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文化
首頁法鼓叢書法鼓影音生活用品電子報購買心田點數
加入購物車
【生命教育&修練智慧】深度閱讀書展
【做一個生命的旅行家】快樂生死學
觀看影片
詳讀文摘
 

 

面對死亡,正是修行最寶貴的方法 ◎ 楊定一

讀到辜琮瑜老師所著《生死學中學生死》一書,令我感到滿心歡喜。作者雖然年紀不大,卻是位才華洋溢的學者,在哲學、佛學及心理學的領域更是造詣深厚。從本書的內容深度與架構的細緻都可看出作者的用心規畫與學術上的權威。

探討死亡題目並不容易,需要從多層面來剖析,才能釐清這嚴肅的大題目。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辜老師運用心理學、哲學、宗教、社會學、認識論等來分析、探討複雜的死亡題目,能做到這麼完整且深入的剖析,實在不容易。從作者思維表達的方式,也可看出她所走的是修行的路線,其實要真能面對死亡,離不開修行;反之,修行也得面對死亡。這些題目,都需要讀者深入體會,以本書為藍本,學習超越死亡的恐懼,珍惜當下,進而提昇心靈的福祉。本書中,處處可看到作者受到聖嚴法師的啟發,詮釋如何「面對生命,接受無常,處理死亡,放下身後」。

提到聖嚴法師,我必須把個人與本書有關的經歷與讀者分享。認識聖嚴法師將近二十年,記得一九九 ○年代初期,很榮幸在紐約常親近師父,當時師父停留紐約比較久,見面機會也多,偶爾在週末接到師父一通電話,都會很珍惜與師父碰面的機會。多年來,對師父著作出版的規畫,也很榮幸能略盡棉薄之力,譬如:建議除由法鼓山出版外,應經由西方最受推崇的牛津大學出版社( 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很高興能促成此事,二○○一年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師父的著作《牛的印跡:禪修與開悟見性的道路》(Hoofprint of the Ox)英文版,廣受西方讀者的迴響。記得一九九六年,多次誠懇的向師父建議,以科學方法,從醫學、哲學、宗教、心理學等角度,對死亡議題,做全面深入的分析探討,也把個人提出的規畫,請師父過目。師父立即表示贊同,並指定與我合作,由我從科學、醫學、心理學走向哲學,師父則從哲學走向科學。之後也有多次討論。很可惜後來因個人工作因素,無法完成,錯過此機會,只好向師父道歉,請師父先行出版,例如《歡喜看生死》等書。這些代表個人對聖嚴法師的敬仰與互動的部分經歷。因此,看到繼聖嚴法師之後,辜琮瑜老師能夠完成《生死學中學生死》,心中的遺憾,終於稍感釋懷。.....(繼續閱讀

作者序:心靈導師的最後一堂生死課

 

「生死學」不是學問,是生命的態度與終極關懷的探索,一方面透過古今中外哲人的智慧,萃取甘甜的潤澤,一方面直視生命實相,在恐懼與禁忌的園地上開出繁花盛景。唯有願意觸及死亡的終究限制,才可能從中開拓出生命的尊嚴與價值。

《生死學中學生死》的書名本身,就暗喻著一個療治的歷程。因為「生死」二字對多數人而言,具有某種內在的顫動,即使不願碰觸、不想面對,也是生命歷程中無可避逃的傷痛經驗。但如果選擇面對,勢必會相互碰撞彼此的生命經驗,並且透過生命故事的交流,帶來互動、觸發與成長。我們不見得要去經歷各種不同的生活,但可以透過開放的心,去承納各種不同的生命經歷與故事,進而造就超越自我的療癒意義。

在西方心理學「存在取向」的治療領域中,探討人存在這個世間會碰觸到的生命極限,包括「人對生命意義的探索」、「孤獨」、「自由」等,其中極為關鍵的主題,就是「死亡」。隸屬「存在心理學」領域的猶太裔美國心理學家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在其《存在心理治療(上)》(Existential Psychotherapy)一書中,就對此做了大篇幅的討論。

他在另一本著作《愛情劊子手》(Love's Executioner : And Other Tales of Psychotherapy)中寫道:「人類的精神像弱不禁風的幽靈,不可一日無錯覺,不可一日無魔法,不可一日無妄想,不可一日無生命的謊言。」雖在悲嘆人類精神上的普遍弱點,卻與我們一般人看待死亡的態度極為接近。他談到每一個人活在世間都是靠上述四樣東西在撐持,第一樣是錯覺,我們靠不斷地錯覺,讓自己活在自我的認知中,即便那是錯誤的理解與判斷,只要那份錯覺給了我們希望便期待以假為真。第二樣是魔法,魔法不存在,可是我們總希望它存在,希望早上起來的時候會有奇蹟出現,不會遇到討厭的人,要去處理的困難情境,自然就有人幫我們解決。總希望有莫名其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可以來解決問題,因為總比自己去面對來得輕鬆容易。第三樣是妄想,只要進過禪堂,應該都體驗過妄念紛飛的情境,我們總是不斷自編自導自演各式各樣不同的故事,然後以為那些都是真實的狀態,以為我們了解別人的想法,其實很多都是自己妄念的組合。第四樣是生命的謊言,如果願意誠實看待自己,會發現我們經常脫口而出的都是謊言,雖然有些屬於所謂善意的謊言,可是善意的謊言往往不是拿來欺騙別人,而是欺騙自己。那些謊言有時並非糟糕到不能面對,只是我們不習慣去面對。就如同我常常提醒自己的,如果學佛的人在佛前、在禪堂、在拜佛的時候,還不能對佛菩薩懇切說出自己的想法,表示那個信仰不是真正的信,它還只是形式上的信,因為還沒有勇氣面對自己。面對佛菩薩其實就是在面對我們自己,即使佛菩薩不對我們說那是謊言,可是我們知道,那是自己沒辦法去看待的自我。

