎年間,一直活躍到清朝的初期。明代王朝從神宗萬曆年間開始,逐漸地響起王室末期的警鐘,但大規模的混亂局面尚未出現表面化,朝廷的佛教政策猶自存在。例如袾宏與真可二人,都承慈聖太后頒賜紫衣,萬曆九年(一五八一)十一月,慈聖太后敕在五台山,以德清與真覺為中心啟建一百二十天的「祈儲道場」,並供養德清《大藏經》與銀錢。到了萬曆二十六年,竟發生了販賣僧職與僧位的事體,幽溪傳燈就在此時接受「僧錄覺義」的職位。

但是,因為明末的政治紊亂,朝廷官僚對待佛教高僧,濫扣罪名的事例也層出不鮮。例如穆宗時代,融真圓即因刑部尚書的牢獄,遭受到「苦逼萬端」的肉刑。而在神宗萬曆二十五(一五九七)丁酉年,憨山德清由於政府的命令而身陷牢獄,並在八個月之後被驅逐到廣東的雷州。另在神宗萬曆三十一癸卯年,達觀真可也因為莫須有的「妖書」事件,同樣也由皇帝下詔而身繫牢獄,而且竟是在獄中了卻殘生。

在如此迫害佛教的同時,明朝末年的社會,混亂紛擾的相狀,此起彼落相繼頻仍。熹宗天啟二年(一六二二),亦即智旭二十四歲出家之年,正是山東白蓮教暴徒徐鴻儒作亂之年;又在毅宗崇禎元年(一六二八),智旭三十歲時,陜西地方流賊蜂起暴亂。此後,接續便有高迎祥、李自成、張獻忠等匪寇流賊,在各地策動兵亂,相繼烽火四起;同時,各地也連年發生水災、旱魃、疫癘、饑饉等不幸事件,迭起頻生。就此狀況,亦製表如圖三(略)。

在智旭活躍的年代裡,朝廷對於佛教,並未表示任何的關切。智旭則於政治關係,了無絲毫的接觸。另與智旭同時代的著名佛教人士,亦於智旭的事蹟也絕少有人提及,這是因為智旭對於佛教內部的批判態度,異常嚴厲所致。對於他的存在,不論是同一時代或是清初的佛教各宗人士,對於智旭的記述,毋寧說是採取忌諱的態度,應非過當之詞。

智旭的祖先,原來是汴梁地方的氏族。汴梁,是河南開封縣的古地名。他的家族後來遷移至南方江蘇地方。智旭的出生地,是瀕臨江蘇太湖北濱的木瀆鎮。這個地方因為是古昔的吳國,所以亦稱「古吳」。

在智旭的記述中,對家族方面的敍述極為稀少。但經考證加以判斷,列舉如下:(1) 父親鍾之鳳,字岐仲。(2) 母親金大蓮。智旭曾在很多願文中,列舉父母的名字,以修行的功德迴向父母的菩提增上。這種事例雖然很多,但有關父母的生涯,卻未曾提及。只有提到雙親生育他時,都已經四十歲了。另有智旭在二十歲時喪父,二十八歲時母親作古。(3) 叔父的名字雖不盡明瞭,但在他出家的前夕,曾與叔父話別,則確是事實。(4) 舅父金赤城其人,當是智旭母系的親屬。有關這一點,在智旭的自白中,曾三次提及於此,他是一位州府階級的地方官,在智旭二十六歲時便已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