而那些謊言、魔法、妄想或錯覺,其實和我們對待死亡的態度非常吻合。大部分人都覺得自己不會很快遇到死亡的考驗,就像我問學生:「覺不覺得自己隨時可能與死亡相遇?」「哪有可能!我這麼年輕。」「那為什麼別人會遇到?」「他倒楣啦!算他運氣不好。」問題是到底誰比較倒楣或者誰比較容易碰到?凡是人,就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了 .....(繼續閱讀



 

該用什麼心態面對死亡?

討論了許多死神的可愛之後,也許會發現死亡好似不是那麼令人厭憎。可是相信願意去面對死亡的人不會因此變得勇氣大增而欣然迎接,所以我們也來看看一般人面對死亡的態度有哪些?然後思惟自己是哪一種?或者要選擇用哪一種?

第一種想法是堅信死亡不會那麼輕易到來,所以不去想它。或者認為死亡只會發生在做壞事的人身上,自己總是做好事,所以只要繼續做好事就不會遇到。可是如果從生死無常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想法是不可靠的。我們不也常聽人說,這個人一輩子做了那麼多好事,怎麼會死呢?做好事的人因而不會死?這是期待而已。也有人指出,做好事所以早死,因為該放他回去休息了。所以做好事會早死?還是做壞事會早死?此外,中國人也常對無奈的現實提出嘲諷,例如「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第二種想法算是一種自我欺騙,認為只要不去想這件事就不會發生。可是真的可以因此沒事嗎?就像前面的那個故事,僕人真的騎了一匹馬往他的家鄉死命奔馳,結果死神就在家鄉等他。這種逃之夭夭的態度,就像持著一柄遲鈍而不想去面對生命實相的鈍劍,把我們生命的那個靈光,或者是智慧的可能性先斬除了。

第三種想法是期待神恩浩蕩,期待有超越性的存在者可以保護我們。存在心理學家歐文.亞隆分析過,人在抗拒死亡的機制當中,有一個辦法就是去相信神。相信神會護祐他、保護他。但真的有拿生死簿掌管生死的人可以幫我們一次一次遮蓋掉自己的名字嗎?面對死亡,確實可以選擇皈依宗教來穩定無助的心,但皈依並不保證永生。皈依有很多種心態,即便皈依同一個宗教,對該宗教的認知與理解也可能不一樣。如果你是一個會透過皈依宗教來思考生死問題的人,對自己皈依的宗教內涵,以及對生死的觀點就要試著去理解,而不是以為信了就好。信教不是要我們因此「棄絕理智,相信神恩浩蕩」而已。.....(繼續閱讀

 

 

寫下「死亡劇本」

如果死亡是人生一定要經歷的一段,我們會怎樣去寫這個劇本?內容怎麼運作?先去想像,然後把它寫成一個劇,因為大家都害怕,所以就當它是演戲一樣,用演戲的角度來思考,你會演出一個什麼樣的戲?你希望誰來看這齣戲?你希望看戲的人怎麼看這一齣戲?假使死亡是一齣戲的話,你希望別人怎麼看這場戲?

在《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Tuesdays with Morrie)當中,那位老師對他的學生講了一句話:「我為什麼要等死的時候,讓別人來講一些我沒聽到的話,如果他們都稱讚我的話,我應該活著的時候聽。」因此,我們也可以來想想,如果要寫一個死亡劇本,會希望別人怎麼看待我們。

聖嚴法師曾經在《聖嚴說禪》一書中說過一段話:「把世間的人、事、物看作如幻如夢如演你會非常認真地演好目前的角色,但很清楚自己是在演戲,那就不會受到利害、得失、你我、是非的影響而煩惱不已。」因此,視人生如戲、死亡如戲,而我們是寫劇本的人,也許對人生這場戲該如何推進,會產生不同的思維。

老人與死亡週期的練習

也許我們還沒有老到、沒有生病到行動不便,舉步維艱的地步,所以有時候看到老人家動作很慢、而你又很急時,有些人會忍不住想:「走這麼慢做什麼!」但如果我們自己就是那個樣子呢?我們能不能去體會一下老人的生活?

這個練習讓我們試著扮演一天老人的生活,就像很多人去體會視障的生活,把眼睛矇起來過一天一樣。扮演老人時,當想要大步踏出去時,提醒自己八十歲了,八十歲這樣走路嗎?如果不是,那應當怎麼走?當你想要大快朵頤時,想想看八十歲的腸胃,會想吃什麼?或者想吃卻又無法下嚥是什麼樣的感覺?「咬得動嗎?」「咬了以後怎麼吞嚥?」咀嚼不易、消化困難的腸胃怎麼面對美食當前?你會發現不同年齡層的人,食衣住行都會受到影響,所以來嘗試看看,扮演一天老人,會怎麼過生活?.....(繼續閱讀



 

無常人生的四大恐怖

由於是以無常闡釋人生,因此討論其中的四大恐怖時,除了大家都能理解的「老、病、死」之外,還外加一個「情愛」,而這也是大部分的人無法認同的。事實上,如果從人所認定、感受的恐怖情況來觀察,會發現那也是主觀而沒有絕對值的。例如有人認為三更半夜走在路上,遇到人或不是人都很恐怖,因為半夜遇到的人可能是壞人,你不知道他會對你做什麼;如果不是人,那更無法判斷會發生什麼事了。但也有人喜歡半夜在山林中散步,享受那種寂靜的美,對這樣的人而言,三更半夜在路上走一點也不恐怖。

而之所以把恐怖設定為這四種,主要還是與控制有關。很多人喜歡《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尤其喜歡他們手上的魔杖,童話故事裡的魔女、巫婆,甚至教母,手上最迷人的就是魔杖,因為魔杖可以用來控制自己不想要的狀態,而很多恐怖的覺受正是來自於無法控制的狀態。

無法控制的老、病、死

而這四大恐怖,都是人類到目前為止還無法控制的事物或狀態。第一大恐怖的老,是絕對無法控制的,即使花錢整型,也只能改變一時,生理機能卻無法延滯,或像把白頭髮染一染,能染到什麼程度?這些都改變不了衰老的事實。

《黃帝內經.素問》當中有一段文字論述男性、女性的生命週期,或是所謂身體的循環週期,男性是八、女性是七,所以只要逢七、逢八,生理、心理上就會產生變化;對很多女生而言,最嚴重而很難忍受的七,照醫書的紀錄,應該就是第六個七,也就是四十二歲,那一年無可避免的,會開始出現兩個讓人很難適應的狀態,一個是白髮,另一個則是面容憔悴。.....(繼續閱讀



 

尋找自己此生的功課

如果真能從學習的角度來看,將肉體理解為此生學習的工具,就可以進一步省思:「能否觀照到此生的功課?」從過往到現在,看看這一生的經歷,能找出罩門在哪裡嗎?常常過不去的問題在哪裡?真的願意或可以把這些問題當功課嗎?或是每次碰到時就尋求閃躲迴避的可能,甚至希望不要碰到,可是根源不處理,真的躲得掉嗎?這也是我們可以從宿世歷程來觀察的,有哪些是到目前為止都沒辦法解決的生命難題?是因為沒辦法解決它,還是不想理它?或者問題出在我們老是習慣性地套用、沿用過往的模式來處理,以致於問題老是重複出現。

另外,從造業、受報的角度來看,如果那是業力的話,或者就是功課,閃避有沒有用?如果沒有完成,就好像沒有完成小學的學業,就進不了中學;沒有完成中學,就進不了大學一樣。每件事都如同一個又一個必經的歷程或階段性,沒有什麼是可以跳過去的,如果真是如此,當我們面對一些被視為業報或不喜歡的狀態時,是不是可以換一種方式去看待?

此外,如果從因果的角度看,不管今天承受的是什麼,如果那都與過去所造作的因有關,那接下來要不要讓這樣的歷程重複地循環下去?還是在進行下一個動作之前,可以更謹慎,因為知道會產生某一種結果,如果不想要產生那樣的結果,那造作的當下,就會更加謹慎。我們常講「眾生畏果」,眾生都很怕果報出現,可是「菩薩畏因」,因為在造作時就知道會有什麼結果,所以不用等果報出現才憂慮恐懼,而是在你做的當下,產生因的那個當下就更謹慎去處理。.....(繼續閱讀



 
 

辜琮瑜

學歷:文化大學哲學博士

現任:
•法鼓大學籌備處人生學院助理教授
•法鼓山佛教基金會佛學弘講兼任講師
•《人生》雜誌客座總編輯

曾任:
•《人生》雜誌主編
•醒吾技術學院(助理教授兼圖書館館長、生命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學生輔導中心輔導老師)
•社區大學(宜蘭、淡水、萬華、法鼓山社會大學)宗教、心靈課程講師

 

個人著作:


根本沒煩惱


聖嚴法師的禪學思想


活著活著就笑了


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峽尊者
《都市叢林備忘錄》
《如何Handle你的主管》

 
 
法鼓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2010 Dharma Drum Publishing Corp.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問題請洽:market@ddc.com.tw /客服專線電話:02-2896-1600